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五十七章 血

第五百五十七章 血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我眨着眼睛,愣神的看着皇甫若非,她也一摸摸不着头的样子,看着单膝跪在自己跟前的乱天血魁。

“姐姐,你干嘛,起来啊,我要怎么救,你快点和我说。”

“张清源,你过来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猛然间,地面上,那些好像树根一般的毛细血管,卷着我,就把我朝着皇甫若非的跟前,卷了过去。

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乱天血魁,而此时,月阕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,两颗眼珠子,已经消失了,只留下黑洞洞的眼窝,昙天把两只手,放在了月阕胸口的地方,那只有鸡蛋大小的尸玉上,这会尸玉停止了消失。

“小妹妹,待会可能会很危险。”

乱天血魁说着,一只手,指向了我,我莫名其妙的左右看看,确定乱天血魁,指着的是我。

“我会很危险?”

乱天血魁点了点头,我却笑了起来。

“没事的,只要有办法救月阕就行。”

“好好利用你的本能,张清源,这一次,你需要和更为强大的东西,共存,你必须说服他,在我的血界破裂之前。

“乱天,你想要干嘛?”昙天马上急躁的问了起来。

“接下来的东西,除了张清源和这小丫头,其他任何人,都不可以看见。”

乱天血魁说着,一瞬间,我看到她起身,脚下的地面,不断的有毛细血管铺开,渐渐的,那样子,好像是鲜血一般,大片大片的浸染着。

昙天带着月阕,以及伤痕累累的姬允儿,离开了这边的范围。

“姐姐,你告诉我,要怎么救那个哥哥。”

乱天血魁说着,举着双手,一瞬间,大片的毛细血管,遮天蔽日,把我们包裹在了里面。

而后乱天血魁停了下来,指着皇甫若非。

“小妹妹,这个并不难,只需要你的血液,即可。”

“要多收都可以。”皇甫若非说着,卷起了袖子,一副随时准备放血的样子。

“小妹妹,你的血液,可是很珍贵的,在这天地间,无比的珍贵,对于我们僵尸来说,更加难能可贵,张清源,好好照顾她,日后,她会帮你大忙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看着皇甫若非,她似乎有些害怕,但还是鼓起勇气,看着我。

“清源,你来割。”

我哦了一声,这会,自从给那些毛细血管卷过后,我身体里的状况,恢复得差不多了,我一点点的凝结着煞气,凝结成了一把小刀,我看着皇甫若非白皙的手腕,却不忍心割下去。

“动手吧,张清源,这位小妹妹的血,可不会那么简单,就流出来的。”

我哦了一声,摸了摸皇甫若非的头。

“忍着点,丫头。”

皇甫若非眯着眼,咧着嘴,偏着头,活脱脱的一副小孩子怕疼的样子,不敢看。

我笑了笑,拿着煞气刀,朝着皇甫若非的手腕,割了下去,呲啦的一下,皇甫若非哇呀的一声叫了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我眼呆呆的看着,皇甫若非的手腕,虽然给我割开了一大条口子,她本人也痛得眼泪水,在那双大眼睛里打转。

“疼,清源,疼死了。”

“乖乖,不哭,不哭。”

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我问了起来,而后乱天血魁一点点的朝后退去。

“没有血,就多割几次,小姑娘,你从小到大,都没有流过一滴血吧。”

皇甫若非抿着嘴,点点头。

这么一说,我也想了起来,确实,我们对抗鬼罗刹的时候,皇甫若非虽然受了伤,但却不见半点血迹。

就在我还想要问的时候,乱天血魁却消失了,不见踪影。

“没有鲜血,就多试几次看看。”

乱天血魁那冰冷无情的声音,幽幽的传递了过来,我看着四周围,已经给包裹得严严实实,密不透风。

看着皇甫若非,已经给我割开了一条口子的小手,露出了血管来,然而,那血液,终究不见。

“再来吧,清源。”皇甫若非带着哭腔的说道,我一咬牙,皇甫若非伸出另外一只手,我小心翼翼的再次割了下去。

哇的一声,皇甫若非叫了起来,然而,奇怪的是,还是没有半点的鲜血。

“怎么办?”

