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四十九章 笑容

第五百四十九章 笑容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“清源你怎么了?不高兴么?”皇甫若非拉着我的手,我一动不动,看着姬允儿,面带微笑,昨晚我所目睹的姬允儿,究竟是怎么回事,她昨晚明明清楚的和我说,她不愿意,但现在,她却满心欢喜,一副开心的样子。

“若非,待会,你不要动手。”我只是这么说了一句,便已经下定决心,我要破坏这场婚礼。

皇甫若非的大眼睛,眨巴着,张大嘴巴,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,看着我。

“你要破坏……”

她还没说完,我就一只手,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“小声点,我说着,把皇甫若非拉到了一根柱子的后面。

“不行啊,清源,你要是乱来,可是会死的。”

皇甫若非担忧的看着我,而后她捂着嘴巴,笑了笑。

“难道,难道,清源,你喜欢姬……”

我认真的看着皇甫若非,摇摇头。

“并不是我喜欢她,而是,我感觉到了,姬允儿,真的不情愿,这门婚事,而她帮过我,我只是想要尽我所能,帮助她若非,你听话,待会不管发生任何事,你好好待着就行,我答应了红毛那家伙,要带你回去呢!”

“哼,清源,你怎么那么见外啊,这种事,我最喜欢啦,你坏……”

皇甫若非说着一脚踢了过来,我一只手抓着她踢过来的小短腿,笑了笑。

“别闹了,丫头,我可不和你开玩笑,这里的家伙,我们不是对手,所以呢,你安静的呆着就行,可以答应我么?”

皇甫若非抿着小嘴,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点点头。

“那清源你……”

“没事的。”我蹲在皇甫若非的跟前,两只手,按着她的肩膀。

“丫头,别忘记了,我是鬼呢,身体里,还有一部分是鬼,而且,那月阕公子,是一只好僵尸,我只要把缘由说明了,他或许可以理解,会认可的。”

皇甫若非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,双手抱着,侧着头,不相信的嘟着嘴,看着我。

“有那么简单么?清源。”

猛然间,皇甫若非伸出了小手,从我的衣服里,把锁尸镜,掏出来一些,看了一眼。

“清源,你怎么带着这东西。”

我啊了一声,不明所以的看着他,而后皇甫若非笑了起来,把头伏在了我的耳朵旁。

“清源啊,待会我不出手,可以,但是咧,我起码可以在危机的关头,救你哦,这锁尸镜,根据使用者的不同,可是有巨大的威力哦,因为呀,这可是奈落的法宝呢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看着皇甫若非。

“唉,清源,这么高级的东西,你竟然都不知道,简直是暴敛天物啊。”

我看着皇甫若非把锁尸镜拿出来,塞入了背后的卡通大书包里。

“你可不准乱来,听到没?丫头。”

“知道啦,清源,你那么啰嗦干什么?你也把我当小孩子,哼……”

我站起身来,缓步的走了过去,看着四周围的僵尸,我一点点的朝着那边移动了过去,月光树下,昙天,在念叨着一些拗口的文字,我完全听不懂,似乎没有注意到我这边,我得找准时机,站出去,和月阕好好解释一番。

我面带微笑,一点点的移动了过去,而就在此时,一只手,死死的扣住了我的肩膀,呼的一下子,把我拉回到了小亭子里。

“喂,张清源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,但看看可以,想想可以,千万不要去做,否则,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的哦,给我记好了。”

我怔怔的看着蓝九卿,他转过头来,瞪着我,显得有些愤怒,但他那张脸上,却始终露着一副贱贱的笑容。

我继续朝前走了过去,因为此时,昙天已经念完了,高声的喊了起来。

“千百年来,我们僵尸,是行尸走肉,但今天,在我的见证下,作为行尸走肉的月阕,即将获得和人一般的幸福,祝福他们吧。”

昙天的话音刚落,这时候,我听到了一阵齐刷刷的嚎叫声,顿时间,整个尸界,都好像为之震动一般,在这样的叫声下,天空中,那轮月光,散发出了强烈的银灰色光芒来。

顿时间,我看到一旁的蓝九卿,竟然举着双手,跪在地上,而后拜了起来,而四周围的所有僵尸,都是一样的,跪拜起来。

不能再等了,我看着月阕和姬允儿,已经跪在了地上,似乎打算行天地礼,我急忙快步跑了过去。

而就在此时,昙天发现了我异常的举动,在这银辉下,他瞪大眼睛,似乎是愤怒,看向了我。

“张清源,你打算干什么?”

