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七百二十一章 照相师10

第七百二十一章 照相师10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已经在省城大半年了,可是还是没有那假道士的消息,曹万志照相馆的生意,蒸蒸日上,但此时,胡小惠却发现,不知道怎么的,曹万志拍摄的照片上的人,虽然看起来鲜活,但却总觉得,好像带着一股戾气。

而曹万志开始酗酒了,他脸上的笑容,没有了,胡小惠很担心,但随便和曹万志说一些事,曹万志便会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,他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。

我不禁有些诧异的看着现在的曹万志,才30多岁,两鬓就已经斑白,整张脸,始终都是扭作一团,紧绷着的,渐渐的,原本每天都快快乐乐的一人一鬼,不怎么说话了,而曹万志也时不时会因为一些小事,迁怒胡小惠。

但无论如何,胡小惠还是任劳任怨,每天依然笑容满面,而反观曹万志,和胡小惠就好像是对立的两个面。

“找到没?”

曹万志声音冷冰冰的说了起来。

“没呢,万志,我”

“你究竟是出去干什么的?”

曹万志竟然开始抱怨起了胡小惠来,他恶狠狠的瞪着胡小惠,整张脸完全狰狞着,不断的吼叫着,喝着酒,而胡小惠,终于哭了起来。

“万志,不要再这样下去了,好吗?可以吗”

“我不要你管,我现在成这样,每天,只能在这照相馆里,想去远一点的地方,又无法去,想要出去外面拍点照片,也动弹不得,快点找啊,把那家伙给我找出来。”

曹万志继续吼叫了起来,而后终于,胡小惠站了起来,啪啪的给了曹万志两巴掌。

“你清醒点,万志,你好好看看啊,你现在的样子,你好好看看啊。”

胡小惠哭喊着,举着一面镜子,放到了曹万志的跟前,一瞬间,曹万志傻笑了起来,而后边笑着边流泪。

以前的曹万志,好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这一夜过后,胡小惠第二天没有回来,第三天也没有,整个照相馆,只剩下了曹万志一个人,一瞬间,曹万志觉得少了点什么。

很多时候,他都会喊着胡小惠的名字,但却没有人应答,而此时的曹万志,似乎清醒了,他不再每日酗酒了,他期盼着胡小惠可以回来,然而,一天天过去,胡小惠始终没有回来,曹万志已经几乎快要崩溃了,他开始静静沉思。

这些年来,如果没有胡小惠的陪伴,曹万志早就已经死了,他似乎彻底的清醒了,而后在一个月后,胡小惠回来了。

“万志啊,我找到消息了,你听我”

“不用了,小惠,不用了,我只要你陪在我的身边,只要你留在我的身边就好”

曹万志感动得抱着胡小惠,就哭了起来,哭得好像个孩子一般,直到情绪稳定下来,胡小惠才告诉曹万志,她这些天,出去,已经把附近的城镇,都给跑遍了,终于找到了消息。

那假道士的行径,还是暴露了,在为某一个官宦人家驱鬼的时候,失手,弄死了那户人家的儿子,而后他便给通缉,抓到,在监狱里,受尽了折磨,但最终,他却逃脱了。

在那户人家把假道士折磨了个够后,准备砍头的时候,那假道士用这些年,骗来的钱财,买通了当地的官员,而后鱼目混珠,那官员放了他,而后就不知所踪了。

听到这里,曹万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笑了起来。

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,呵呵,他罪有应得,不要去找了,小惠,不要去找了,够了”

听到这一切后,曹万志心中的结,好像已经完全解开了,他的眼中,又恢复了光芒。

咔嚓的一声,曹万志按下了快门,站在背景墙上的胡小惠,跑了过来,随后曹万志把照片冲洗了出来,但却没有胡小惠的影子。

“不行的,万志,我早就和你说过啦,我是鬼,这东西,拍不到我的啦。”

胡小惠笑呵呵的看着,曹万志已经完全恢复了,他内心充满了热情,对于拍照的热情,照相馆的生意更加好了,很多人都上门来,希望成为学徒,然而,都给曹万志一一拒绝在了门外。

渐渐的,整个江南,都已经知道了曹万志的名号,他给誉为江南第一照相师,甚至很多洋人,都经常关顾他这里,他拍出来的照片,每一张都截然不同,而且栩栩如生,十分的好看。

但曹万志每天,都让胡小惠穿上不同的衣服,想要给她拍照,结果拍下来的,基本只有衣服,浮空的衣服,完全没有胡小惠的影子。

曹万志这会,短短的四五年里,头发就已经完全的白了,某个晚上,曹万志准备好了吃的,把一部分放到了供桌上,胡小惠坐下来后,一言不发,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着曹万志,好像有很重要的事和曹万志说。

“怎么了?小惠,今天的东西,不合胃口吗?”

