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练习

第四百一十九章 练习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我口水沫子飞溅,吞酒紧紧的按住我的胸口,左手打着佛的手势,嘴巴里在念叨着梵文咒语,我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身体发烫,胸口处的黑烟,在持续的冒起来。 %%%%e%%f%%%%e%%f%d

“拿开你的手,臭和尚,你想要干什么?”一个阴沉凄厉的声音响起,眼前我胸口处,散发出来的黑气,一点点的凝结成了人形,伸着手,就打算朝吞酒抓去。

“哼,你最好想清楚了,我现在可是在帮张清源,你觉得,以他现在的能耐,可以完全的使用鬼的力量么?如果你想要他早死的话,我就此收手。”

那黑色的人形,伸着的手,在吞酒的脑袋前面,停住了,似乎在思考。

“好吧,和尚,姑且相信你。”

我瞪大了眼,眼前的黑色人形,化作了一缕缕黑色的烟尘,消失坐在了空中,好半天,吞酒终于松开了手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身体里的那阵异样,消失不见了。

我急急忙忙扯开胸口的衣服,看了看,一个黑色的卐字,四周,有一个金色的小圈,小圈的五个方位,分别写着金木水火土,其他的地方,都是一串串梵文的小字。

“试试看吧,清源,现在的你,会比转化成鬼的时候,厉害很多倍呢,加以练习的话,可是会很厉害的。”

我啊了一声,不明所以的看着吞酒,但却还是举着手,让身体里鬼的力量,一点点的溢出来,猛然间,吞酒掏出了一把匕首,朝着我举着的手,一刀砍了过来,我吓了一条,惊叫了起来。

唰的一下,我的右手,其手肘处,给砍了下来,一点痛觉,甚至一点感觉也没有,给砍掉的手,一点点的化作了飞烟,消散在了空气中。

我马上笑了起来,十分开心的看着,已经没有了的右手,而后随着意念一动,我给吞酒砍掉的右手,伴随着溢出来的煞气,一点点的恢复了原状,而后我伸着手,呼的一下,我的手便遁入了墙壁里。

“慢慢领会吧,清源,你身体的部分,现在可以自由的转化成鬼的部分,只要你熟练起来的话,到时候,就算一些能够伤害到人的武器,刺中你,你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了。”

我马上点点头,说了一声谢谢。

对于现在身体的种种变化,我十分的满意,随后吞酒出去后,我稍微开始把身体的部分,随着脑子里的意念,自由的转化成了鬼的部分,而后拿着厨房里的菜刀,砍了过去,结果完全没有半点的疼痛。

随后我举着双手,左手一团赤红色的火焰亮起,右手,煞气不断的溢出。

“喂喂,清源,不要怎么玩,小心待会爬不起来的。”就在这时,朱雀从我的右键上,冒了出来。

我没有理睬它,好像发现了新奇的东西一般,开始各种各样的尝试,然而,在十分钟后,我砰的一声,倒在了地上,脱力一般,浑身酸软,一颗颗汗珠,从我的额头处渗出。

“我不是说了么?清源,可不要这么乱玩,毕竟不管是我守护人的阳气之火,还是你身为鬼的部分,都是需要靠你自身的体力,来实现的。”

我勉强支撑着身子,翻了个面,笑了起来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而此时,我心中,唯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实战,院子里那么多厉害的鬼,我怕应该可以找他们好好的练习,我举起了一只手来,而此时,我的脑子里,想到的都是,黑面以及铁面人,警告过我的事,让我不要去管永生会的事情。

现在我也明白了,这两人为什么这么说,即使是到了现在,我依然还是很弱小。

在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后,我洗了个澡,便睡下了,这一觉睡得很踏实。

睁开眼,已经到早上8点了,非常的准时,一分不差,一秒不落,我是自然醒的,虽然只睡了六个多小时,但这会,我却觉得神清气爽。

一出门,就闻到了一股香味,我马上下楼去,院子里,麻风弄了一堆火,正在靠着玉米和土豆,我凑了过去,他拿了一根用棍子插起来的玉米,递给我,我吃了起来。

“好些年没有吃了,唉,好怀念,以前就是靠这两东西,活下来的,呵呵。”

我吃了起来,好一阵后,吃过后,我和院子里的鬼和人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想要找人实地的打打看。

“最好还是找人吧。”

吞酒说着,魏老附和了一句。

“确实,我们如果和清源你打的话,就算你把体质转化成了鬼,我们还是可以伤到你的。”

