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婚当日

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婚当日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我还想要多问一些殷仇间的事,但月阕似乎不打算说下去,他也说,现在已经是深夜,让我早点休息。 %%%%e%%f%%%%e%%f%d

“对了,月阕公子,这里,除了你,我怎么没看到其他的僵尸呢?”

月阕风轻云淡的笑了笑。

“月光三羽,已经去其二,现已不知所踪,除了九卿,其他的两人,皆不在此地,张公子,早点休息吧。”

月阕说话间,一抬手,我就缓缓的飘了起来,朝着一处小亭子,飘了过去,而此时那小亭子里,摆放着一张挂着白色帐子的大床,我直接飞到了上面。

月阕冲着我露出了一个微笑,点点头,便离开了。

我躺了下去,一股困倦,我也打算睡了,想想明天,大婚日,蓝九卿应该就会回来,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,我却有些自行惭愧。

对于月阕,这样好的家伙,我却要偷他的东西,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。

“想什么呢?清源。”

突然间,姬允儿的声音,从我的上面传来,她出现在了我的上面,我吓了一跳,看着她朝着我压了下来,而后压在了我的身上,揽着我的脖子,我一个机灵,急忙推开她,爬了起来。

“想到办法没?”

“正在想。”我纳闷的看着姬允儿,叹了口气。

“你告诉我,你给我吃的东西,那个汤药,究竟是什么?”

姬允儿咧嘴笑着,摇摇头。

“没什么,清源,快点想办法啊。”

我叹了口气,想想,她压根没有要告诉我的意思。

“你先告诉我,是他们扶植你,让你成为鬼尊的吧,你是不是答应了月阕什么,我觉得,以他的为人,不会强硬逼迫你的。”

一瞬间,姬允儿收起了笑容,偏过头去,露出了忧伤的侧脸。

“清源,人都有万不得已的时候,正因为月…他很好,而且他拥有感情,和其他的僵尸不一样,所以,我无法说出口,清源,拜托你……”

姬允儿说着,转过头来,双眼悲情的看着我,她似乎很纠结,最终,我点了点头,看着他。

“明天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姬允儿离去后,我迟迟无法入睡,思考着,明天,要怎么样,才可以破坏这门婚事,但想了好久,我都想不出来,特别是一想到月阕,我内心的自责,更加的深。

月阕看起来,很开心,是那种发自内心里,表露出来的喜悦,对于明天的婚事,我始终还是很纠结,我一个轱辘,从床上爬了起来,而后走出了亭子,朝着阶梯的地方,走了过去。

我需要好好考虑下,明天,我势必要破坏月阕的婚礼,已经做出了决定,但内心隐隐不安,我来到了中间的牌坊下面,坐了下来,静静的看着下面,漫山遍野的白色花朵。

看着这如画一般漂亮的场景,我烦恼不安的心情,沉了下来。

我叹了口气,而此时,我突然间闻到了一股幽香,是月阕,我急忙收起了一脸的沉闷,果然,在我的旁边,月阕坐了下来。

“张公子,深夜了,无心睡眠么?”

我尴尬的笑笑,而后指着眼前这些白色的花朵,问了起来。

“哦,这是月光花,只在晚上才开花!”

“好漂亮。”我不禁赞叹起来,月阕点点头。

“暮光中用不散去的容颜,生命中永不丢失的温暖……”月阕喃喃自语起来,我侧过头去,竟然憋见了月阕目光,闪过的悲伤。

我张大嘴巴,看着月阕,他又恢复了那令人舒心着迷的笑容。

“永远的爱,易逝易碎的美好,张公子,这便是这月光花的含义,所谓的花语,明天…你好好加油吧。”

月阕说着,拍了拍我的肩膀,眼神认真的看着我,好像是把什么托付给我一般,这样的眼神,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他却已然离开。

继续呆了一会后,我回到了床上,躺了下来,不一会,便入睡了。

梦中,我站在了大片大片的月光花中间,明媚的月色下,我看到了月阕,他就站在月亮底下,银白色的长发,随风飞扬,他给我的感觉,好像在微风的低语,我不禁走了过去。

一时间,我发现,眼前的月阕,好像有点不对劲,猛然间,他转过头来,露出了一脸的悲伤,而后他整个人随风逝去,化作了一抹抹银亮的飞灰,一点点消失在我面前。

我伸着手,他好像想要和我说点什么,就在这个时候,一抹紫色的光芒,紧接着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
“张清源,他不过是一具尸体,没有意识,也没有感情。”

“不对,他明明有。”

我说着,欧阳梦笑了起来。

“没有人会愿意和一具尸体,在一起的,你愿意么?张清源,如果你真的想要插手,就不要有任何动摇,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一具已经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,只是尸体。”

