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四百三十五章 恶梦之鬼1

第四百三十五章 恶梦之鬼1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“你闭嘴。”我大声的吼了起来,眼呆呆的看着那女鬼,低着头,说了一声抱歉,而后抬起头来,眼神认真的看着她。

“谢谢你了,是你帮了我吧,那时候。”

我不禁回忆起来,在我和表哥,踏入凶案现场的时候,我们是偷偷的,从仓库的小窗户里,进去的,当时,货架倒塌下来,却奇迹般的,给一股未知的力量,甩到了一旁,我和表哥都没事。

“216么?谢谢你,等我把这个死人妖解决了,出去,就会过去找这个凶手的,如果他还活着的话,我会把他揪出来,交给警察。”

那女鬼的嘴巴动了动,虽然我听不到她在说什么,但嘴唇两次微微张开,是谢谢两个字。

“啊,不用了。”我微笑着,拧下了216的门把手,吱呀的一声,门开了,我再次回到了那紫色,四周都是哀怨声的空间里。

“哼,张清源,没想到你那么短时间里,可以找到本能,好好谢谢殷仇间吧,哼,那混蛋,竟然为了你,不择手段,实在令人牙痒痒,你给我等着,下面的梦,可不就是那么轻松了。”

“随便你,想怎么来,操你妈的。”我骂了一句,欧阳梦几乎抓狂般的吼叫着。

“给你死,哼,张清源,接下去,我会一点点的在梦境里,折磨你,放心吧,不会让你一下子死掉的,到时候,你哭着喊着……”

“我既不会哭,也不会喊,既然我进来了,我就要找到陌叔和殷仇间,把他们带回去。”

我一点点的朝下坠落着,上面充斥着欧阳梦诡异的笑声,猛然间,我憋见了四周紫色的地方,有一抹黑色,我笑了笑,奋力的在空中挥舞着。

抓到了,我抓到了从黑色的地方里,溢出来的煞气,而后用力一扯,我整个人没入了黑色。

之前,子年婆婆告诉我,给吞噬掉的主心梦,只要没有被吞噬殆尽,会慢慢的恢复,我可以借此契机,在进入下一个梦境的时候,回到主心梦,想办法和殷仇间联络上。

眼前出现了单元楼的样子来,我在空中,马上张开了黑色的羽翼,呼的一下,落在了单元楼的小亭子上,看着四周,虽然恢复了不少,但却只有半个单元楼,好多地方,都是黑乎乎的一片,什么也没。

欧阳梦即使能耐再大,也无法同时掌控很多东西,就好像我突然回到主心梦里,他一时半刻,还无法发动对我额攻击,我也可以有喘息的机会。

但要怎么联络殷仇间,我并没有办法,看来只能等着殷仇间主动来联络我。

经历过刚刚的梦境,我也隐约的觉察到了,究竟是怎么回事,所谓的梦境框架,恐怕便是人的欲望,意识,感情,这些东西,一点点的堆积起来的,以梦境的形式,呈现在我的面前。

而梦又是残缺不全,漂浮不定的,里面的景象,永远不可能如同现实里那般的清晰,我看不清人脸,甚至到了那个楼道里,所看到的一切。

唯有之前看过的听过的,见过的,才可能在梦中呈现,看着自己所在的单元楼,正在逐步的恢复着,我心里也轻松多了。

即使等不到殷仇间联络我,也得想办法,在梦中,找到陌叔留下来的蛛丝马迹,但要怎么找又是一回事,虽然朱雀说过,陌叔留下来的蛛丝马迹,就算是傻子,都注意得到。

想想陌叔之前给困在梦境里的那次,应该是在欧阳薇的梦境里,想到这些,我又联想到,必须进入欧阳薇的梦里。

“臭小子,竟然敢耍我。”

欧阳梦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,而四面八方,那些灰色的梦鬼,再次出现了,我笑了笑,马上张开翅膀,朝着散发着紫色光芒的院子入口处,飞了过去。

一进去,我就撞到了两团软软的东西上,两只手拖着我的头,挤压着。

“怎么了?张清源,想女人想疯了?要不要,我稍微给你点乐子?”

声音充满了魅惑,鼻子处,一股幽香,我愣起眼来,是那个浑身散发着邪魅之气的欧阳梦,她双目柔情似水的看着我,我不禁一阵脸红。

而后我急忙想要推开她,但欧阳薇始终都双手把我的头,按在她的胸口处。

“不要急哦,张清源,要是我松手了,你可就掉入下一个梦境里了哦。”

“你想要干嘛?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?”

