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七百六十八章 张无居其人2

第七百六十八章 张无居其人2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“你在这干什么?弄神弄鬼的。”

其中一个人站了过来,张无居笑了笑。

“没干什么,只是晚上没地方睡觉,所以”

“把他抓起来。”

十多个人二话不说,就把张无居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,随后给带到了村公所,这会,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,张无居身上所带着的东西,都给搜了出来,有木剑,法剑,法尺,以及一些黄符,还有一个小钟。

“这就是牛鬼蛇神的证据,明天进行批斗。”

马上,围观的人群就沸腾了起来,不少人骂骂叨叨的,张无居却似乎习惯了一般,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,而后他就给绑在了一个柱子的旁边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村子里就敲锣打鼓的喊了起来,通告打击牛鬼蛇神的事情,张无居给捆住,拉到了村子中间一块较大的空地上,给带上了一顶纸做的白帽子,上面写着牛鬼蛇神四个大字,胸口处,给绑了一个痰盂盆,跪在广场的中间。

所有人都群情激昂,老人小孩都参与了进来,排着队,叫骂着,不断的对着张无居吐痰,而我的父亲,也在其中,在轮到他的时候,他犹豫了一阵,张无居笑了笑,点点头。

在这一切结束后,张无居给带了回去,遭遇到了严刑拷问,然而,他始终都只是说,自己并没有干坏事,只是路过这里。

然而,张无居在我父亲家过夜的事,给人知道了,这时候,我的爷爷回家后,臭骂了父亲一顿,随后来了十多个戴着红袖套的家伙,他们进入了我的父亲家里搜查,要找到证据,说明张无居就是牛鬼蛇神,肯定想要害人。

家里给人翻得乱七八糟,我的父亲始终坐在床上,我看到他的小手,在床底下动着,是那张张无居留下的符,他小心翼翼的找到了,昨晚我父亲看到了,张无居离开前,做的事。

在我的父亲,把那张符,拿到后,他小心翼翼的塞入了裤子里,最终,那些红袖章,把家里翻了个遍,也没找到什么,而这时候,领头的和我的爷爷说了一些话后,便随意的拿了一张,画得歪歪扭扭的符,当作证据,离开了。

随后张无居就给扣上了牛鬼蛇神的帽子,每天要去地里干活,赎清罪行,而基本上,每周,还要挨到批斗。

就这么过去了一个月,又有小孩子,死在了那水潭里,而张无居一到晚上,就会给拴在村公所的大柱子旁,白天还有专人,带着他下地劳作,他显得很急。

某个晚上,张无居在熟睡中,醒了过来,是我的父亲,他显得很匆忙,拿着一团米饭过来。

“吃吧,老张。”

张无居用绑住的双手,接过米饭,说了声谢谢,吃了起来,他每天要做重体力劳动,饭也只有面糊,每天都很饿,在吃过后,张无居看着我的父亲。

“小张,你小心点,你最近印堂发黑,不要去北面那边的水潭,记下了吗?”

我的父亲点点头。

“对了,老张,你真的是牛鬼蛇神吗?”

张无居摇了摇头,很认真的看着我的父亲。

“不是的,小张,我只不过是路过这里而已。”

张无居的眼中,充满了坚毅,我的父亲点点头,小跑着离开了,而后的每个晚上,我的父亲都会偷偷的给张无居送一些吃的,两人有说有笑,张无居和我的父亲说了好多见闻,但关于鬼神的事,从来没有提起过。

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,村里对于张无居的批斗也越来越少,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,只是把他当作了一个免费的劳动力,但他的行动,还是给限制,不允许自由的走动,晚上还是拴着他。

而渐渐的,村子里的人,对于张无居的事,似乎已经抛诸脑后了,张无居让我的父亲,偷偷的拿了一些符,去放到了水潭的四周围,这久都没有发生淹死人的事。

但张无居还是有些担心,他每天都在观察我父亲的印堂,以及他的手相。

“老张,你不要老是说些神神叨叨的东西,不然又要挨斗了。”

张无居笑了笑,他曾经告诫过一些村民,不要走哪里之类的,找了一些理由,糊弄过去了,比如说某天让某个村民,什么时候不要下地啥的,结果那村民去了,在地里狠狠的跌了一跤,疼得只能去卫生院,渐渐的,好多人都听了张无居的嘱咐。

但张无居都是说,下雨,可能湿滑啊,之类的,用一些简单的理由糊弄过去,我父亲觉得很奇怪,问了张无居好几次,但张无居始终都闭口不谈。

“对了,小张,你记下水潭的方位,把这东西,用一块大石头压在下面。”

张无居说着,拿出了一枚八卦铜钱,上面穿着红绳,拴着一根小针。

“老张,又是这种东西,你到底在干嘛?是不是真有”

我父亲说着,四下看看,小生的说了起来。

“有鬼啊?”

