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四百一十一章 挟持

第四百一十一章 挟持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好一阵后,一切平静了下来,在鉴云的帮助下,嗔诀流血不止的那只手,血止住了,两个鉴云的弟子,正在给嗔诀包扎着伤口。

嗔诀绑着脸,怒意满满的瞪着,站在亭子旁边的黑面,扣住表哥脖子的那只手,力道丝毫没有减弱,神晏君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望着。

“不管如何,今天你们休想要走,竟然敢暗算我。”

“哼,没想到,竟然有永生会的高手在,呵呵,张清源,你这地方,可真是傲虎藏龙呢,呵呵。”

那骷髅头嘎吱作响,那个阴晦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黑面无奈的摆摆手。

“哼,鬼虫僧人,没想到即使死了,也还是和你们破戒宗,脱不了干系呢。”

就在这时,兰楚涵悠悠的说了一句,猛然间,魏老好像想起了什么来。

“原来是那个家伙,我就说,怪不得,这蜈蚣,可以让我们所有的鬼,暂时麻痹呢,呵呵。”

“哦,原来我徒儿崇声的身体上,出来的蜈蚣,是鬼虫大师的手笔,阿弥陀佛,没想到那位大师,已然完全堕入了鬼道么,善哉善哉。”

我恶狠狠的蹬了鉴云一眼,要不是刚刚他阻止我,表哥根本不会落入嗔诀的手里,也不会转变成现在这样的状况了。

“张施主,方才,老衲感觉到你身上强烈的杀念,哎,希望张施主不要怪罪老衲,老衲不过是不希望看到张施主,堕入杀生啊,阿弥陀佛。”

我现在没工夫理睬鉴云,一心只想着怎么救表哥。

“鬼虫那家伙,是你的师傅吧。”

魏老问了一句,五蕴回答道。

“哼,不错,鬼虫僧人,确实是家师。”

我也渐渐的明白了,这条蜈蚣,恐怕是在鬼罗刹地旁里,那鬼虫僧人就放在了我表哥的身上,那个时候见事不可为,就埋下了这东西,然而为他的徒子徒孙来夺走表哥,打下了基础,刚刚要不是黑面,恐怕表哥已经给带走了。

“张清源,你的表哥,已经死了,不信你问神晏君,你要这么一具尸体,有何用处?”

五蕴刚说完,我便吼了起来。

“草你妈的,你放屁。”

对于破戒宗的人,一开始,我就并没有太大的好感,虽然之前,周云帮过我,我也很感激他,但始终,我无法对这群和尚抱有任何的好感。

“那边的那位,你最好不要动,我晓得,你的速度很快,如果我一感觉到你不见了,那咱们只好玉石俱焚了。”

五蕴说着,我看到麻风在一点点的移动着,似乎想要靠着速度来把我表哥救出来,但这一切却给五蕴识破了,麻风微笑着。

“哦,你是从何而知的呢?”

“呵呵,我虽然感觉眼睛都跟不上,但刚刚是你吧,在一瞬间,把那几个低等级的鬼,都带到了安全的地方。”

五蕴说着,我看向了单元楼的上面,果然,院子里的低等级的那些鬼,全都给带到了单元楼里面,正看着这边,李素素和我侄子也在。

“哎,清源,还是太年轻了呢,只顾着你的小媳妇,完全不管其他人。”

怪老头嘀咕了一句,我十分自责的看着单元楼,魏老却过来,抓着我的手。

“别听他的,清源,大家都在呢。”

怪老头哈哈大笑了起来,而后我才想起来,刚刚的一瞬间,我出手的时候,我看到院子里的慑青鬼们,纷纷护住了孙雨她们,所以我才毫无顾忌的出手了。

“开个玩笑,缓解下气氛嘛,清源。”

怪老头马上笑哈哈的说道,我幽怨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草,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开玩笑。”

“这位老施主,希望能给老衲几分薄面,算了,你杀死嗔诀大师,也没有半点好处,只希望你能高抬贵手,能让老衲我化解一场血光之灾。”

猛然间,我看到鉴云已经来到了怪老头的跟前,摆着佛的手势,恭敬的说道。

“徒儿小心。”

五蕴猛然间喊了起来,我们纷纷看了过去,只见一个黑色的死字,隐约间,浮现在了嗔诀的胸口处,而后一点点的消失掉了。

“呵呵,小和尚,你还挺聪明的,既然给你识破了,哎,我也不好得动手了,呵呵,清源,抱歉啊,哎,我也不想好端端的就杀了那和尚。”

在嗔诀胸口处浮现出来的死字,消失不见了。

“是言灵,哼,没想到,竟然在这个年代,还可以见到,厉害,高明。”

