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六百二十六章 意志之影

第六百二十六章 意志之影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“兰寅,你就如此的痛恨黄泉么?非要和黄泉过不去么?你听不到么?四圣的悲鸣声”

我静静的站在兰寅的身旁,脚下,是一只黑色的巨大玄武,正趴在地上,我看了看这出现的,黑色的四圣兽,每一只看起来,都极为的愤怒,很是凶狠。

兰寅翘起了双腿,随意的盘坐在了白虎的背脊上,他的眼神,看起来极为的狂放,身上缠绕着的那条黑龙,游离了起来,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咕噜声,兰寅伸着右手,把玩的黑龙的下巴,那条黑龙,显得,很舒服,闭着眼。

“没有什么过不去的,只不过”

兰寅说着顿了顿,而后松开了手,那条黑龙,缓缓的离开了兰寅的身体,而后渐渐的,开始变大。

“只是,再也回不去了,本能名为,绝望”

嗷的一声,地动山摇的龙吟声,那条黑龙一瞬间膨胀了数十倍,顿时间,天空中,乌云盖顶,黑色的雷光大作,一颗颗豆大的黑色雨点,从天而降,那条龙盘旋着,上升着。

在兰寅的头顶处,长吟着,猛然间,我看到苏建乐马上高举凰俎,嘴里念动起来,而后一阵朱雀的啼叫声,一只火红色的朱雀,由凰俎变化而成,一瞬间,火红色的光芒,就把那边的天空点亮。

黑与红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“原来如此么?只不过,绝望的力量,远比希望,更加令人安心,更加令人可靠呢!有些事,我或许明知道是错误的,也要去坚持,明明已经没有了路,却还想要前行,你们知道为什么吗?”

兰寅缓缓的站了起来,看着远处四个黄泉的人,大声的说道。

“你已经疯了,兰寅,如果你还是冥顽不灵的话,今天,我们三个,就在此,合力,消灭你。”

赵河大吼了起来,兰寅却突然间,大笑了起来,黑色的雨点,不断的滴落下来,兰寅的表情更加的癫狂,他举着一只手,握紧,熬的一声,天空中盘旋游走在云层中的黑龙,降了下来。

“因为不甘心啊”

伴随着兰寅的怒吼,天空中的黑龙,猛然间,深沉的吸了一口气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龙吟声,一阵滋滋声响起,一团黑色的雷光,从那黑龙的嘴巴里喷出,朝着对面四个黄泉的人,飞了过去。

猛然间,我看到那只巨大的朱雀,在给黑色雷光击中的一瞬间,便顿时间啼叫着,火焰的身体,马上就湮灭在了雷光中,巨大的黑色光芒,把四周围的世界,全都染成了黑色。

并没有任何的声音,兰寅凝眸,脸上的表情变了,巨大的黑色雷电,把眼前这片湖泊中的水一瞬间蒸干,片片白气蒸腾起来。

兰寅坐会了白虎的背脊上,静静的看着远处,而此时,突然间,我看到眼前给黑色包裹着的地方,那些黑色的雷电,竟然一点点的消失了。

而此时,天空中的黑云,慢慢的消散,露出了湛蓝的天空,阳光洒了下来,除了兰寅的头顶上,黑云依然存在,那条黑龙一点点的缩小,盘旋着,绕回了兰寅的身上。

“怎么,换人了么?”

兰寅语气轻松的说了一句,我看了过去,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,应该都是黄泉的,一个是王铭,还有一个,是一老头,秃头,白华华的胡子,拄着一根拐杖,弯着腰,而此时,我看到一大片红纱,好像飞毯一般,在五人的脚下。

赵河,苏建乐,王硕,以及王苏,都静静的半跪在地上,王铭和那老头站在一起,两人踩着延伸出来的红纱,缓步的走了过来。

兰寅一抬手,而后身上缠绕着的黑龙,马上离开他,钻入了山间里,不一会的功夫,便衔着王铭的引魂葫芦,出来了,而后朝着王铭飞了过去。

“不管如何,谢谢你,王铭先生。”

王铭接过了引魂葫芦,脸上依然挂着微笑,旁边的老头则一副无奈的样子,不断的唉声叹气。

“怎么样,兰缪(miu],这便是你的子孙,你究竟是怎么教导你们兰家的后人的,每一个都是如此的让人头疼。”

“王铭,我也头疼啊,早知道,我就不应该,把黄泉之里的一切,记录在祖宅里,唉,兰寅”

叫兰缪的老头喊了一声,兰寅笑了起来,而后起身恭敬的拜了一拜。

“你这个孙儿,还算很懂礼貌,唉,事已至此,罢了吧,跟我回黄泉之里去。”

“黄泉的意志,究竟是什么?我看过你刻写的碑文,告诉我,那究竟是什么?”

