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五十九章 救星

第五百五十九章 救星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第五百五十九章 救星

东皇朝着皇甫若非飞了过去,而后身形在遁入了那金色的罩子后,缓缓的消失着。

“待会出去了,戳破了手指头,就可以,告诉皇甫若非,不要再乱来了。”

在东皇消失的一瞬间,金色的罩子,也消失掉了,皇甫若非哇的一声,惊叫着,朝着空中跌落下来,我急忙过去,但地面上,一根根毛细血管,顿时间升起来,编织成了一张网,皇甫若非落在了网上。

而此时,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,让我不禁背脊一阵凉意,包裹着我们的这个绝大血红色罩子,由毛细血管组成的罩子,在不断的消失着。

“动作快点,昙天撑不住了。”

罩子消失的一瞬间,我准确的接着皇甫若非,张开漆黑的羽翼,带着她朝着远处一个亭子里,月阕他们飞了过去。

“丫头,待会刺破手指头,把血液滴在尸玉上就可以了。”

皇甫若非点了点头,我们很快来到了昙天的跟前,刚刚的对话他好像听到了。

“待会我会解除禁锢,小姑娘,你要注意,配合好,这尸玉,已经所剩无几了。”

昙天说着,我们看了过去,果然,月阕的尸玉,已经只有一颗花生米那么大了,其他的部分,已经完全的消失掉了。

姬允儿从身上,拿出来一根银色的发簪,递给了皇甫若非,她看起来一脸担忧。

皇甫若非结果发簪,对准了自己的手指头,放到了月阕的胸口处,昙天静气凝神,点点头,而后皇甫若非戳向了自己的中指。

叮的一声,我听到了一阵清脆的声音,一滴金色的血液,从皇甫若非的手中,滴落下去,昙天急忙放开了手。

嘀的一声,那血液,准确的滴落在了月阕的尸玉上,就在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猛然间,我看到月阕的尸玉,竟然啪的一下子,炸裂掉,而后化作了烟尘,消失掉了。

“怎么…怎么回事?”

姬允儿惊异的大叫着,扑了过去,而皇甫若非和我们所有人,都是一脸的惊恐。

“不要急,看好了,这不是恢复,而是……”昙天说着,顿了顿。

“再生……”

猛然间,一股股金色的气流,在月阕的胸口处,溢出,散发出柔和的金色光芒,好像水流一般的金色光芒,在月阕的胸口处,不断的汇聚着,整个过程,异常的绚丽夺目。

而此时,我看到金色里,好像有什么东西,在一点点的凝结着,一抹银亮,在月阕的胸口处,透了出来,姬允儿惊喜的露出了如花般的笑容,我感慨的看着她。

“月阕…”

昙天喊了一声,月阕的胸口处,一个拳头大小,如同钻石般,银色的尸玉,已经凝结了出来,而他原本石化开裂的身体,如沐春风,那些裂痕,一点点的聚合着,身体也开始恢复了。

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,月阕的身体,便恢复得完好如初,他微微的张开了眼,猛然间,似乎惊醒过来一般,喘息着。

“我这是……”

姬允儿站了起来,并没有扑过去,她逝去了眼角的泪水,而月阕在愣神了一会后,似乎完全的明白了过来,究竟发生了什么,他站起身来,气宇轩昂,来到了皇甫若非的跟前,单膝跪在地上。

“谢谢你,尊贵的客人。”

说着,月阕便低着头,皇甫若非惊讶的急忙蹲在了月阕的跟前。

“大哥哥,不用的,没什么的,真的。”

而一瞬间,昙天也看向了皇甫若非,投以希翼的目光,他静静的来到皇甫若非的跟前,而后乱天血魁也过来,三位尸界的族长,一起单膝跪在了皇甫若非的跟前。

“小姑娘,老夫由衷的感谢你,并且,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们。”

一瞬间,我就站了过去。

“究竟又想要干什么?不会是……”

“不是的,张清源,你想多了。”

我想会不会是让皇甫若非嫁给月阕,昙天白了我一眼,我尴尬的笑了笑。

“小姑娘,日后,如果有需要的地方,我们尸界,一定会帮忙,只希望,等小姑娘你,成长后,可以帮助我们,恢复应有的感情,老夫刚刚觉察到了,月阕,已经拿回了一部分感情,而你,是我们尸界,真正的救星。”

“好啊,我知道啦。”皇甫若非天真无邪的笑了起来,她好像完全没有任何的考量,就答应了,我一只手按在了她的额头上。

“丫头,有我呢!”

“你行么?清源,刚刚我可看到你给打得像个猪头呢!”

