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六百零四章 黄泉之里4

第六百零四章 黄泉之里4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一顿饭下来,我看了看时间,已经中午1点多了,刚刚吞酒所说的话,似乎是希望我不要急,他看出来,王苏在刚刚提及黄泉之人的事,我便开始急了起来。 %%%%e%%f%%%%e%%f%d

这一顿饭很简单,只不过是一些蔬菜之类的,是由王苏亲自做的,到左边,厨房的地方,很可口。

“进里屋,去吧。”

王苏说着,站起身来,我帮忙把新换好的茶叶,以及那个茶杯,拿着,进入了正对入口的那间屋子。

进去后,我十分惊异的看着,在屋子进门正对面的墙上,挂着一盏好像油灯一样的东西,因为外形很奇特,所以引起了我的注意,而且那火苗的颜色,是橙色的。

那油灯通体漆黑,外形是一个看起来青面獠牙的恶鬼,双手托举着一个小碟,半跪在地上。

在房间的两侧,分别有两个房间,屋子里,摆着一张柱子编织的小桌,以及几条小竹凳,里面很空旷,并没有其他东西。

坐下来后,我还是在看着那墙上,有些怪异的油灯,橙色的光芒,很柔和,而且亮度不错,能够把屋子照亮,整个屋子并没有看到窗户之类的东西。

“清源……”吞酒提醒了我,我急忙收起了疑惑的眼神,看着王苏,他笑呵呵的说了起来。

“这叫阎王鬼灯,是我续命用的东西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看着王苏,他解释了起来。

“我和其他九个家伙,是给阴曹选中的,作为十接引,所以,自然不能在没有找到继任者的时候,让我们死掉。”

我哦了一声,对于这灯,我始终觉得,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“好了,小张,回到刚刚吃饭前的话题吧,我稍微和你说一段黄泉之人的故事吧。”

我点点头,认真的听了起来。

在大约300多年前,天下比较太平,随便边关偶有战事,但基本上,大部分地区,日子过得都很舒坦,那会黄泉之人,比现在轻松得多。

而在当时,有一个叫兰寅的男人,他刚刚从父母那接过衣钵,开始进行自己的收魂之旅,那时候黄泉之人,不像现在这般轻松,虽然每月,黄泉的总部,都会给予一些钱财,以供吃饭行路之用,但大多数黄泉之人,如果上一代,没有经营什么主业的,基本还是过得很清苦。

这叫兰寅的人,祖上是开米铺的,日子过得还算不错,自己的父母,已经完成了各自的任务,只等着阳寿到了,而后到阴曹报道。

而为了不让自己去阴曹后,受到折磨,兰寅的父亲,在兰寅十八岁的时候,就把衣钵交给了他,让他早早的收完了魂魄,开始培养下一代,而兰寅的结婚对象,已经安排好了,只需要过了历练两年,过了20,就可以结婚。

“小张,你知道,我们黄泉之人,为什么,如此的不堪重负,就算知晓,这不合理,因为毕竟能够知道别人的生死,知道自己的生死,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,但却还是只能忠实的执行任务。”

我摇摇头,这一点我倒从来没有想过,这种折磨人心智的事,谁愿意做啊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只要你完成了任务,死后,等着你的儿子女儿,任务结束后,你便可以投胎转世,三世为人,而且必定会投身在好人家。”

我眨眨眼,看着王苏,我曾经下过阴曹,见过地狱里的鬼魂,还去过三途,看着那些在无尽的痛苦中受到不断折磨的鬼魂,这条件,十分的优渥,但马上,我就对于这样的条件,有些无奈了起来。

就算条件再好,但黄泉之人,所受到的折磨,肉体上的和精神上,叠加在一起,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。

“这世间,本就如此,喜怒哀乐,各占一头,你知道吗?小张,在很早以前,阳间的魂魄,都是由鬼差,亲自上来,带回去的。”

我点了点头,我之前在那黄泉里的记忆里,看到过,一个个鬼差,行走在黄泉路上,不断的往返。

“因为黑白的关系,鬼在阳间,不管你是如何厉害的鬼差,终归会有一些时间上的诧异,所以很多时候,鬼差错过了人死后的时间,那些死掉的人,很容易化作孤魂野鬼,甚至一些有冤气之人,很容易会变成厉鬼,去害人。”

我点了点头,确实如此,就连黑白无常上来后,都说过,到了白天会有些麻烦。

“因为阴曹之人上来,必定会受到阳世之力的管束,所以不管你在阴曹里,如何的厉害,上来后,都会变得贫弱。”

