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六百二十七章 黄泉最强

第六百二十七章 黄泉最强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四周围的一切渐渐的消失了,我看到兰寅的头顶上,那些笼罩着的黑云,一点点的散去,阳光洒了下来,而兰寅猛然间,转过头来,我惊异的张大了嘴巴。

“你也一样么?拥有本能之人,张清源”

我认真的看着兰寅,他那双金色的眸子,只剩下了一只,而另外一只,恢复如初,黑色的眼睛里,闪烁着希望的光芒,而那只金色的眼睛里,始终都透着一股绝望。

渐渐的,我回到了那个黑白交错的空间里,四周围的一切,都已经消失了。

“张清源,让你不要去管闲事,你他妈的就是不听,草。”

是我的影子,他靠了过来,那对金色的眸子里,透着一股无奈。

“别听他的,张清源,怕什么。”

“对啊,有我们啊,不怕。”

怨鬼和恸鬼马上在一旁起哄着,靠了过来,眼看着三个家伙又要扭打在一起,我厉声的吼了起来,他们停止了扭打,我的影子走了过来。

“有东西盯上你了,张清源,你小心为好。”

我点点头,而后四周围的一切,开始慢慢的消失着,我的意识在这个空间里,一点点的失去。

再次恢复了意识,我问道了阵阵茶香,还听到了两个熟悉的交谈声,是吞酒和王苏,他们两人正在谈话,看到我醒过来后,吞酒走了过来,伸着手,在我的眼前晃了晃。

“干嘛啊,大师。”

我说着急忙挡开了他的手,而此时,我惊讶的发现,如此沉长的记忆,而我的电话上,时间只不过过去了半小时。

“张清源,看明白了吗?为什么黄泉之人,无法和外人结合。”

是王苏,他靠了过来,现在的王苏,和我在记忆里,所看到的,那个无论刮风下雨,都一脸严肃的王苏,截然不同,仔细想想,如果王苏之知晓了莫雨的事,没有去告密的话,或许兰寅有更多的时间准备。

“有可能吧,张清源,我当年一板一眼的,直到莫雨小姐去世后,我几十年间,都在思索着,她告诉我的话,我们黄泉之人究竟背负着什么。”

王苏站起来,开始说了起来,自从兰寅和莫雨的事情发生后,黄泉便开始做出了一些改变,基本上,到了适婚年龄的男女,都会让他们到黄泉之里,住一段时间,在试婚石,确定好了对象后,便让他们自由的培养感情。

而且一旦怀胎了,必须来到黄泉之里,产下子嗣后,才可以离开,我想了起来,明天就是兰若曦要结婚的日子。

马上看着王苏,问了起来。

“是不是试婚石,显示了什么?”

我问了一句,我的猜想是正确的,看了如此多后,王苏点点头。

“到了明天你就晓得了,张清源,我也不会说让你罢手,回去之类的话,毕竟你带着如此多厉害的角色来,肯定不会空手而归的,连我的老友也是吧,吞酒。”

吞酒站了起来,而后点点头。

“我与清源,有着很深的缘分,这份缘,我会一直的维持下去,所以,老友,如果明天,真的打起来的话,可不要怪刀剑无眼了。”

王苏笑呵呵的点点头。

“要去见一见么?兰寅。”

王苏说着,我顿时间蹭的一下子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,看着王苏。

“兰寅,他还活着吗?”

“是啊,还活着,兰寅至今为止,自从21岁开始,一直没有变化。”

我马上点点头,我确实想要去见一见,这个人,我很想要知道,这一次,究竟是为了什么,现在仔细的想想,兰若曦,她绝对不会轻易,就对这些规矩妥协的,她在和我相遇之前,就一次次的自愿卷入了各种鬼类事情里。

王苏告诉我,也正是因为兰寅的存在,所以当年,兰若曦出生后,兰沁陌不顾黄泉之人的极力反对,带着兰若曦,离开了黄泉之里,而其他的九个接引者,也因为兰寅的一句话,而没有任何人敢于阻止。

然而,如今,这一次的婚事,是兰寅开口,所以才把兰若曦召了回来,虽然兰家在十三命里,只占有一席之地,便是兰若曦的母亲,兰楚函,然而,兰寅却作为黄泉做强的人,一直存活至今。

“为什么?”我问了起来,对于兰寅的行为,我十分的不解。

“你去吧,张清源,兰寅应该会很想见你一面。”

我点点头,而后我和吞酒,告别了王苏,出了第九殿的地方,我和吞酒走向了中间一点的位置。

“清源,你自己去吧,我就先回去了,毕竟我得把所知道的,回去后,告诉大家。”

我点点头,而后在来到写有第五殿阎罗王牌坊的阶梯下面,吞酒便离开了,我看了上去,依然什么都看不到,我一步步的踏上了阶梯,离着牌坊越来越近。

而后我跨过牌坊的一瞬间,我惊呆了,眼前是一片湖泊,而对面,我看到了一条山间,和我在兰寅的记忆里,所看到的,那名为小遮天的地方,一模一样,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,站在了湖边。

“请问兰寅老先生,在吗?”

