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奈何桥3

第五百七十九章 奈何桥3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第五百七十九章 奈何桥3

我心中咯噔的一下,静气凝神的看着孟婆,她和我那天所看到的,一样的十分和蔼可亲。 ()

“哦,有这等事?”崔判官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我,而后孟婆呵呵的笑了笑。

“不信你们看看,小子,起来。”

我哦了一声站起来后,孟婆让我走过奈何桥,我没有多想,跨步绕过鬼差,走了过去,那阻挡我的墙壁,不见了,我很轻易的就走到了桥头。

“孟婆婆,你且慢。”

崔判官又喊了起来,我停了下来,他始终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。

“怎么?连老婆子我的话都信不过吗?喏,你们看这是什么?”

孟婆说着一抬手,她的左手里,竟然有一团看起来暖暖的,太阳般光满的东西,好像火焰一般。

“我在这奈何桥边,恐怕比你们成为鬼的岁月还要长好几倍咧,老婆子我可不会看走眼的,很多时候,人死后,三魂七魄离开身体,因为某些特殊的感情,会使得对阳世间,无比的留念,而这种情况,有可能导致,魂魄无法很好的和肉体分离,所以魂魄上会带有一部分阳世间的阳气,便不完整。”

孟婆说着转过了身子,看着我,微笑着继续说道。

“所以才会有现在这样的状况,原本这奈何桥,就是供投胎的鬼魂通过的,那小伙子的身上,携带了阳气,所以才无法通过,现在老婆子已经把这些阳气给剔除,好了,快点吧,这是最后一批鬼魂了。”

一番说辞,让四个鬼差急急忙忙的说着受教了之类的赞美之词,但那崔判官的目光,始终停留在我的身上,眼中透着一股狐疑。

“怎么?崔判官,你信不过老婆子?”

“并不是的,孟婆婆,我不过是想要查下生死簿,毕竟现在阴曹正值多事之秋,所以还是小心的好。”

崔判官说着,朝着我走了过来,一副想要我说出名字和出生年月日的样子。

我急了起来,然而就在这时,突然间,砰的一声,那白发苍苍的孟婆,把木疙瘩拐杖,朝着奈何桥上,砰的一下子,砸了下去,顿时间,我看到四个鬼差一脸害怕的样子,纷纷缩到了桥两边的扶栏上,那崔判官的脸色也不大好看。

而身后排着队的那些鬼魂,纷纷飞了起来,在空中飘动着,好像受到了某种剧烈的冲击,而我也感觉到了,一股仿佛是要把人整个碾碎掉的强大力量。

我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奈何桥上。

“孟婆婆,莫要动怒。”

崔判官只得转过身去,抱拳说道。

“老婆子说过了,这些鬼魂要去投胎,耽误了投胎的时辰,你们担待得起吗?”

孟婆继续施压的说着,而后那崔判官终于放弃了,恭敬的拜了拜后,便离开奈何桥,朝着远处飞去。

而后孟婆让鬼差帮忙张老板,打开了栓着他的阴锁,张老板也顺利的度过了奈何桥,我松了一口气,一个踏步,跨出了奈何桥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很别致的小屋子,在一个开满了不知名树花的小院子里,就在这条路的正对面,而右侧,有一个很高的土台子,我看到向上去的路,起码有二三十米高,土黄色的台子,旋转上去的路,有不少的鬼魂,都不断的行走在上去的路上。

土台的下面,有不少的鬼差,似乎在看守着那些鬼魂,我看了上去,那些鬼魂的样子,和我们有些不一样,是黑色的,甚至有的,黑乎乎的一团。

“别看了,张清源,那里是望乡台,是给在阴曹地狱里,那些个在阳世间,还存有亲人的鬼魂,看一看自己家人使用的地方。”

我才反应过来,急忙说了一声谢谢,孟婆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一个劲的朝着前面走去,我看到很多鬼魂,去往的地方,是在屋子的后面一截。

“你有什么想要说的,赶紧和他说完,好让他安心投胎吧。”

我再次谢过孟婆,便拉着张老板,跟着孟婆,来到了那间小屋子前面,院子进去的地方,挂着一个铭牌,写着醧(yu)忘台,院子里,有三颗树,样子都有些奇奇怪怪,上面开着六片花瓣的花朵,都是粉红色的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。

小屋底下是镂空的,门扮演着,我没有功夫再去看了,因为在这醧忘台的前面,就是一块大石头,大概有三四米高,两米多宽,我看到经过的鬼魂,都会时不时的,在那块石头前面停留一阵子。