王苏说着,吞酒笑了起来。

“也就是说,这便是你们黄泉之人的由来喽,王兄,你以前都没告诉我。”

“吞酒兄,以前的我,不过是黄泉里,一个跑腿的小孩,哪知道,如今却求死不能,唉。”

王苏又接着说了起来。

在黄泉初具规模后,阳世间的魂魄,很大程度的,都给收入了阴曹,再也不需要鬼差来往返抓人,只需要在那人头七的时候,带着那人的魂,返家,便可以,极大的省却了阴曹的麻烦。

随后王苏又说起了兰寅的事来。

那时候的兰寅,父母也才年过40,还经营着米铺,他也和很多黄泉之人一样,对于收魂的事,深恶痛绝,这是兰寅,在19岁的时候,把自己好朋友的魂,给收掉,而后产生的抵触心理。

当时,兰寅极力的想要用自己的权限,救自己的好朋友一命,但当场就给自己的父母,遏止住,阻止了。

此后的日子里,兰寅好像变了一个人,整天的窝在家里,不管父母如何的劝解,但兰寅,就是不去收魂,而且,他还尝试过自杀,无果,就算上吊,闭气后,在几个时辰里,也会活过来。

跳入水中后,在窒息后,等醒过来的时候,会给水冲到河边,就算用刀子,刺入自己的心脏,依然,流过的血液,就会倒流回身体里,伤口也会消失不见,甚至他跳入过火坑,忍受着烈火焚身的痛苦,依然在醒过来后,除了身上的衣物,给烧毁外,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。

父母从一开始的劝解,到后来的责骂,打骂,也就不管他了,甚至他自杀也不会阻止,兰寅基本什么道理都已经听不进去了。

死掉的人,是兰寅从很小就在一起的玩伴,算是铁哥们,而他的离去,让兰寅明明知晓,但却阻止不了,带着这种悲愤的心情,兰寅彻底的倒下,一蹶不振。

原本给兰寅安排的婚事,已经到期,整整在家里蹲了一年多,兰寅都足不出户,除了每天起来,看看书外,便是睡觉。

兰寅的父母在和黄泉之人汇报了自己儿子的情况后,无奈之下,黄泉的人,只能让兰寅的结婚对象,到兰寅家去。

一个叫做莫雨的女子,长得还算漂亮,她一去就收了不少的魂,她听闻过兰寅的传闻,对于他的事,比较好奇。

在短暂的相处过后,天真活泼的莫雨,逐渐的打开了兰寅的心门,而兰寅也发现,自己好像可以接受这个女孩子。

“有了女人,就忘了兄弟喽。”

吞酒打趣的说了一句,我露出了一个笑容,或许对于那兰寅来说,是需要这样一个可以让他重拾信心,能够朝前走的人。

“唉,可惜的是,那叫莫雨的女孩子有了喜欢的人,而且对方,还不是黄泉之人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眨眨眼,看着王苏,只觉得,那兰寅,或许要受到二次伤害了。

然而,兰寅,却没有如同我所想,在清楚的知道了这个事实后,竟然毅然决然的带着莫雨,去寻找她喜欢的人,丝毫没有半点的犹豫。

因为黄泉之人,有着胜过性命的准则,是无法去触碰的,而嫁给不是黄泉之人,便是一条。

莫雨所喜欢的人,不过是个寻常的赶考书生,家境也比较清平,她喜欢,却一直不敢说,而那书生,似乎也是比较喜欢莫雨,是属于两情相悦。

兰寅带着莫雨,回到了莫雨所在的城镇,在一家篾匠店里,找到了那书生。

但莫雨,却摇头了,因为那书生,自觉配不上莫雨,断然不敢提亲,而且莫雨家的情况,算得上大富之家。

“唉,那时候,我刚好也在那。”

王苏说着,很是感叹的样子。

“这么说,你见到了,某些事,还去阻止了吧。”

吞酒说着,王苏点点头。

“当时,都怪我,棒打鸳鸯,唉。”

那时候,王苏也在莫雨所在的地方,作为收魂之人,他在两人回去后,就感觉到了,而且对于莫雨的事,这几年里,王苏都看在眼里,他是一个很重视规矩的人,对于这一切,只能告诉了莫雨的父母。

兰寅和莫雨并不知道,王苏已经晓得他们想要干嘛,兰寅为了主动让那书生和莫雨接近,在那书生回去的路上,上演了一场,轻薄莫雨的好戏,而那书生,也算是血性之人,果断的出手了,兰寅打了他一顿后,便因为来人,跑了。

本以为事情,会如同兰寅所知道的一般,那书生和莫雨互相都明白心意,然而,在他离开后,莫雨给囚禁了起来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