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直在你心中

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直在你心中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“道长”

我半蹲在了张无居的跟前,轻轻的喊了一声,张己正站到了一旁。

“时间不多了,道友,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,快点吧。”

张无居微微的点点头,那些淡蓝色的包裹物,全数的退去后,张无居的身体,就好像在秋风中,飘落的枯叶一般,即将落地,在泥土里,腐烂。

“清源,你不必自责,人总有生死,今我不过是做了一件,自认为正确的事,好好孝顺你的父母。”

眼泪从我的眼眶里,流了出来,我哽咽着,点点头,完全说不出话来,张无居露出了一个苍白无力的笑容,他好像很满足的样子,而后微微的合上了眼睛。

对于他的一切,我都不了解,唯一能够知道的是,他是父亲儿时,所认识的一位老朋友。

而后,张无居颤抖着的手,缓缓的举了起来,手里攥着一张写满了道文的金色符箓,我接在了手里。

渐渐的,张无居举着的手,缓缓的放了下去,他的嘴角处,露出了一个笑容来。

“唉,天清地明,大道至简”

张己正唱了起来,在一旁迈着步子,手里多出了一把银亮的宝剑,舞动了起来,他的腔调,略显低沉,节奏时快时慢,我的眼泪,已经好像断了线的珠子,在不断的滴淌着。

很悲伤,我此时此刻的心境,我完全没有意识到,张无居为了救我,豁出了性命来,我自己也很清楚,在那青面人,魏成武的说辞下,我内心里的黑暗,已经快要抑制不住了,完全快要喷涌出来。

就好像张无居所说的,总有一天,这黑暗会完全的把我吞噬掉,他就是察觉到了这一点,才赔上了性命,救了我。

渐渐的,张无居的身体,好像风化掉的岩石一般,一点点的在微风中,化作了微粒,开始消散着。

最终,只剩下了一堆破衣服,我举着这堆破衣服,泣不成声,张己正蹲在我的身边,一言不发,直到风干了我的泪水,在我的脸颊上,留下了两条泪痕,他才笑了笑,说道。

“清源,不必过于自责的,起来吧。”

张己正拉着我,我起身后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而后我逝去了泪水,看着远处天边,已经变得金灿灿的云彩。

“走吧,道长,我想回家一趟。”

我说着,张己正点点头。

“清源,你体内,朱雀的力量,十分的狂暴,我问过朱雀那家伙,你已经第二次涅槃过了,所获得的力量,很强,以你现在是承受不住的。”

我点点头,想起了和曹万志对决的时候,第二次涅槃后,是体内的灵蛇,帮忙吞掉了大部分溢出的力量,我的手脚,都没有了。

我举着手,开始用意念,呼唤着朱雀,这时候,我的手心里,燃起了一小簇火苗,只有很小的一点,渐渐的,那火苗变成了朱雀的头。

“现在想要发挥力量的话,其实也不难,只需要我们三个共同协调,护住你的魂,就可以了,张清源,你进来里面一趟吧。”

朱雀说着,我手里的火苗消失了,而后张己正让我张开嘴巴,他化作了一团金色的光球,进入了我的嘴里,我咕噜的一声,咽了下去,而后盘坐在了地上。

渐渐的,我失去了意识,张开眼的一瞬间,我惊呆了,白茫茫的世界,四周围所有的一切,都是白色的,除了已经变大了数倍的朱雀,以及那只褐黄色的巨蟒灵蛇,还有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张己正,我已经看不到其他的颜色了。

黑色,在我本能的空间里,消失不见了。

“他们三个呢?”

我问了一句,朱雀飞了过来,摇着头。

“已经在你化神的时候,就给那股力量,摧毁了。”

我心中咯噔的一下子,一股凄凉,马上就涌上心头。

“得到什么,肯定意味着失去什么啊,张清源,这没什么不好的,呵呵,正好,如果余铭轩那小子死了,我就可以选你作为蛇属相的继承人了。”

灵蛇显得很开心,兴奋的吐着蛇信子,我没有搭理他,有些不习惯,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里,原本还有着黑色的地方。

这时候,远处好像有什么,是黑色,我惊讶的站了起来,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,渐渐的,我看到了,是我的影子,黑色的,金色的眸子,但看起来,薄薄的,有些好像一股黑色的气流。

“抱歉,我”

“不用多说了,张清源,你虽然拥有本能,但却没有基础,你始终还在人和鬼之间徘徊,你认清了自己,身为人,却还是鬼,但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承载双方,所以只能取其一,既然事已至此,说什么都是枉然。”