我惊醒了过来,梦中,欧阳梦的脸庞,在对着我阴笑着,说出了那些话来,我大汗淋漓的看着四周,还是在月光照耀下。

然而,此时我听到了一阵地鸣声,一阵阵的,有节奏的跳动声,是从山下传来的。

“赶紧吧,张清源,睡醒的话,就快点让开。”

蓝九卿拽着我,就把我从床上拉了下来,呼的一下子,我就来到了牌坊的下面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一眼看过去,看不到头的僵尸,那数量,起码有几千只,他们排列整齐,而且从最低等级的紫疆,到飞僵,都无一例外的,在地面上跳动着,一下下,有节奏的,朝着这边过来。

眼前的这阵仗,着实的壮观,如此数量的僵尸,就好像行进缓慢的军队一般,朝着这边慢慢的靠了过来。

这些僵尸,一起跳动所发出的地鸣声,很巨大,而且节奏统一,并没有任何的杂音,渐渐的,我看到领头的僵尸,已经跳到了上来的台子处,顿时间,所有的僵尸都停了下来。

紧接着,突然间,在三个阶梯上,竟然冒出来了好多人,但一看那皮肤的样子,却不是人,是僵尸,应该是比飞僵更高等级的游尸和伏尸,他们看起来穿着得体,而且拿着一些乐器。

最为显眼的便是,中间这条阶梯底部,一只巨大的鼓,我看到一个僵尸,抡着鼓棒,开始敲打了起来,而后四周围的各种各样的乐器,也配合着鼓的节奏,响了起来,一时间,一只充满了喜庆的混合音乐就响了起来。

而此时,那些站在下面的僵尸们,好像跳舞一般,抬着手,跟着打鼓的节奏,跳动起来,突然间,那些僵尸好像多米诺骨牌一般,一个接一个的倒下,一个接一个的站起。

这一倒一起之间,我竟然看到了一朵巨大的月光花,而此时我也才看清楚,那些僵尸的颜色,都是排列过的,就好像一只编排过的舞蹈,这些僵尸,在卖力的演出着,我忍不住拍手叫好。

“走吧,张清源,去参加我们老大的婚礼吧。”

蓝九卿说着,我刚转过头去,就看到在中庭的四周处,站着一个个穿戴整齐,一边白一边黑的僵尸,他们僵硬的笑着,目光都看着中庭的地方,蓝九卿带着我,来到了中庭旁边的一个小亭子里。

我看到了皇甫若非,她就坐在那乱天血魁的旁边,我忍不住惊呼了起来,皇甫若非看起来一脸没睡醒的样子。

就在这时,月阕和姬允儿登场了,两人站在了月光树下面,而在两人的跟前,站着一个看起来充满了威严的老者,五十来岁,那老者身形很魁梧,穿着一件火红色的衣服,露着略微泛黄的双臂,他抱着双臂,一动不动,站在月阕和姬允儿的跟前,好像在等待着什么。

我左右看看,似乎婚礼还没开始,我跑到了皇甫若非所坐的那个亭子里。

“清源,你怎么才来啊。”

我憋了一眼好像精致娃娃的乱天血魁,而后伸着手,摸了摸皇甫若非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啊,这个姐姐挺不错的,我这几天吃得好,睡的香呢!”

乱天血魁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。

“张清源,做好,不要搅局,否则,昙天,会生气的。”

我看着那威严的老者,他似乎就是三阳一族的族长,听欧阳梦说过,唯有红毛见识过他的身手,似乎很厉害,他这会,完全闭上了眼。

而此时,乱天血魁起身,缓步的朝着他们走了过去,我急忙拉着皇甫若非。

“她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我生怕她给那乱天血魁吸血了。

“嗨,他们把我当上宾呢,清源,我这几天啊,想吃什么都行,那姐姐也说,让我等婚礼完了再回去,倒是你呀,听说啊,你想破坏姬允儿的婚礼呢,清源,这样可不道德哦,而且那月阕,真的很帅呢,和姬允儿也蛮般配的。”

我笑了笑,一开始,我也何尝不是这样的想法,但我的脑子里,一直都是姬允儿忧伤的侧脸,她真的不愿意。

“好了,姬允儿,是时候,实现你当年诺言之日了,这几百年过去,我们原以为,你会失言,一直找你的下落,老夫错怪你了,没曾想到,你给关入了普天寺里。”

“是这样呢,昙天,作为当年你们支持我的承诺,我回来了,并且,今天,在此,我会履行我的承诺,与月,结为夫妻。”

我瞪大眼睛,看着姬允儿斩钉截铁的说着,她的眼中,竟然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