“饕餮,我觉得,这里,你最合适。”黑面说了一句,正在吃着一大摞煎饼的饕餮,吞下了最后一块后,唰的一下,抽出了藏刀,笑呵呵的走了过来。

看着她,我吞咽了一口。

“方平常,我是不会注入任何对抗鬼的力量的,就帮你适应下而已,放心吧。”

我嗯了一声,点点头。

“话虽如此,在这里打,也不太好,到朱子贵的鬼域里去吧,那里还没有凝结完毕,而且宽敞。”

赵宇阳说了一句,正在打理着那些黑色花朵的朱子贵,啊了一声,赵宇阳马上过去,抓着他,就过来了。

“唉,好,好,我知道了,你们两个,到我的鬼域里吧。”

朱子贵显得有些不情愿,放下了浇花的水壶,伸着一只手,目露精光,大喝一声。

“疯人院,开……”

咔嚓的一声,眼前的空间,裂开了,里面露了出来,地面上,有着积水,四周很宽敞,我和饕餮进去后,猛然间,我发现,一栋六七层高的楼房,就伫立在朱子贵的鬼域里。

“这是?”

我刚想问,朱子贵站在我的旁边。

“研究大楼吧,我的,呵呵,去。”朱子贵说着,一抬手,我就看到那栋六七层高的楼房,快速的移动到了那些全是铁栅栏的边缘。

其他的鬼和人也都陆续的进来了,站到了边缘的地方。

“为了让你能够慢慢适应,我先慢慢的来。”

我点点头,认真的看着饕餮,虽然说是慢慢的来,但我却明白,我压根不是她的对手,我刚伸着手,摆出架势,猛然间,饕餮大喝一声,已经朝着我冲了过来,举着亮晃晃的藏刀,劈头盖脸的朝着我劈了下来。

我二话不说,拿出了燃着赤红色火焰的凰俎,叮的一声,水花四溅,我给一股巨大的压力,推着向后滑行了好几米,才停下来。

“草,不是说慢慢来的么?”我刚说完,饕餮已经闪身,来到了我的侧边,藏刀准确的朝着我的脖子处砍了过来。

唰的一下,我的头,整颗的给砍了下来,高高的飞了起来。

猛然间,我给砍飞的头,化作了黑烟,饕餮的四周,黑色的煞气,拔地而起,她马上朝后跃去,我的头,伴随着煞气,再次回复了过来。

虽然感觉不是很清晰,不像鬼那会,很清楚的晓得对方的攻击动向,但在鬼络察觉到饕餮砍向我头的时候,我便把头的部分,转化成了鬼。

“反应挺快的嘛,清源。”饕餮说着,把藏刀扛在了肩膀上,我笑了起来,开始思考着,要怎么才可以打到饕餮,在想了一阵后,饕餮突然间,更为迅速的朝着我冲了过来。

“我就稍微再用点力吧。”饕餮说着,我马上朝后跳去,背脊上,赤红色的火焰燃起,朱雀的羽翼张开,唰的一声,我逃向了天空。

砰的一声,地面上,裂开了一大条的口子,我已经意识到饕餮攻击的方向,提前躲开了,在飞到空中,躲开她攻击的一瞬间,我马上扇动翅膀,朝着饕餮俯冲过去。

我大吼着,举着凰俎,朝着饕餮刺了过去,另外一只手一动,猛然间,饕餮的四周,浮现出来一丝丝的黑气,而后顿时间,化作了一根根黑色的箭,朝着饕餮射了过去。

昨天,我明白了一件事,我的鬼络,是可以远距离,操纵煞气的,只要通过鬼络连接着我的身体,溢出体外的煞气,就不会散去。

“你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我了,清源。”

一阵刀影闪过,我只觉得失去了重心,我根本没有看到饕餮究竟是怎么出招的,那些打算射向饕餮的箭,一根根的化作黑气,散去了,而我只觉得背脊上,空空如也,朱雀的羽翼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给饕餮砍掉了。

此会,我看到饕餮的藏刀下垂,而四周的空间里,我也感觉到,自己的鬼络,完全的断开了。

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覆盖在身体四周的鬼络,却传来了一阵恐惧感,对是恐惧,虽然只有一点点,但我脑子里,清楚的感觉到了,我就好像正在朝着一台功率全开的绞肉机,坠落过去。

呼的一下,我只觉得腰间一紧,给人拽了过去,那股恐惧感,马上消除了。

“喂喂,我说,饕餮,你这家伙,是不是又头脑发热了,说好了,是帮张清源练手的,你怎么可以那么认真,要是吃了你刚刚的那一招,张清源可就完蛋了。”

麻风没好气的说着,我被麻风拉到了他的身边,我眼呆呆的看着显得极为尴尬,哈哈大笑的饕餮,刚刚的那究竟是什么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