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八十一章 孟婆2

第五百八十一章 孟婆2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第五百八十一章 孟婆2

“殷仇间那坏小子,简直是恩将仇报,害的老婆子我好苦啊。”

虽然孟婆一直在说着殷仇间的不是,但我却微笑着,喝着茶,感觉到孟婆谈起殷仇间的时候,都是一副奶奶在谈论自己孙儿一般的神态。

“对了,婆婆,我刚刚看到的,那个,要轮回的鬼魂,会回档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还不是殷仇间那坏小子害的,你应该知道,他为什么会给三途之力压着吧。”

似乎是说道正事上来,孟婆微笑的样子,消失了,一脸严肃的说着,我点点头,之前庄伯已经带我去三途看过了,饿鬼道,畜生道和地狱道,这三途,互相轮回的关系,因为殷仇间的血煞之力,完全的混乱了。

那些在其中受苦难的鬼魂,竟然可以私自从地狱道,或者饿鬼道里跑出来,就好像老任,他是从地狱道里上来的,因为我的关系,他险象环生的进入了畜生道,直接不如了轮回。

“现在整个轮回系统,因为殷仇间破坏了三途的关系,十分的微妙,这种种乱象,都是殷仇间那坏小子,一手造成的,所以鬼魂,会出现回档的现象。”

我也终于明白了,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“他究竟为什么要对三途动手?”

“谁知道那坏小子,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,老婆子我也不清楚,恐怕只有他本人清楚,张清源,你知道,你刚刚喝下去的东西,是什么吗?”

我刚把茶水端到嘴边,想要喝一口,猛然间,我听到孟婆这么一说,我背脊一股凉意,升了起来。

“难道,难道是孟婆汤?”

我颤巍巍的说道,而后孟婆点了点头,我哇的一声,想要吐,却怎么也没有呕吐的感觉,急忙用手指头,朝着嘴巴里扣进去。

“别白费功夫了,孟婆汤喝进去,已经上脑了,哪能那么容易扣出来。”

“婆婆,你……”

我砰的一下子,放下了茶杯,指着孟婆,她微笑着,起来,好像一个慈祥的老奶奶。

“小清源,虽说这是孟婆汤,不过我调制过的,唯有我希望你忘记的事,你才会忘记掉。”

我心中松了一口气,但转念一想,不对啊,我这不就等于受制于人了?

“放心吧,不会让你忘记你的亲朋好友,还有你那位如花似玉的老婆的,你安心吧。”

“婆婆,你究竟想要我帮你做什么?”

我问了一句,孟婆坐到了我的旁边,拍着我的背。

“不会让你做为难之事的,你先好好的听老婆子我说,这件事,你目前还无法做到,可能要等到很久远的未来,但婆婆希望你可以帮忙,待会婆婆给你说完后,你会在一瞬间,忘记掉这件事,但在你有能力解决这件事的时候,自然会想起来,可以吧?”

我点点头,认真的看着孟婆,而一瞬间,我却诧异的看着孟婆,她诡异的笑着,我好像在一瞬间,失去了意识,脑子里,好像缺少了点什么一样。

这时候,我闻到了香气四溢的茶水,看着手边的杯子里,绿色的茶水,散发着浓浓的茶香,我啊了一声,问道。

“婆婆,这茶?”

我想起来,刚我以为这是孟婆汤呢,但现在我喝了一口,确实是茶,也安心的喝了几大杯。

“小清源啊,这茶水,会随着时间的增加,而变得浓厚咧,安心喝吧。”

此时我看到茶壶怎么移动到了老远的地方,桌子上,还有不少的水渍,好像换过茶叶,但我没想那么多。

“婆婆,可以给我孟婆汤了吧?”

我再次问了起来,孟婆站起身来,让我在此等候,她拄着木疙瘩拐杖便出门去了,我静静的坐着,感觉有些困倦,便随意的躺了下来。

我没想到,殷仇间从无间地狱里出去后,其他的六个鬼尊都去了阳间,而他竟然偷偷的藏在了这奈何桥边,孟婆的住处,而且听孟婆的口气,殷仇间待的时日,不是一天两天,一年两年,而是很久。

毕竟鬼尊在出无间地狱的时候,还并没有被称作鬼尊,而是100年后的事,我在思索着,这期间,殷仇间到底干了什么。

好一阵后,孟婆终于回来了,她的一只手里,提着一个小壶,看起来好像是玻璃的,里面好像空气一般,她拿在手里晃了晃,我看到了波纹,是孟婆汤。

我如获至宝,接了过来,十分的欣喜,因为表哥有救了,只要再找到最后的一件东西,表哥就可以恢复神志,清醒过来了,我欣喜的不断道谢着。

“对了,婆婆,真的有这种人吗?就是你之前在奈何桥上说的,会因为魂魄和肉体分离的不好,而带上阳气。”

“那是我糊弄崔判官的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看着孟婆,一副她会不会糊弄我的样子,盯着她。

“老婆子我几千岁的人了,会骗你一个小孩子?”