我大喊了一句,但并没有任何的回应,我张开了羽翼,缓缓的升了起来,而后朝着湖对面,飞了过去。

一落地,我就惊呆了,这里的一切,和我在兰寅的记忆里,所看到的一模一样,而在那个棚屋里,躺着一个年轻人,是兰寅,他果然一点变化都没有,我激动的走了过去。

兰寅睁开了眼睛,和我在兰寅的记忆里,所看到的,一边正常的黑色眼睛里,透着希望,而另外一边,金色的眼睛里,透着绝望,这两种强烈的感情,混在在一起,给人一股极为不舒服的感觉。

“你来了吗?张清源。”

我走了过去,点点头。

兰寅笑了起来,那笑容,看着很诡异,他从棚屋的那张简陋的床上,爬了起来,而后站起身,走了过去,拿着一根棍子,弄了弄还在燃着的篝火,坐在了一旁,里面还煮着东西。

“黄泉的意志,究竟是什么?”

兰寅苦笑着,而后张开嘴巴,伸出了一条舌头,我有些诧异的看着,不晓得他想干嘛,表情古灵精怪的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我看不明白的问道,而后兰寅缩回了舌头。

“怎么那么笨呢,用你的鬼络,来试试看。”

兰寅说着,继续伸出了舌头,我马上释放出鬼络,渐渐的,链接在了兰寅的舌头上,一瞬间,我感觉到,兰寅的舌头上,有一股异样,猛然间,一道黄色的光芒,而后兰寅的舌头上,出现了一个禁字。

我惊异的看着,一阵酥麻的感觉,我刚打算缩回鬼络,只感觉到一股未知的力量,顺着我的鬼络,传递到了我的身体上。

啊的一声,我惨叫了起来,这股力量,在一瞬间,就锁定了我的一切,把我的鬼络,完全的包裹住,好像想要消除我一般,我的浑身上下,都充斥着黄色的光芒,这股力量越来越强。

“不要在闹了,黄泉,否则,我不客气了。”

兰寅厉声的说了一句,而后顿时间,我身体上,这股力量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。

“刚刚那是什么?”我问了起来。

“黄泉。”

兰寅说着,我诧异的看着他,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的身体,刚刚的一瞬间,我确实感觉到了,这股力量,好像有着自己的意识,而且他刚刚,把我的鬼络包裹住,就好像在戏耍我一般。

“为什么要把兰若曦叫回来?”我问了一句,兰寅并没有回答我,只是反问了一句。

“为什么不可以?”

我愣在了原地,呆呆的看着兰寅,而后他站了起来,两只颜色迥异的眼睛,盯住我,这感觉很怪异,他好像有什么要和我说,但却完全无法说出来。

“明天,你会出手的吧,张清源。”

兰寅问了一句,我捏着拳头,回答道。

“我只是来把我的妻子带回去的,不管明天会怎么样!”

“我很期待,明天,说起来,你应该在我的记忆里,看到兰缪了吧。”

我点点头,那应该是兰家上一任的接引者。

“我当时还是太年轻,太冲动,因此着了那老混蛋的道,到现在,我反而更加的失败呢。”

兰寅说着,我眨眨眼,他十分气恼的把棍子朝着一旁丢了过去。

“那老家伙,自己都没搞清楚,还和我说,我需要更长的岁月,才可以明白黄泉的意志之类的,狗屁一般的东西,结果就是,我现在这副模样,呵呵,姜还是老的辣,我给那老家伙拉入了这个坑里,但现在,还任何的办法,爬出去。”

我怕噗哧的一声笑了起来,不禁想起,之前,记忆里,兰缪把接引者的位置,交给兰寅的样子来。

“你还记得么?莫雨最后,临死前,所问王苏的东西,我们黄泉之人,究竟背负着什么。”

我点点头,这时候,我也隐约的觉察到了,莫雨究竟想要说什么。

“是孤独吧,明明是人,却没有办法和正常人一样,一生下来,到最后,也无法拥有正常人的朋友,恋人,即使是投生在这个社会里,依然只有孤独一人,和不喜欢的人结婚,生子,机械式的人生,一辈子到头,只有孤独终老。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