顿时间,我只觉得头脑嗡的一声,捂着胸口,大叫了起来,剧烈的痛楚,席卷而来。

“张施主,你快点把你鬼的体质转化过来,否则事情不妙啊。”鉴云说着,我浑身上下的黑气,一点点的收敛进入了胸口处,而后一阵凤凰额啼叫声,朱雀燃着火焰,浮现在了我的右肩上。

“小姑娘,把这小子扶到那边去,你们几只鬼,都远离点,我用纯阳之火,来给他治伤。”

朱雀说着,兰若曦扶着我,去到了远一点,但可以看得到表哥位置的地方,坐在了一颗樱花树下面,身体上,赤红色的火焰,燃了起来,我只觉得十分的疲惫,好在有朱雀在,我身体内部的伤痛,正在逐渐的消失。

“呵呵,你们黄泉什么时候,和张清源这般要好,把你们的家底,朱雀架衣,也给了张清源,呵呵,难道是想要借着张清源,和那几个鬼尊交好么?”

五蕴十分气恼的瞪着兰楚涵,说了起来。

“并不是给,而是暂借,仅此而已,大师,你身为出家人,却没有半点出家人的样子呢,呵呵,你的徒弟也是,你们破戒宗,这么多年来,都是跟一群地痞流氓没什么两样呢,我可是还记得,我们黄泉之人,还有和你们的一笔账,没有算清呢。”

兰楚涵说着,五蕴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“哼,明明是你们黄泉之人的过失,难道要算在我们的头上,天下间哪有这样的道理,回去好好问问那几个老头子,是你们黄泉的人,出尔反尔。”

“废话少说,要怎么才肯放了我表哥。”

对于鉴云,我气不打一处来,想想刚刚怪老头这么说我,是为了吸引嗔诀和五蕴的注意力,可却给鉴云看破了。

“张清源,我已经说了,你的表哥,现在的状态,已经是魂魄聚散的状况,根本治不好的。”

我看着一脸无奈的鉴云。

“确实,张施主,现在崇声的状况,魂魄和肉体,以及那佛陀之象,好像浆糊一样,混杂在了一起,支离破碎,想要治好,只怕,难于登天。”

虽然鉴云也这么说了,但是,我却还没有放弃希望,妘魅,只要找到那个鬼尊,她肯定有办法的,我听老石头提起过,今天在吃饭的时候,那时候,已经给凶煞星抽出了魂魄,肉体损伤十分严重的黄俊和胡天硕,后来是给妘魅治好的,石坚无条件答应了妘魅一个条件,作为交换。

“希望你们把表哥还给我,只要去到妘魅那里,我表哥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

我诚恳的说道。

“呵呵,张清源,只怕现在一把你的表哥还给你,我徒儿,恐怕会马上给撕碎呢,呵呵,再说了,治不治得好,还是个问题。”

五蕴根本就不打算把表哥还给我,我恶狠狠的看着嗔诀。

“且听老衲一言,五蕴大师,我们可以立下凭书,方才老衲多次出手,只是不想让双方,都出现巨大的问题,毕竟,现在世道,不太平。”

“哼,就算张清源肯,神晏君,也未必肯放过我徒儿吧。”

“够了,五蕴,不要再纠缠下去了。”

一阵酒香飘了过来,所有人纷纷看了过去,是吞酒,从单元楼里,踩着一颗颗闪亮的佛珠,从天而降,落到了嗔诀的跟前。

一瞬间,嗔诀迟疑的看着吞酒,而后那骷髅头,更是在嘎吱作响,似乎十分激动。

“师…师…大师兄,你怎么?怎么可能?你不是?”

“五蕴,话不多说了,既然我出来了,我只希望你让我的师侄,放了张清源的表哥,就此作罢,至于佛陀之象,你回去告诉师傅,我会负责,把这佛陀之象,亲自带回去给他老人家的。”

吞酒说着,那骷髅头不动了,好一阵后,五蕴叹息了一句。

“大师兄,没想到你还活着,哎,徒儿,松开手吧,我们回去了。”

终于,一点点的,嗔诀松开了手,而后充满了敬畏的看着吞酒,低着头,毕恭毕敬的问候了一句。

“师叔。”

“神晏君阁下,我希望就此作罢,我的师弟,还有师侄,也是心急这佛陀之象,希望你可以原谅他们。”

神晏君冷冷的看着吞酒,好一阵后,才说道。

“罢了。”

一阵女人和孩童的哭喊声响起,我看了过去,是李素素和张末,母子两过来,就抱住了全无意识的表哥,哭喊了起来,兰若曦把我扶了起来,我走了过去。

“没事的,表哥肯定会没事的。”

对于李素素和张末母子两,只要表哥,还活着,就有希望,因为即使听神晏君说,表哥没救了,但我还是能够从李素素的眼中,看到希望,我也一样,从没想过,表哥没救了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