昙天的声音,好像轰雷一般,一瞬间,我只觉得,头昏眼花,头晕目眩,差点站不稳,浑身颤抖了起来,那是绝对的力量,所产生出来的威压,而这压迫感,渐渐的放大,离着我十多米远,站在月光树下的昙天,就好像一座巍峨的大山,朝我压来。

我停止了继续向前,双腿开始颤抖起来,一点点的朝下弯曲着,快要跪在地上。

我马上让焦躁不安的心情,放松了下来,身体一点点,不由自主的朝着地面跪下,猛然间,我大吼了起来。

“本能,名为共存,同调…….”

呼的一瞬间,我身体里的鬼络,一大片的溢了出来,那股压迫感,消除了,我清醒了过来,站直了身子,但此时,内心里,却还是有些难受,以及纠结,我抬起头,一瞬间,大吼道。

“停,等等……”

我的话音刚落,猛然间,四周围轰隆的一声,发出了震动,而昙天已经不见了踪影,我只看到了一只干瘪,如同枯树般的手,以及黄色的爪子,朝着我的头,就捏了过来。

“等等,昙天。”

是月阕,他一只手,捏住了昙天抓向我的手,这一切,都是在我话音未落之际,发生的,我完全不晓得发生了什么。

身边,一只只可以像人那般行动的僵尸,纷纷露出了尖牙俐齿,恶狠狠的等着我。

“哼,月阕,你最好让开,这家伙,有意来破坏的,时辰过了,可就不好了。”

“昙天,我想听听,张公子,究竟想要说什么。”

那昙天嘴角边横着的黄色胡子,动了动,他放下了手,而后回到了月光树下面,坐在了地上。

“张清源,给你五分钟。”

猛的,我只觉得眼前的景象,好像错位了一般,脑子里嗡的一下,我惊异的看着,那明媚的月亮,竟然缩小到,只有一个皮球那么大,而且就挂在月光树上,天空中,那轮圆月,不见了。

“她不愿意,月阕公子……”

我指着姬允儿,一字一句的说道,突然间,姬允儿转过身来,瞪着我,愤怒的说道。

“谁说我不愿意了,张清源,你哪只眼睛,看到我不愿意了,你……”

“允儿,别说了呢,先听张公子,把话说完。”

我诚恳的看着月阕,低下了头。

“希望你,可以取消这门婚事,她并不愿意。”

月阕并没有说话,只是微笑着,看着我,而后他伸着一只手,拖着我的下巴。

“抬起头来,张公子,我并不希望看到别人和我低头。”

我抬起了头来,看着月阕,而后再看看姬允儿,她一脸的愤怒,瞪着我。

“哼,张清源,时间到了,姬允儿自己都说了,她愿意,而且,这是我们尸界与她数百年的约定,岂容你几句话,就解除婚约,今天,老夫看在殷仇间和红毛的面子上,放你一马,赶紧滚。”

昙天睁开眼,毫不客气的怒吼道,我微笑着,看向了他,而后再看看月阕。

此时,我的心里,想到的是表哥,他曾经告诉过我的,一件很重要的事,我现在清楚的想了起来。

“曾经,我的表哥告诉过我,女人,最好的化妆,便是笑容,但是……”

我说着,顿了顿,深吸了一口气,大吼了起来。

“明明内心里,在哭泣着,不愿意,不想要承认这门亲事,为什么不说出来,约定固然是很重要的,月阕公子,试问,你如果真的爱着她,愿意看到她整天以泪洗面么?你回答我。”

我认真的看着月阕,他脸上的笑意消失掉了,变得冰冷无情,猛然间,月阕一只手,捏住了我的脖子,我给他按着,朝着后面砰的一下子,飞了过去,而他还不肯松手,这力量十分的巨大。

砰砰声作响,地面上的出现了一大条凹槽,月阕把我整个人按在了地上,朝着中间的阶梯处,按了过去。

我意念一动,顿时间啪的一下子,化作了雾气,消失在了月阕的手里,飘散到了天空中。

我惊呆的看着地面上,低头不语的月阕,看着他的背影,十分的落寞,显得极为悲伤。

“哈哈哈,好几百年,没有和鬼类交过手了,张清源,我要你死……”

猛然间,月阕狂笑着,浑身散发出淡淡的银光,朝着我冲了过来,我大吼一声,手中顿时间凝结起来两把煞气剑,朝着迎面上来的月阕,砍了下去。

砰的一声,巨大的力量,伴随着黑色的光芒,形成了一股强劲的气流,把片片银色的树叶扯碎,撕裂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