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三途河

第五百五十三章 三途河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果然,伴随着迸射出来的黑色光芒,煞气在我的身体四周,因为强大的挥击,好像乱流一般,在狂乱的升腾着。

我确实感觉到了,砍入了什么东西里。

“清源,走开……”

姬允儿刚喊了起来,猛然间,我只觉得身体嗡的一下,而后脑袋开始天旋地转,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意识也在一点点的消失中。

我要死了,这是我的第一感觉,而我的视线,也开始在翻转着,除了还举着煞气剑的右手,以及一半的胸口,下面的部分,左手,脚已经化作了血浆,在空中挥洒着。

一只手,拖住了我的背,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知觉,眼神迷离,皇甫若非不要命的朝着我冲了过来,她一颗颗泪花,在空中飘散着。

我感觉到,自己好像听不到了,什么东西也,耳边姬允儿的呼喊声,已经一点都听不到,唯有看到姬允儿,悲伤的表情。

我这是怎么了?

我缓缓的闭上了眼,意识一点点的飘散着,浑身感觉轻飘飘的,我游荡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,一点点的下沉着。

这便是死亡,我已经无力去思考了,只有无尽的黑暗,一点点的,在黑暗中,坠落着,下面是什么地方,我也懒得去想了,只觉得,很舒服,浑身上下,都轻松极了。

渐渐的,我感觉到,好像听到了涓涓细流的河水声,一开始我以为是幻觉,然而,这小河流水的潺潺声,却清晰的传来,渐渐的,四周围的视线,完全的清晰了。

我是谁,为什么在这里?我感受着,脚下流动的河水,看着河岸边,开满了一株株生长繁茂的彼岸花,夕阳西下,除了风过时,彼岸花互相碰撞的窸窣声,以及河流声,便没有了其他外物之音。

我开始朝着河对面,一点点的淌了过去,而此时,一阵外物之音响起,嚓嚓声,好像有人在挫衣服。

我茫然的转过头去,眼角的余光,憋见,我此时的眼珠子,整个的死灰色,一脸麻木。

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,正蹲在河边,拿着一个搓衣板,一个小木盆,正在搓着一件黑色的衣服,那老妪身穿灰白色的粗布衣,脸颊上沟壑纵横,鼻头很大,有些微微发红,圆圆的脸上,什么也看不到,只觉得她的眼神,十分集中的在洗着衣服。

一抹抹黑色的东西,从河面上,飘了过来,飘到了我的脚跟,我似乎给什么吸引了,朝着那白发苍苍的老妪,淌着水,走过去。

我看着那老妪,不断的搓洗着那间黑色的衣服,四周围的河面,都已经完全给黑色覆盖住了,随着河水的流动,那些黑色,随着河流去向了远处,而新的黑色,又从那件衣服上挫了下来。

就好像那老妪手里,搓洗的衣服,不管怎么洗,都洗不干净,始终是黑色。

“婆婆,这衣服,怎么洗不干净?”

猛然间,那老妪停止了搓动,抬起头来,面带微笑,一脸慈祥的说道。

“是啊,小伙子,不如,你来帮我洗洗吧。”

我一步步走过去,蹲在了那老妪的跟前,接过了那件黑色的衣服,在搓衣板上,搓动了起来。

一下下,有节奏,用力的搓动着,而此时,我却发现,那件黑色的衣服,竟然没有流出黑水,反而,四周围的水,变回了清澈干净的颜色。

而我手中的黑色衣服,完全没有半点的变化,但看起来还是黑色,我原本以为本来就是黑色的,便说道。

“婆婆,这衣服原本就是黑色的吧,再怎么洗,都洗不干净啊。”

而那老妪却摇摇头。

“这衣服原本是白色,但现在却是黑色,确实呢,不过啊,婆婆今天,必须得把这件衣服,洗干净了,否则,会有人怪责婆婆的。”

老妪说着,直起了身子,佝偻着腰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敲打着似乎劳累的脊椎,我继续搓了起来。

“婆婆,我帮你吧。”

我说着,更加卖力的挫了起来,而那衣服,始终都还是黑色,完全没有一点洗白的迹象,我有些纳闷,把衣服在喝水里,漂洗了起来。

而就在此时,一阵狂风过去,吹散了片片彼岸花的花瓣,在夕阳下的河面上,飞舞着。

我搓着衣服的动作,越来越小,目光完全给这画卷一般的景色,吸引住,呆呆的望着四周,漫天飞舞,如同大片大片嫣红的雪花一般,在飘散着落在河面上的彼岸花。

“小伙子,你心肠不错呢,怎么了?累了吗?”