我呵呵一笑,而后姬允儿缓缓的升了起来,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。

“月,这下子,谁也不欠谁了。”

“啊,允儿,日后,各自安好,我只希望,日后,能有机会,再感受一次,你的温度……”

“想得美,你虽然长得不错,不过,我姬允儿的心,早已随着我爱之人的逝去,一同逝去了,这一生,我只爱他一个。”

月阕温柔的笑了起来,而后飘到了空中,站到了姬允儿的跟前。

“我没机会了吧!”

“有机会也轮不到你呢,月,如果,我爱着人的心,还在的话,我或许会选择清源哦。”

我啊了一声,幽怨的看着姬允儿。

“你别闹了好吧。”

在阵阵欢声笑语中,我们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中庭的地方,一瞬间,那些消失掉的僵尸,又回来了,奏乐开始了,不一会的功夫,就来了一大桌子菜,我和皇甫若非坐一张小矮桌前,晨露酒的芳香,让人沉醉。

“丫头,你干嘛,未成年,不能喝酒,你不知道吗?”

看着皇甫若非,想要拿起晨露酒来,我急忙制止了她。

“哼,喝一口,有什么关系嘛,清源,不理你了。”

我稍微喝了一口晨露酒,红毛的事,我没打算告诉皇甫若非,只是笑着,问道。

“还生红毛那家伙的气呢?”

一说起红毛,皇甫若非就嘟着嘴。

“哼,你们一个个都把我当小孩子。”

我摇了摇头,一只手按在了皇甫若非的头上。

“并不是帮你当小孩子,丫头,人是需要成长的,即使你再如何明白事理,你还是小孩子,大人,可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,而闹那么久情绪哦。”

“我…我才没有闹情绪呢,是那家伙,哼,死红毛,臭红毛。”

皇甫若非说着,夹起菜来就吃了起来,一副气呼呼的样子。

“张清源,你过来。”

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,是蓝九卿,我哦了一声,起身后,蓝九卿带着我去到了一处小亭子里,我看到他们僵尸,虽然不吃东西,但却可以喝这晨露酒。

“这有什么的,晨露酒,你也听说过吧,是夜晚和天明之际,酿造出来的酒,我们僵尸,属于灵魂出窍的怪物,行尸走肉,但这晨露酒,是处于阴阳的平衡点上,所以,我们也可以喝。”

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而后蓝九卿贱贱的笑着,一只胳膊拦着我,把头凑到了我的耳边。

“我们的约定,怎么说呢,现在尸界,已经找到大救星了,所以咧!”

“你想要违反约定?”

我马上就意识到。

“怎么说话呢?张清源,我像那种违反约定的家伙么?”

我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,看着蓝九卿的脸上写满了,不想要帮我的意思。

“唉,好吧,张清源,那引冥灯就在我们老大住的地方,顶楼上挂着,待会我稍微忽悠下我们老大,你悄悄过去,偷了,拿出来就行,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”

我白了蓝九卿一眼。

“说话不算数。”

“嗨,你还想怎么着?我待会帮你想办法,张开尸蔽,他们发现不了你的,你只要动作快点。”

“啥东西?”

而后蓝九卿告诉我,僵尸,到了飞僵等级,都会有一种特殊的本领,就是尸蔽,他告诉我,这是僵尸,隐藏自己或者逃过强敌的绝佳手段,他之前,没有找到我,就是因为,抓了我的那飞僵,张开了尸蔽,所以,他无法找到我。

一瞬间,我就偷笑了起来。

“你自己小心了,待会,以我的能耐,顶多撑半小时,半小时后,老大他们肯定会觉得不对劲的。”

我点点头,而后在和皇甫若非,以及其他人,洽谈了一阵后,我说自己尿急,想要去撒尿,便离开了。

看着这欢天喜地,谈笑着的场面,谁也没有注意到我,我四下看看,感觉到了一抹银亮,就来自中庭正对面的那栋房屋,蓝九卿朝着我使眼色,那边也并没有什么僵尸,我面带微笑的,好像散步一样,走了过去。

在来到了那栋房屋的跟前,我看着大门开着,眼前有一层银亮的薄膜,有些透明,我四下看看,一步跨了进去。

“张公子,想要参观,你说一声便是。”

我惊出了一身冷汗,是月阕,他就站在我的面前,顿时间,我红着脸,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“老大,这小子,要偷我们的宝贝,还好我发现的及时,我也张开了尸蔽,我们好好修理他一顿。”

“你……”我举着手,指着一脸奸笑,站在月阕身边的蓝九卿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