“那婆婆,我现在要怎么回去?”

“随时都可以走,沿着来的路返回,就可以回到黄泉路,小心点四周的怨气就行,不要再像来的时候,那么冲动了,以你现在的能耐,可是无法承受这上千年堆积下来的怨气咧。”

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。

“那鬼差?”

“这个点,他们基本回阴曹去了,你快点回去吧。”

我哦了一声,再次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,孟婆已经两次出手,救过我了,在我给昙天干掉,进入忘川河的时候,以及刚刚在奈何桥的时候。

我决定火速的回到阳世间,把这孟婆汤,交给妘魅,让她帮忙表哥恢复,我一步三回头,不断的说着谢谢。

这一次的阴曹之旅,我本以为会很凶险,因为之前我就听闻过,孟婆,十分的厉害,因为几千年来,凡是来到奈何桥投胎的鬼魂,无论你如何厉害,都必须喝下那碗孟婆汤。

离开了小院子,我再次看回望了一眼醧忘台,便朝着前面大片的彼岸花海走了过去,奇怪的是,我刚一踏入彼岸花海,便看到了奈何桥,这会,四周围,一个鬼魂也没,鬼差也都不在了,我四下看看,然而就在此时,我看到了,在忘川河的河面上,竟然伴随着飞舞的彼岸花,站着一个女子。

那彼岸花云绕在她的身体四周,好像欢愉的在随风起舞一般,我忍不住一步步的走了过去,那穿着青衫的女子,长发飘飘,就站在忘川河的河面上。

我渐渐的,来到了河边,进入了彼岸花丛中,是依雪寒,我诧异的看着她,她依然一脸冷俊,一双赤红色的眸子,盯着我。

“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我问了一句,但依雪寒却没有回答我,只是静静的观望着我。

我叹了口气,她什么也没有说,就这么盯着我,我终于按耐不住,再次开口了。

“依小姐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“千年的苦等,抵不过这尘世间的一眼,张清源,你过来。”

我哦了一声,走了过去,啪的一声,我一脚就踩入了水中,溅起了水花。

“真实笨,张清源,你不是鬼吗?”

我哦了一声,张开了翅膀,浮在了空中,依雪寒的手中,拿着一簇鲜红的彼岸花,在鼻子跟前嗅着。

“你一而再,再而三的帮着殷仇间,真的觉得,好么?”

我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“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,他是我的朋友。”

“记好了,张清源,不要太过于相信别人,否则,受伤的时候,可是会比死还要难受。”

依雪寒说着,随着飞舞的彼岸花,飘动了起来,我看到她朝着忘川河的流向,飘了过去。

我还想要说点什么,但她却消失了,上几次,我看到她,脸上还有笑容,然而这一次,确实愁容,并没有什么笑容,我叹了口气。

“她是来干什么的?”

“快点走吧,张清源,马上会有鬼差过来了哦。”

就在这时,孟婆的声音,在我的心底里响了起来,鸡急忙大步的跨过了奈何桥,朝着上去黄泉路的那股小路,跑了上去。

一上去,我就看到了熟悉的景色,我回到了黄泉路上,回望过去,下去奈何桥的小路,已经消失不见了,唯有通往鬼门关的那条路。

“张清源,你可算上来了。”

一瞬间,我惊讶的瞪大眼睛,看向了前面,在黄泉路上,是豹尾,他半坐在空中,一副认真的样子,看着我。

“林睿和夙渊呢?”

我怒吼了一声,顿时间,浑身上下的煞气,溢了出来。

“给他们两个跑了,原来另外那个,是以前殷仇间的旧部下,夙渊呢,怪不得,他们两个可以和老夫有一战之力。”

“万物皆平等,张清源,你觉得,是什么呢?人和蝼蚁,和花冲鸟兽,有何种的区别?”

我怔怔的看着豹尾,把手里拿着的孟婆汤,放入了口袋里,用煞气凝结出了一层结晶,覆盖住,保证这看起来像玻璃的瓶子不会因为碰撞,而打破。

“你是来抓我回阴曹的吗?豹尾。”

我带着确认的语气问了一句。

“正是如此,张清源,你必须跟我回九殿阎罗那去报道。”

“如果我说,我不肯呢?”

豹尾站了起来,踏在了黄泉路上,一瞬间,一股让我几乎快要站不稳的鬼气,迎面而来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