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六百三十章 黄泉的意志1

第六百三十章 黄泉的意志1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第六百三十章 黄泉的意志1

兰寅带着刚刚那小孩,暂时回去了,而此时,我看到好多黄泉的人,都朝着十接引靠了过去,纷纷站在了在黄泉十三命后面的台子上,兰若曦和莫林,缓步的走到了十接引的正面。 %%%%e%%f%%%%e%%f%d

我已经完全的按耐不住内心的怒火,只系要赶快冲出去,但殷仇间却微笑着,什么话也没有说,我开始注意起了那十个接引者,他们今天都穿着清一色的衣服。

白底黄边,衣服上都绣着形态各异的四圣兽,宽大的长衫,整整齐齐的,而后面的黄泉十三命,则穿着一般,并没有穿得很正式,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兰若曦的母亲,兰楚函的身上,看得出来,兰楚函很担心兰若曦。

那是一双对于自己女儿,忧心忡忡的眼神,这时候,紫枫凑了过来,和我说了起来,那十个接引者。

“兄弟,你好好的看看吧,这十个家伙,算是站立在人道顶端之人,记清楚他们的样子,毕竟,将来的某一天,他们将会是你需要面对的敌人。”

我认真的点点头,这是个人里,除了王苏是年入古稀的老头外,其他的九个,都是年轻的模样,其中有两个女人。

紫枫说了起来,位居第一位的,叫做苏元杰,我看了过去,那人看起来30多岁,他一头黑色的长发,盘起,如黑玉般,有淡淡的光泽,脖颈处肌肤细致如美瓷,俊逸的脸上,透着一股傲气,他在黄泉十三命里,有三个后人。

第二个,叫做谢婉云,清澈明亮的瞳孔,弯弯的柳眉,长长的睫毛,微微颤动着,白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,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艳欲滴,很有古代女子的那种特有的气质,她双目如凝脂,冷冷的望着下面,在十三命里,有二个后人。

第三个,叫做伏林,也就是刚刚跟着兰寅过来的那小孩,他穿着的袍子显得有些宽大,只能卷着手绣,一脸轻松的笑容,看着和外面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一般,眼中不时的闪过矫捷俏皮的光芒。

第四个,叫断天佑,黑亮垂直的发,剑眉斜飞,一对黑眸中,蕴藏着如同刀锋般的锐利,棱角分明的轮廓,修长高大,却不粗犷的身材,冷傲孤清,却又盛气逼人,这会他是站着的,孑然独立间,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。

“怎么?你两个,犯得着如此的紧张么?。”

兰寅坐在第五的位置处,微笑着,他所说的是谢婉云和断天佑,两人一男一女,脸上冷冰冰的,显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来。

“哼,兰寅,你做出来的好事,基本上,和你一起,就没什么好事。”

断天佑说着,看向了我们这边,殷仇间惬意的翘着二郎腿,双手合十,坐在椅子上,和断天佑,对视了一阵。

一瞬间,我看到断天佑的眼中,迸发出了怒火,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殷仇间,微风拂动下,吹起他的衣角,他的脸上写满了怒意。

“怎么?想要过来的话,就快点吧。”

殷仇间说话间,猛的,断天佑浑身散发出了阵阵白光,眼看着就要冲过来。

“天佑。”谢婉云喊了起来,断天佑咬着牙齿,坐了下来,而后一脸无奈的看着谢婉云。

姬允儿咯咯的笑了起来,而后看着殷仇间,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她。

“清源啊,当年啊,那女的老公,可就是死在殷仇间的手里的。”

姬允儿刚说着,殷仇间笑了笑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我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十接引,他们和七个鬼尊的关系,好像很复杂,而这时候,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,大笑了起来。

“怎么,你丈夫不是死在那殷仇间的手里么?不想报仇么?”

砰的一声,断天佑拍断了椅子的一角,而后恶狠狠的盯着那人,我看到那人披头散发的,一脸的胡渣子,看着四十来岁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他坐在第七殿的椅子上。

紫枫在我的身后,告诉我,那人叫做莫绝。

“怎么,断天佑,你不服气的话,就快点替你的心上人报仇啊,我可是很希望看到一场精彩的打斗咧。”

“够了。”

蹭的一下子,兰寅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一脸邪笑的看着莫绝。

“闭上你的臭嘴,不想死的话。”

莫绝一副气不过的样子,拳头捏得嘎吱作响,但却半句话都不敢说。

“不服气么?”兰寅轻轻的喊了一句,莫绝乖乖的坐下了。

“大家,少说几句吧,已经几百年了,那些爱恨情仇,对于我们这样的存在来说,不是早该抛诸脑后了?”