兰寅凝视着兰缪,一副十分想要知道的样子。

“孙儿,你即使知道了,又如何?没有人可以违抗黄泉的意志,你应该清楚的看到了吧,黄泉之人,与外人结合后,所生下来的,是什么,在母体里的孩子,会受到黄泉意志的影响,如果双方父母,有一个不是黄泉之人,他出生所需要的能量,就会严重的不平衡,最后的结果,只会让不是黄泉的人,死于非命,这一切,早已注定,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的。”

兰寅继续坐了下来,而后仰天长啸。

“那么,我就用我这双手,把黄泉埋葬掉,让这一切,全都回归于零。”

兰寅说着,王铭却笑了起来,而后摇着头。

“从一出生,知晓黄泉的事开始,你就否定了自己的存在,而你那个朋友的出现,又让你开始承认了自己的存在,活在希望与绝望的夹缝中,兰寅,你今年多少岁了?”

王铭问了起来,兰寅回答道。

“21了。”

“是啊,这21年来,你对于黄泉的本身,一直在否定着,却又承认着,想要去反抗,却又害怕失败”

“你明白我什么?失败,只有失败,一次又一次,上一次也是,这一次也是,为什么,我们黄泉之人,为什么会如此”

兰寅情绪十分的激动,他仿佛是在质问着,眼前的两人。

“人生如斯,孙儿,你不过才21,这世上,一切都不尽如人意,而你在短短的21年里,所看到的,所经历过的,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场,你又何必庸人自扰呢,孙儿,很多事,不是你现在可以看明白的,毕竟,你是人呀”

兰寅大笑了起来,猛然间,他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“狗屁,告诉我,黄泉的意志,究竟是什么?”

兰寅再次提问了起来,而此时兰缪缓步的朝着兰寅走了过来,他从怀中,掏出了一块菱形的牌子,上面有一个蘭字,那块牌子是金色的,上面有一个粉红色的蘭字,上面还镌刻着我之前在兰家祖屋那道大石门上,看到的图案,是兰家的家纹。

“干什么?”兰寅看到兰缪接近后,伸着手,把那块腰牌递了过来。

“这是兰家的证明,作为接引者的证明,孙儿,我的寿命,已经熬不了几年了,本来是盼着,你和那位小姐的孩子出生,继承兰家接引者的位置,但现在,你”

兰缪已经来到了兰寅的跟前,把手里的牌子递了过来。

“我已经决定了,不会再回黄泉,终其一生”

砰的一下子,兰缪举着拐杖,把拐杖敲在了兰寅的头上,而后直起了身子,严肃的看着兰寅。

“不够的,你这一生,是不够的,想要和黄泉的意志,抗衡的话,你需要的是时间,孙儿,如果你明白的话,就接下来,从今天开始,你便是兰家的接引者”

兰寅眼呆呆的看着那块牌子,一副迟疑的样子,我看得出来,他的内心在纠结着,虽然右手伸了出去,但却迟迟不肯把牌子接过来。

砰的一下子,兰缪举着拐杖,敲在了兰寅的嘴巴上,用教训式的口吻,喊了一句。

“孙儿,如果你是个男人的话,既然是你挑起来的一切,就自己把这一切扛起来。”

兰缪语重心长的说着,把手搭在了兰寅的肩头,兰寅瞪大了眼睛。

“黄泉的意志,究竟是什么,就算是我们接引者,甚至是那十殿阎罗,都不会清楚,这股未知的,巨大的力量,它的意志,从古至今,规范着,引导着黄泉之人,孙儿,我们黄泉之人,并不是阴曹聘用我们之际,才存在的,而是在阴曹录用我们之前,很久,就存在了。”

兰缪说着,放下了拐杖,浮在空中,一只手,拉着兰寅的手,把他的手掌打开,而后把牌子,按在了他的手中。

“没有任何人,可以违抗黄泉的意志,如果你真的想要追寻本源,便去往黄泉之里,一切的不可逆,都是从哪里开始的,而这需要耗费不知道多少年的光阴,既然挑战,已经发起了,又怎么可以半途而废,弃之不顾”

兰寅接过了牌子,挂在了腰间,而此时,我看到一股黄色的光芒亮起,而后兰寅的身体,一点点的恢复如初,那些伤痕,全数的消失了。

“啊,我知道了,我会继承接引者的位置,谢谢你了,兰缪,我真的很庆幸,这些年来的一切,不管是黄泉也好,我的朋友也好。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