我的影子,声音听起来,有些凄凉,这时候,我发现,他的身形,越见淡薄,黑色的身体,这会就好像一缕缕即将快要消散掉的黑烟。

我低着头,一言不发,就算他们是鬼,也是我的一部分,而这感觉,就好像,这一次后,便再也无法相见。

我的影子露出了一个笑容来,伸着一只手,想要触碰我的额头,但却从我的额头处穿过,无法触碰,我急忙举着手,想要抓住他,然而,抓空了,什么也没有,在我的眼前,只不过是幻影。

“已经无法再触碰彼此了呢,张清源,呵呵。”

我再次流出了泪水来,原本干涸的泪泉,这会,又开始涌了出来,一次次,我身为鬼的部分,帮了我不少,没有他们,我已经死了很多次了,而现在,我无能为力,面对即将逝去的他们。

“既然你做出了选择,就笔直的走下去,张清源,不要回头,不要留念,这一切,都是你,过去,现在,未来,就算是哪一天”

我的影子说着,我认真的看着他,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。

“不说也罢,你即是我们,而我们即是你,不要忘记我们就行,就算你垂暮之际,我们一直,存在于你的心中。”

我的影子伸出了一根手指头,指着我心脏的地方,我认真的点了点头,泪花四溅,而此时,我的影子,在这片白茫茫的世界里,彻底的消失了,我伸着手,想要去触碰,那消散前的最后一缕黑烟,然而,却无法触碰到。

那股黑烟在我的手掌间,游离的一圈,好像在和我道别一般,我能够感受到,我半蹲在地上,捏着拳头,良久,我坐了下来,抱着双腿,看着四周围,这片白茫茫的世界。

一阵爬行的声音响起,我微微的抬起了头来,是张己正,在我的面前,这时候,灵蛇变得很小,爬到了我的脖子上,卷动着,伸出蛇信子,一点点的把我脸上的泪珠,给擦掉。

一阵扇动声,朱雀安静的坐在了我的旁边,伸着一边的翅膀,轻柔的拍着我的背。

“谢谢谢谢你们。”

我离开了本能的世界,恢复了意识,这会,天边的太阳,已经升了起来,红日初升,光芒万丈,我站了起来,看着已经变成了一大片废墟的四周围,举着右手。

“朱雀架衣。”

赤红色的火焰,卷动着,渐渐的,在我的身体四周,燃起的火焰,把我完全的包裹了起来,伴随着一阵啼叫声,我背脊上的羽翼张开了,我四下看看,跪在了地上,对着张无居消失的地方,磕了三个响头,而后扇动翅膀,飞了起来。

我朝着我父母所在的那个小区,快速的飞了过去,已经不像之前那般,可以通过鬼络去查探一切了,但我依然还是能够感觉到,空气中,阴冷和温暖的地方。

在十多分钟后,我飞到了我父母所在的小区,里面看起来还有不少人,我飞的很高,毕竟现在,别人可以看得到我。

这时候,突然间,眼前裂开了一个空间,我惊异的看着,里面传来了一股股强大的鬼气,我还是能够感受到,而后我马上朝着这个空间,飞了进去。

在进去的一瞬间,我惊呆了,四周围,显得很荒凉,到处都是一颗颗翘起的黑色石块,但让我惊讶的是,一具具白骨,穿着西装,带着黑色面具,红色面具,以及还有青色面具的。

其中,黑色面具的家伙,有好几十,而红色面具的,只有7个,青色面具的有两个,他们都躺在地上,我吞咽了一口。

“灯笼。”

这时候,我听到了一个憨憨傻傻的声音,急忙转过头去,是灯笼,他蹦蹦跳跳的过来了,而后伸出舌头,卷住了我,一副亲昵的样子,滋滋声作响,我身体表面的火焰,在不断的灼烧着灯笼的身体,但他似乎完全不怕。

“哎呀,清源,你真是一天一个样啊。”

我急忙推开了灯笼,散去了身体上的火焰,转过头去,是魏老和红诗,他们两个飘了过来。

“这么快就结束了,真没趣。”

红诗嘟着嘴巴,走了过来,魏老看了看我,抓着我的一只手,我看到一根根鲜绿色的鬼络,伸了出来,在把我的浑身上下全都查探了一遍后,点点头。

“并没有什么大碍,唉,那些家伙,也是的,没本事,就不要进来,还叫嚣着要把我们三个给抓回去,呵呵。”

我露出了一个笑容,虽然说永生会的目的,是灯笼,但看起来,灯笼丝毫无损,我也安心了。

“先回去我家吧,毕竟这里是鬼域吧。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