猛的张无居脸色一边,认真的看着我父亲。

“这话不提也罢,没有的,小张,你相信我的话,就帮帮我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我父亲嘀咕了一句,而后按照张无居所说的方位,在第二天晚上,我的爷爷不在家,就偷偷的朝着水潭去了。

此时的水潭四周,显得极为的安静,连一声虫鸣鸟叫都没有,我的父亲提着油灯,在湿滑的潭边,找到了张无居所说的方位,便埋下了张无居给的八卦小铜钱。

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响起,充满了怨恨,我父亲毫无差距,是那女鬼,从水面上,冒了出来,噗哧的一声,一潭水朝着我的父亲,冲了过去,我父亲吓了一条,差点跌入了水潭中。

我看到,我父亲的身体上,背脊的地方,有一抹黑色,而后我父亲回家了,也并没有发生什么。

第二天,我的爷爷回来了,我的父亲夜里就无法去看张无居的,连续好几天,终于,在某个阳炎天里,张无居在地中劳作,我的爷爷带着我的父亲经过。

一瞬间,张无居的脸色就变了,而我也看到了,我父亲的身上,冒着一股股黑气,而头顶的地方,更是乌云盖顶,而后张无居掐着手指头,算了算,脸色大变。

“还有两天。”

一瞬间,张无居丢下了锄头,想要过去,但猛的,一阵高喊声响起。

“你想干什么?继续干活。”

张无居站在原地,看着四周围,在歇息的二三十人,都看了过来,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追了上去,猛的,那些人就过来,按住了张无居。

到了晚上,张无居又给斗了一次。

“队长,我不是有意的,今天是太累了,你看,我表现良好,能不能让我自由活动,你看,我这手,要是在栓下去,就要断了。”

张无居举着,已经有些发黑的手腕,那是每晚都给拴住,造成的。

“最近,我可是接到举报,说你神神叨叨的,时不时就提醒别人,不要去哪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那红袖章队长说着,张无居马上摇摇头。

“没啊,队长,只是有时候,下雨湿滑。”

整个晚上,张无居都坐立难安,他十分的焦急,而我的父亲,今晚也没有过来,而后张无居思前想后,还是弄开了帮助自己的绳子,朝着我的父亲家里跑去。

最终,还是暴露了,张无居还没有跑到我的父亲家里,就给人发现,而后他给抓了起来,五花大绑的给斗了一次,又给绑在了柱子上,还多了好几个人,轮流守着他。

到了夜里,我的父亲,竟然自动爬了起来,好像给迷住一般,我看到他的身体上,已经完全的给黑色包裹了起来,而他去的地方,只有一个,绿水潭。

张无居心急如焚,浑身很,但这会,守着他的人,还有三个,在打着牌,喝着酒,好半天后,张无居的脸色,沉了下来,而后马上捏着拳头,瞪住了那三人。

砰的一声,张无居浑身散发着金光,弄断了绳子,一瞬间,祭出了法剑,朝着那三人飞过去,啪啪啪三下,便把那三人给拍晕了,他马上大踏步的朝着北面跑去。

而此时,我的父亲,好像给人指挥着一般,把四周围布置下的一张张符,给撤掉,又把那八卦铜钱给挖出来,丢入了水潭里。

咕噜的一声,伴随着一阵阴笑声,那女鬼,从潭子里出来了,我的父亲,一步步的走入了水潭里。

猛然间,我的父亲清醒了过来,举着双手,叫喊着,在水潭里挣扎了起来。

“我最喜欢这这种挣扎的惨叫声了,很美味。”

那女鬼说着,开始一次次的把我父亲,拉如水里,而后又松开,让他出了水面,但自始至终,都没有让我的父亲马上淹死掉,仿佛是在发泄着所有的怨气。

这时候,整个村子都传来了狗的狂吠声,村子里,挨家挨户的灯都亮了。

“你这孽畜,休要伤害孩子。”

突然间,伴随着一阵大吼声,一个金色的八卦飞了过来,啪的一声,击中了那女鬼,张无居步履如同青云,凌空踩踏着,手执桃木剑,飞了过去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