再往前,便是一个大坑,漆黑的大坑,无法看到大坑的尽头,孟婆坐在大坑旁的一个小棚屋前,给过去的鬼魂,递过去一个个碗,里面应该就是孟婆汤。

这会,我们来到这边,却发现,已经看不到后面的情况了,奈何桥,以及那望乡台,都已经消失掉了,除了一大片彼岸花海外,什么也看不到,而路过的鬼魂,也都一副麻木的样子,好像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。

我认真的看着张老板,问了起来。

“你告诉我,你的女儿,小晴,看得到鬼魂吗?”

在张老板的记忆里,我发现,小晴,这女孩子,好像从小,就十分的孤僻,除了会和张老板说说话外,很少和别人交流,而且,最奇怪的是,我通过张老板的记忆发现,小晴每晚上,都会独自一个人,在房间里,好像在和谁说话一般。

这个事张老板问过好几次,但小晴总是说他在自言自语,也就糊弄过去了,我的问题,张老板似乎觉得十分的诧异,有些突兀的看着我。

我再次提及了张老板的死因,但他却告诉我,他真的是寿终正寝,死掉的。

在张老板的记忆里,他的身体,一天不如一天,是自从跟着他爱慕的那个对象,某天,去了一家老旧的照相馆,拍了一张照片后,开始的。

“你不是去拍了照片,而且那照片,一开始,显得很年轻,后来,你越发的苍老,随着那照片上,有这回事吗?”

我再次问了起来,张老板想了想,好像确实有这么一回事。

“对了,阿梅和我说了,对对,我差点给忘记了,她说,那家照相馆,可以拍出生死,是有这么个传闻。”

现在我更加确定了,张老板不是死于寿终正寝,而是给鬼害死的,虽然不晓得为什么,但根据张老板的记忆,我隐约的察觉到了这一点,而且现在仔细想想,那天,我看到张老板的女儿,小晴,她跪在灵堂里烧纸,虽然背影十分的悲伤,然而,还夹带着丝丝的愤怒,那脸上的表情,是愤怒和悲伤,一起结合,完全的化不开,扭在了一起。

这一切都是我在经历了鬼哭林里的那些怨气后,想起来的,小晴身上所散发出来的,是怨恨,对于某种事物的怨恨,并不是单纯的悲伤。

我稍微和张老板解释了一番,而后他一拍脑门,笑了起来。

“原来我是给鬼害死的啊,哈哈,真没想到。”

张老板说着,声音低沉了下来,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

“不管我是怎么死的,拜托你了,小张,我无以为报。”

张老板说着,噗通的一下子,跪在了我的跟前,我急忙扶起了他来。

“你告诉我,小张,我的女儿,会不会给鬼缠上?”

我捏着拳头,看着张老板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“我不会让这一切发生的。”

此时我的脑海里,想起了一件久违的事情来,罗哥,以前我在清洁公司上班,对我十分照顾的罗哥,我隔了很久见过他一次,他却容光焕发,明明四十多岁的人了,看着却好像三十来岁,而后我那天从算命一条街出来,没有带钱,又见了他一次,他却好像老了一大截。

“时候,差不多了,张清源。”

孟婆走了过来,张老板站了起来,一副释然的样子,而后一瞬间,张老板脸上的笑容僵住了,仿佛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。

“这?”

“不管何人,只要去投胎的,都会这副样子,毕竟要是他们吵闹着,不想投胎,老婆子我整天,不是要给吵死?”

我哦了一声,跟着张老板和孟婆,来到了那个大坑的面前,我看到孟婆拿起了桌子上那一碗,几乎看不到任何颜色,除了拿在手里,晃动的时候,可以看到流动的波纹外,无色的孟婆汤,端到了张老板的面前,张老板举了起来,一口喝了下去,而后闭上了眼,昏昏沉沉的,坠入了大坑里。

我静静的看着消失在大坑里的张老板,那句拜托你了,还在我的脑海里,回响着。

“张清源,你老喜欢管闲事吗?走吧,到醧(yu)忘台里去,老身和你好好谈谈,孟婆汤,等你回去的时候,我会交给你的。”

我捏着拳头,看着这便是轮回的大坑,然而就在此时,一阵哇哇的惨叫声,我看到张老板竟然从大坑里,飞了出来,而后落了回来,面无表情的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