胡小惠摇摇头,而后拿着一面镜子,对着曹万志。

“哎呀,怎么就有那么多白头发了。”

曹万志说着,咳嗽了几声,他的身体,越来越不行了,十分的虚弱,看起来。

“看来最近有点太过于操劳了,好多个老爷,都希望我亲自到府上去拍照呢,等我把这几个老爷应付完了,就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而此时,胡小惠却摇了摇头。

“万志,我要走了。”

一瞬间,曹万志手里的筷子,啪嗒的一声,掉落了下来,而后眼睁睁的看着胡小惠。

“怎么了?小惠,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对,我可以”

胡小惠不敢看着曹万志的眼睛,而是微笑着,摇摇头。

“是这样的,我可以去投胎了,万志,我想要走的,我”

“不行的,小惠,不行啊,我不能没有你的,小惠,我现在就自杀,或者,你把我掐死,或者吓死也行,要么从高的地方推下去,只要我死了,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。”

胡小惠马上就拒绝了,她显得很痛苦,而曹万志也似乎慌了神,我很清楚,如果再继续下去,曹万志,会死的,他和胡小惠在一起那么多年,已经开始给阴气侵蚀了,以前的他,满心充满仇恨的时候,浑身上下,带着一股戾气,所以,长期以来,都没有什么大的问题,而现在却不一样,曹万志的心结已经完全解开,而且生意做得很不错,身上的戾气,也化解了。

“可以的,小惠,我以前就说过的,我想要和你在一起,就算是死,又有什么,死了,我们就可以”

“不要再说了,万志,你现在的一切,真的这样子丢下,好么?你所有的一切,万志,我白天都不能陪你出去,如果你现在死了,你那些希望搜罗这世上的漂亮景色,把他们存入照片里的志向,要怎么办?死了,可就什么也没有了。”

胡小惠哭喊着,一瞬间,曹万志呆住了,他沉默了,而后胡小惠遁入了墙壁,第二天,不管曹万志怎么找胡小惠,她已经不见了,离开了。

曹万志虽然郁郁寡欢,每天拿着以前给胡小惠拍摄的那些照片,虽然只有衣服,而就在这时候,曹万志却奇迹般的发现,某张照片里,竟然有胡小惠的样子,他如获至宝一般,捧着照片,哭了起来。

在几个月以后,曹万志的身体,恢复了健康和活力,越来越多的照相工作,等着他去做,而他也终于决定收学徒,毕竟要去远的地方,不方便,曹万志一共收了2个学徒,都是男的。

照相馆的生意一直都很好,而两个学徒,也十分的卖力的学,对曹万志言听计从,然而,在某个夜晚,一个乞丐,来到了照相馆的门口,乞讨,年纪大的那个学徒,想要轰走他,但却给曹万志阻止了。

曹万志给了乞丐一点钱,然而一瞬间,我却看到那乞丐,一脸惊讶的看着曹万志,而我却认出了,这个乞丐不就是当年害得曹万志家破人亡的假道士么?

然而,曹万志似乎并没有认出来,那乞丐点头哈腰的借过钱,但这时候,嘴角处,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来。

我咬牙切齿的看着这假道士,他没有离开照相馆,而是就徘徊在照相馆的四周。

“小少爷,那么多年不见,呵呵,都认不出我来了,哼,你现在倒是发达了,要不是当年,因为你的事,我或许不会栽这个跟头,哼,毕竟城里的人,可不像乡巴佬,那么好骗。”

我恶狠狠的瞪着那个假道士,看着他的样子,似乎又在盘算着什么,我不禁担忧了起来。

“你干嘛?”

曹万志推着轮椅,在二楼的一个房间前面,那大学徒,想要打开某个房间的门,曹万志却吼了起来。

“对不起,师傅,我,不过是想要进去打扫。”

“好了,去吧,没你的事,那个房间,是师傅重要的地方,以后不准靠近。”

在学徒离开后,曹万志进去了屋子里,一开灯,我看到了整个屋子里,贴满了胡小惠的照片,所有的照片,都只有衣服,而唯独一张,有胡小惠的样子。

“小惠,你去哪了,你知不知道,我很想你,很想你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