坐在兰寅旁边,是一位书生气质浓郁的白面小生,叫卢俊池,他手里拿着一把纸扇,在扇动着,看起来很和尚,他就坐在第六殿的椅子上。

而坐在第八殿椅子上的人,身材魁梧,两条粗壮的手臂,似乎要把衣服撑破,看起来将近50的样子,头发扎了一个小结,一副严正以待的样子,闭着眼,完全不理会这一切,他叫赵岩。

位于第九殿椅子上的王苏,只是乐呵的笑着,年轻时候的他,我是见过,是个一板一眼,很刻板的人,说一套就是一套,但现在,却浑身上下,不见那股刻板,反而看着比较随和。

最后,坐在第十殿上的是一个女子,二十出头的样子,脸上始终挂着一股俏皮可爱的笑容,笑起来,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,配合着她那张有些微圆的鹅蛋脸,显得很美,她始终一言不发的,双手托腮,望着下面的兰若曦和莫林。

紫枫告诉我,除了第一殿有三个后人,第二殿有二个后人,其余的八殿,在十三命里,均有一个位置。

“诸位,我想你们一定很奇怪,今天,为何,我们黄泉的十接引,会同时出现在这两个小辈结合的婚礼上,想必大家一定很疑惑,在此,我感谢诸位,可以来参加这场婚礼,奈落的朋友,鬼冢的朋友,以及鬼道的诸位。”

苏元杰站起身来,高声的喊了起来,而后转到我们这边,朝着我们鞠了一躬。

我的心快要提到嗓子眼上了,兰若曦面无表情的站在下面,我不晓得究竟是发生了什么,但我必须要站出去。

“这场婚礼的结合,是黄泉的意志,指定的。”

苏元杰说着,看了过来,他的目光,竟然盯着我,我站了起来,捏着拳头。

“怎么,张清源,还不下去,露一手,咯咯”

猛的,离着我们不远,和猫爷爷坐在一起的那个外号毒煞星,鬼冢的女人,冷不丁的说了一句,笑了起来。

“诸位,今天,这场婚礼,是在黄泉的意志引导下,促成的,我希望在场的诸位,能够静下心来,安静的看着这场婚礼的结束,毕竟,借由这场婚礼,会出现一些很不可思议的事,请诸位好好看着吧。”

我已经人不可忍了,眼看着兰若曦和莫林双双跪下,她的脸上,竟然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,也没有悲伤,也没有愤怒。

“去吧,兄弟,毕竟敌我双方,都已经憋不住了,这样蹩脚的戏码,就不要再演下去了。”

我点点头,一瞬间张开了翅膀,呼的一下子,加速朝着下面飞了过去,一瞬间,我就来到了兰若曦的跟前,她的眼神惊恐的看着我,而莫林也注意到了我。

“你干”

我没有等莫林说完一只手按住他的头,砰的一下子,把他的头狠狠的撞在了试婚石的表面,顿时间他的头血流如注,昏了过去,我对着兰若曦,伸出了一只手。

没有任何的声音,我的一系列动作,并没有引起黄泉其他人的动作,他们依然只是静静的看着我。

兰若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看着我,我能够明白,她什么都说不出来,虽然我不是很清楚,黄泉的意志究竟是什么,但通过昨天和兰寅的接触,我大概知晓了一些事。

黄泉之人,是无法违背这东西的,而兰若曦,已经完全的臣服在了黄泉的意志下,她根本没有办法,和我诉说一切,包括自己不打算承认这门亲事的意愿,也无法表达。

我还记得,我消失在黄泉路上的那几天,兰若曦是第一时间,跑过来找我的,而她找到了我,随即我露出了一个笑容,双手把兰若曦从地上拉了起来,揽入了怀中,瞪住了上面的十接引。

“我,张清源,只是来要回自己的妻子的,如果你们听到的话,就收起这一套,什么狗屁黄泉的意志,难道你们都是死人么?”

我怒吼了一句,而后兰寅第一个站了起来,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“张清源,事已至此,无需多言,这一次的婚礼,如果可以顺利的举办,黄泉答应我们,会告诉我们,它究竟是谁,是因为何种缘由,才会选中我们十个家族的人,来成立黄泉这个组织。”

突然间,一阵狂笑声,伴随着眼前的一阵金光,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兄弟,既然已经开始了,拿出所有的一切吧。”

砰的一声,殷仇间已经站在了我的旁边,而飞向我的金光已经给大飞,是莫绝,他口吐鲜血的飞向了石壁。

而此时,我瞪大了眼睛,所有人都已经从上面下来,站在了我的旁边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