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七十六章 黄泉路5

第五百七十六章 黄泉路5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第五百七十六章 黄泉路5

我静静的看着五殿阎罗,他似乎陷入了沉思,好半天,都没有再和我说什么,我不晓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我从很早以前,就经常进入别人的记忆里,能够看得见别人的过去,而这一次,应该是黄泉路的记忆,但五殿阎罗却说,是他叫我来的,我有些搞不清楚。

“这是老夫的回象之法,我现与你对话,不过是过去的我,在与你对话。”

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“包大人,你找我来,究竟……”

我十分的奇怪,五殿阎罗,好像很清楚我的事,连我在想什么都一清二楚。

“我自当清楚,张清源,自你出生之日起,我便知道了。”

说道这里,我极为的诧异,看着五殿阎罗,我想要问一问自己的事,但看着五殿阎罗的样子,他似乎不会告诉我。

“今日老夫找你来,只是想要与你说说话,但今日之事,唯有你我知道。”

我点点头,看着五殿阎罗。

“待会你只需要,跟着你所带着的那个鬼魂,他会接受指引,带着你走向奈何桥,到了那边,白无常会帮你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眼呆呆的盯着五殿阎罗。

“谢谢,包大人。”

“老夫还依稀记得,当年,殷仇间那恶鬼的种种,现在仔细想想,或许当日,他在我殿内的时候,我该与他好好相谈,毕竟他虽然犯下了种种罪孽,违背了因果律,但老夫很清楚,他独自一人在承当着所有的罪责,唉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我十分惊异的看着五殿阎罗,而后问道。

“包大人,那当时,为什么你不赦免他们七个,让他们进入轮回?”我一想到,欧阳梦是自愿给阴曹抓住的,想要进入轮回,和自己的老友欧阳翁一起,然而,他却给无情判下了无间地狱。

“世间的一切,都有着无常,黑白是非,并不是我等可以说得清楚的,唯有法理,方是解决之道,不偏不倚,有因必有果,但这判决的背后,你应该听钟正南说起过吧。”

我确实在欲望森林里,听钟馗隐约的说起来过,当年,把殷仇间他们七个鬼尊,从无间地狱里放出来,是有阴曹的人,刻意为之。

“无论是何人为止,这判决,是给某些人倒向了那无间地狱的,只可惜那家伙偷鸡不成蚀把米,没想到那七只恶鬼,竟然把无间地狱里的所有犯人,全数吃掉,成长到了十分不得了的境地,连钟正南,都败给了他们七个恶鬼。”

五殿阎罗说着,猛的转过头来,认真的看着我。

“说吧,包大人,究竟是有什么事,需要我来完成。”

“张清源,日后,我希望可以用你的本能,来查探出,究竟这阴曹里,是什么人,想要为非作歹。”

我啊了一声,我哪有这么大的能耐。

“现在或许没有,但在遥远的将来,老夫希望你可以来帮忙,毕竟你现在还不是太理解,你的本能吧。”

我点了点头,但转念间,我想了起来,兰若曦的事,他们黄泉的事情来,还有陌叔,他们都是黄泉的人,必须收够9999个魂,才可以得以善终,一辈子都得为阴曹的人收魂。

“包大人,我想……”

“张清源,这件事,你不必过问,老夫自然知道,黄泉之人,他们的身世,以及种种不合理的地方……”

一瞬间,我看到五殿阎罗捏紧了拳头,不怒而威,髯角飞扬,似乎是生气了一般,他背着的双手,捏着拳头。

“十殿中有九殿赞成,甚至连那位大人,也默许了,老夫只身一人,极力的反对,让阳世之人参与进来的事,可恨的是,那些家伙,嗨……”

我看着五殿阎罗,果然,他是一个如同我从小就听闻的,刚正不阿,公私分明的阎罗,看着五殿阎罗脸上透着的些许无奈,我不晓得,要说点什么,连他都没办法解决的事,我又有什么能耐。

然而,一瞬间,我捏紧了拳头,我的脑海里,满满都是兰若曦和陌叔离别的那一幕,两人已经很多年没有说过话了。

陌叔从梦境的世界里回来后,便离开了,什么也没有说,而仔细的想想,黄泉之人,或许比很多僵尸,更像行尸走肉,他们一次次的不断目睹着别人的生死,知晓别人的生死,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,特别是,自己的亲朋好友。

我甚至想到了童小萌,那一次,是兰若曦,破例,救了她。

“包大人,我希望日后,可以解救黄泉之人,希望大人你,日后,可以帮我。”