我急忙收回意识,开始大力的搓动了起来。

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我完全没有感觉到累,手还在搓动着。

“小伙子,你歇息回,让老身来吧。”

我哦了一声,刚想要继续在河水里搓洗,却发现那件黑色的衣服,已经完全的回到了老妪的手中,而奇怪的是,她一搓洗,那间衣服,就开始溢出了黑色的东西来,铺满了四周围的河面。

就在我纳闷的时候,突然间,我惊讶的叫了起来,此时,我发现,那些黑色的飘散在河面上的东西,此时却一点点的,好像吸取一般,进入了我的身体里。

“怎么了?小伙子。”

我看向那老妪的一瞬间,却发现,哪有什么黑色的东西,吸入我身体里,河面上,依然飘散着黑色的东西,然而此时,我却发现,那老妪手里的黑色衣服,已经有了白色,而且渐渐的,那黑色的衣服,上面的黑色,好像褪去的墨汁一般,一点点的变白了。

“愣着干什么呢,小伙子,来帮帮老身啊。”

我急忙走过去,整件衣服已经洗白,那老妪拿着衣服的一头,示意让我拧另外一头,我拧了起来,看着清澈干净的水,从衣服里拧了下来。

而后整件衣服完全拧不出一滴水的时候,我才松手。

“喏,去晾晒吧,小伙子。”

老妪说着,我四下看了看,发现了在河对面,有一个竹杠搭起来的晾衣处,急忙走过去,把那衣服,晾到了上面。

而此时,我看到老妪已经站在晾衣架的旁边,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晾衣架。

但我却发现,这样昏黄的日暮,怎么可能晒得干,急忙过去抖动起了衣服来。

好半天后,我发现,衣服一点点的干了,急忙收起来,折好,拿给了那老妪。

“老婆婆,快点回去吧,衣服洗干净了,责难你的人,应该也不会责难你了。”

我说着,就要朝河对面走去,猛然间,那老妪的手,死死的扣住了我的手腕。

“小伙子,你要去哪呢?”

“婆婆,我要去河对面啊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老妪低沉的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之,想要去河对面。”

而后那老妪拉着我,来到半人高的彼岸花丛前,打开了衣服。

“小伙子,试试看,合不合身。”

我没有多想,把这件白色的长衫,穿在了身上,奇怪的是,刚刚好,十分的合身,就好像给我量身定做的。

突然间,我的脑子里,一股股东西,冒了出来,我顿时间,所有的一切,都会议了起来,我慌乱的大叫了起来,不断的摸着自己的身体。

“我应该死了才对。”

“是啊,小伙子,你已经死了,这里是三途河,也叫做忘川,原本就不是普通的魂魄可以踏足之地,小伙子,还不到时候,你还暂时不能死。”

那老妪说着,我马上低着头,诚恳的说了一句谢谢。

而就在此时,我听到了河面上,一阵阵咕噜声,刚转过头去,便看到河面上,浮现出来一张人脸,那人面如黑炭,额头正中心,有一个弯月胎记,戴着官帽,一副威严,正气十足。

“这样可不好吧,你这可是违反了你自身的权限,违反了规定的。”

那人一开口,我只觉得,好像一股正气,迎面而来。

“包黑子,即使你可以辨别黑白,辨别忠奸,辨别这世间里的一切人心……”那老妪站直身子,顿了顿,接着说道。

“但…你可以辨别这世间的无常么?好好安坐你的五殿吧,这小伙子,命不该绝,这便是无常之理。”

“嗨……”水面上那个面如黑炭的人,在叹息可一声后,消失掉了,而那老妪一只手,拉着我,把我举了起来。

我的脑子里,对于刚刚所看到的那个人,极为的震撼,而且还有一股崇敬之情,从心底里油然而生,我刚刚好像听到老妪说五殿。

“老婆婆,那就是五殿阎罗王么?”我刚问道,却只看到那老妪微笑着,而四周围的一切,都已经在风中消散了。

渐渐的,我回到了一片黑暗的地方,而此时,一点点的白色,开始出现,交织在了黑暗的空间里。

在我的面前,站着的是金色眸子的我,还有一个人,是我,我惊异的看着,这不是我给昙天一击后,只剩下一个头,半边的胸,以及一只右手的我么?

“不要再如此了,张清源,好不容易,能够出现的负数鬼魄,为了就你一命,已经为你挡下了致命的一击,好好感谢他吧,时间不多了。”

金色眸子的我,说话间,我看到身体残缺不全的我,在化作黑色的粒子,一点点的消失着。

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,伸出了一只手,而那个残缺不全的我,也缓缓的抬起右手,嘴角处,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“算了,下次,小心点吧,毕竟,死亡,可是很可怕的。”

我的手,始终没有握上去,那个残缺不全的我,就化作了飞灰,消失在了我的面前,只留下了一块黑色的,好像水晶般的东西,我接在了手中,感受着,似乎有着温存一般,而后那水晶,也在我的手心里,消失了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