“我哪知道啊,清源,我的双手都好疼。”

我四下看看,扯了自己衣服上的布,把皇甫若非的两只手,包了起来,这下我犯难了,她就好像完全没有血液一般。

“乱天血魁,要怎么办?”虽然她让我多试几次,但已经两只手的手腕,都给割开了,还不见血,我总不可能割皇甫若非的脖子,或者其他地方。

“你进去她的身体,试试看。”

我哦了一声,啪的一下子,化作了雾气,而后鬼络,一点点的伸入了皇甫若非的身体里,她哆嗦了起来,我只能一点点的,附身在了皇甫若非的身体里,并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。

“你他妈的不要给我太过分了,我揍你啊。”

就在这时,我身处在皇甫若非的身体里,憋见了一团金光,那金光传来了一阵好像是东西压碎般的吼叫声,十分的生硬。

“你是谁?”我刚问着,砰的一下子,我只觉得整个人,从皇甫若非的身体里出来了。

“清源,你怎么啦?”皇甫若非愣神的看着我。

“你身体里,有什么东西。”我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“小妹妹,你怕不怕死?”

乱天血魁再次说了起来,皇甫若非脸色一变,但还是摇摇头。

“割她的脖子,张清源,不把那东西逼出来,是得不到血液的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皇甫若非嘟着嘴,眼神凄凉的看着我。

“清源,割轻点哦,我怕疼。”

我再次凝结出一把煞气小刀,放在了皇甫若非的脖子处,但始终下不了手。

“你们快点吧,月阕,快要撑不下去了。”

“割吧,清源。”

我咬着牙齿,手里的煞气小刀,一点点的靠近了,皇甫若非呜咽着,这感觉确实让她一个小姑娘,感觉到难受,我轻轻的划动了一下,猛然间,我看到皇甫若非的身体上,金光大作,一根棒子从她的身体上,戳出来,砰的一下子,戳到了我的胸口处。

我噗的一下,喷出了一口鲜血来,跌在了地上,剧烈的咳喘着。

而此时,我看到皇甫若非两只眼睛,泛着金色的光芒,面无表情的飘在空中,身体的四周,有一个金色的罩子,而在金光中,我好像憋见了一条尾巴,还是什么,长长的。

就在此时,我只觉得头顶处,有什么,刚想要抬头,一根棍子,就敲在了我的肩膀上,奇怪的是我完全无法化作鬼了。

“到底是谁?”

我愤怒的大吼一声,捂着疼痛不已的肩膀。

“是你爷爷我,东皇。”

我啊了一声,循着金色光芒的地方,看了过去,在空中,我看到了一个浑身泛着金光,手执一根棍子的人,他身上好像穿着铠甲,面容愤怒,瞪着我。

“我说过了,小子,你再乱来,我就揍你,现在,你爷爷我很火大,我要揍得你鼻青脸肿。”

我话音刚落,猛然间,那个叫东皇的家伙,叮的一声,把棒子插到地面,而后抡着拳头,就朝着我迎面,一拳打了过来。

我只觉得头晕眼花,鼻子上一股热流,我便躺在了地上,鼻血给揍了出来,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。

我吃惊的看着,眼前的东皇,拳头捏得嘎吱作响。

“沙包大的拳头,见过没?张清源,我念在你是皇甫若非的朋友,今天就把你揍个四分之三死吧。”

我啊了一声。

“等等,东皇……”

但我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到,双肩给扣住,而后整个人给压低,一个膝盖,朝着我的面门,顶撞过来,砰的一声闷响,我飞了起来,而后马上就给东皇拉住了脚,按在了地上,他骑在我身上,不由分说的,就对着我一阵胖揍。

“别打了,别打了,草,你究竟想干嘛,草啊。”

我大声的吼了起来,而后东皇起来后,一只手,拎着我,抡着拳头,就要打过来,我只觉得脸颊发烫,浑身肿疼。

“哎哟……”我呜咽了一声。

“知道厉害了吧,张清源。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大爷,你他妈的不会说完话再揍我,你究竟是什么?”

我感觉到现在自己已经鼻青脸肿了,虽然气愤,但想了想,还是救人要紧。

“我是谁,你别管,张清源,你给老子把耳朵掏干净了听好,再有下次,我可不就是用拳头了,而是用棒子。”

我急忙和东皇说了下,我们要救人的事,然而他却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,看着我。

“小子,僵尸有什么好救的,那群低级的家伙,你脑子进水吧,要人……”

猛然间,东皇住嘴了,好像是差点说漏什么,而马上收住。

“总之我不管,那僵尸是死是活,我咱们没关系,懂不?张清源,知道就赶紧,该干嘛干嘛去,我回去了,你要再乱来,下次,我打死你。”

东皇说着,捏着拳头,在我面前嘎吱作响,比划了下。

“你是谁?住手。”

猛然间,我看到皇甫若非苏醒了过来,她愤恨的看向了这边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