我认真的看着五殿阎罗,说了出来,五殿阎罗认真的看着我。

“你的话,或许可以做得到,张清源,那黄泉路两侧的怨哭林,试着去和他达到共存吧,使用你的本能……”

而后我看到五殿阎罗一摆手,我一瞬间,就快要看不到五殿了,四周围的一切,都在消散着,我知道,我就快要恢复意识了。

睁开眼的一瞬间,我惊呆了,浑身无法动弹,四周围,全都是不绝于耳的怨恨哭喊声,我此时在空中,浑身上下,除了头还露在外面,身体,已经完全的给黑色的怨气,包裹住了。

身下这黑色的怨气,就好像一股由地底涌出,冲天而起的泉水,把我整个人,即将吞没掉,在一旁,我看到了张老板,他已经躺在了地上,一动不动。

四周围的林子里,那些怨气,汇聚成了一股股黑色的气流,不断的上升卷起,而我已经没有了感觉,身体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。

这些卷住我的怨气,唯有单纯的恨,那种恨之入骨,却无能为力的感情,填满了我的脑袋。

我在内心里,思考着,究竟要怎么做,我不断的呼唤着我的本能,想要和这里的怨气达到共存,然而,这些怨气,就好像脱缰的野马一般,完全不受我的控制,好像奔腾的狂牛,不断的穿梭在我的身体里。

这些怨气,都是千百年来,给困在这片林子里的鬼魂,不断的汇聚起来,最终变成了如此庞大的怨哭林。

不知道从哪里来,不知道该归于何处,不断的在这怨哭林里,徘徊着,越积越多的怨气,已经危急到了黄泉路上过往的鬼魂。

而我在记忆里,所看到的,那些出来的鬼差,都需要在那个红色的光圈里走过,恐怕就是阴曹为了不至于让鬼差,给四周围的怨气所吞噬,而使用的某种力量。

并没有任何的人来关心这里的一切,这千百年来,积攒下来的怨气,该由谁来承受,我的脑子里,满满的都是这一切。

记忆中,曾经美丽的黄泉路,两旁的那些,大片大片的彼岸花海,甚是美丽,然而,现在的黄泉路,两边唯有生长出来的怪树,黑色的树木,很煞风景。

“来吧,和我们一起吧,怨恨吧,愤怒吧……”

随着四周围的哭喊声,我听到了一个声音,充满了诱惑,一切听起来都是理所应当,并没有任何的不妥。

我闭上了眼,感受着,不断的从我的身体中,流过的怨气,我现在是人,而我所接受的,是人的怨恨,人因为有了感情,所以才会有怨恨,而这里所带给我的一切,便是人类怨恨的集结点。

叮的一声,一阵清脆的铃音,在我的心底里响起,我看到了那个曾经,脑子里浮现了出来,那个曾经一片美好的鬼门关上,那只随风飘动的风铃。

猛然间,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办法,笑了起来。

“一味的怨恨,什么都没有呐,既然没有归处,不明来处,跟着我,去往归处,去往盛开着彼岸花的地方,啊……”

我大吼了起来,一瞬间,我看了一眼我的影子,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,一瞬间,我感觉到,已经开始在大量的吸收着这怨哭林里的阴气,我的鬼络,在不断的延长着,延伸着,朝着黄泉路的尽头,不断的延伸过去。

然而,一瞬间,缠绕着我的怨气,好像变得温顺了起来,隐约间,我竟然感觉到了欢愉的感情。

对于没有归所的怨恨来说,轮回便是唯一的归处,无论你如何的怨恨,一旦堕入了轮回,所有的东西,都会给洗掉,我不禁想起了,在尸界里,我给昙天一击便杀死,进入了忘川后,所遇到的那一切,匪夷所思的记忆,河边洗衣服的老婆婆。

猛然间,我感觉到了一抹嫣红,原本阻挡着我的怨气,这会,竟然跟随着我,带着我,朝着远处移动了过去。

而一旁的黄泉路,也看得见了,我轻微的从怨气里,把恢复知觉的手,伸了出来,卷起一道煞气,把张老板带着,丢到了黄泉路上,他一脸担忧的看着我。

我开始缓缓的,朝着前方移动过去,我已经感觉到了,脑子里的一抹嫣红,是彼岸花,我找到了,那指引之花,只需要把这些怨气,带到那指引之地,奈何桥头,他们便会随着忘川的河水,流向轮回之所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