我再次问了起来,然而一瞬间,欧阳梦的声音,传来,我看了过去,是那个一脸阴狠的鬼尊,欧阳梦,就在我们的上面。

“贱人,滚回去,这里是我的地方,轮不到你来插手。”

“清源,咱们呐,只能有缘再见了哦,等下一次,趁上面那个死人妖,不注意的时候呀,我再偷偷告诉你,有关欧阳家的事吧,咯咯。”

说着,满脸邪魅的欧阳薇,松开了手,我马上就朝着下面掉落,我看着一上一下,两个不同气息的欧阳薇,十分的怪异,对于欧阳薇,我所知道的,除了她和兰若曦的关系,除了她的家庭很富裕外,还有,她是一个内里热心肠,外表却冷漠的女人。

至于欧阳薇为什么,会成为这个鬼尊的凭依,这一点,我不得而知。

四周的光芒,一点点的把我的身形吞没掉。

呯呯声响起,碗盘碰撞的声音,我恢复了意识,是我家,我的父亲,还有我的母亲,正在端菜,而我的手里,端着一大碗汤,猛的,我要换了起来,手里的汤砰的一声,落在了地上,碗也摔碎了,一地热气腾腾的汤,以及菜。

“哎呀,清源,怎么那么不小心啊。”

我抬起头,是我的父亲,他年轻的样子,虽然皱着眉头,但完全没有打算怪罪我的意思。

“爸,抱歉。”

吃饭的时候,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,在谈笑着,我心情很好,但转念一想,恐怕这个梦没那么简单,不会是什么好梦就对了。

我看了看四周的一切,一个棕色的组合柜上,摆着一台大彩电,旁边矮一截的地方,摆着茶杯以及一盘水果,三室一厅,一厨,房间的布局很小,一个房间只有10多平米,最大的客厅,连着厨房,也仅有30平米不到。

我小时候,给父亲收养后,就住在这地方,偶有父亲的朋友过来,这里就变得很狭小,挤攮不开。

吃过饭后,父母都开始夸赞起了我来,我有些莫名其妙的,他们拿出了一张小学的奖状,说我最近成绩很不错,要多多努力什么的。

虽然开心,但我却纳闷了起来,我小学的时候,因为学习进度,落后太多,一直以来,学习成绩都很一般,甚至还差,根本没拿过任何的奖状。

但看着梦里,父母高兴的样子,我也其乐融融的和他们夸耀起,心里却这么想,或许这是我一直以来,希望被父母称赞的映照吧。

从小到大,父亲从来没有对我提过太高的要求,他只希望我平平安安,毕竟经历过了那次严重的事情,我差点死了。

后来,我虽然很努力的学习,但或许天生,头脑不灵活的关系,学习一直都是不好也不差,甚至连那个玩物散志,却考试还可以考高分的表哥比起来,我简直就是自愧不如,这也是表哥虽然一直惹是生非,但学校里的老师,还有大伯父,都一次次原谅他的主要原因吧。

我会心的笑了起来,想想还真是,表哥曾经说过,在上高中的时候,我那会在念初中,他告诉我,要想不被家长骂,不给老师嫌弃,就得考高分,这样你即使太调皮,老师也只会说你太个性,只要不做到太出格,基本没事。

我起身,去了厨房,帮我爸妈洗碗,我父亲这会在看新闻,母亲在扫地,我就在厨房里洗碗,看着外面,清冷的院子,半个人也没。

这感觉好像真的回到了童年一样,我都分不清,这究竟是现实,还是梦了。

呼的一下,窗户外面,一个人影闪过,我吓了一跳,差点手里拿着的碗,都掉落在地上,一个脸皮发青,面庞泡肿的鬼,从我家的窗户外,一闪而过。

虽然只是憋见了一点,我也感觉到了,不对劲,果然还是梦,我快速的收拾好碗筷,四下看着。

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,我嘀咕了一句。

“那死人妖,有打算利用我儿时的梦,来对付我么?”

但转念一想,儿时,我好像没有做过这样的梦,砰砰砰,窗户响了起来,我诧异的打开了窗户,是表哥,我惊讶的张着嘴巴,完全合不拢。

是小时候的表哥,他留着碎发,身上挂着不少装饰物,笑呵呵的看着我。

“走,表弟,出去玩啊。”

我摇摇头,表哥伸着手,我很想要握上去,但转念一想,我叹了口气,还是握了上去,跟着表哥,从二楼的窗户出去了。

一到外面,太阳很刺眼,是一大片农田,我再看看后面,还是我所住的地方,窗户开着,但外面,却是一片农田。

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,草,果然是梦么?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