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四百一十章 冲突

第四百一十章 冲突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我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希望,神晏君点点头。 %%%%e%%f%%%%e%%f%d

“确实,妘魅,是可以治愈很多东西,包括你也是,张清源,今晚,我会带你去妘魅那里,请她帮忙治疗你的腿。”

“谢谢。”我说了一句,一旁的兰若曦欣喜若狂的笑了起来。

“那佛陀之象该当如何?”

随着那骷髅头动了起来,五蕴略微阴晦的嗓音,传了过来,神晏君转过头去,稍微瞪了那骷髅头一眼。

“呵呵,神晏君,只怕这佛陀之象,已经和这小和尚,融为一体了,想要再抽离出来,几乎是不可能的,唯有,把这小和尚的肉体,魂魄,化掉,方可取出。”

五蕴刚说完,我便转过头去。

“哦,张清源,那小子,已经没救了,一切都是徒劳的,还不如早点,给他个痛快。”

“闭上你的狗嘴。”

李素素一声吼了起来,气势十足的站了过来。

“我有不好的预感。”

猛然间,我的心底里,朱雀的声音响起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我默念着问道。

“不知道,清源,你最好小心点。”

“住够了没有,你这只死鸟,赶紧给我滚出去,这是我的地盘。”另外一个阴冷的声音,在我的脑子里,响起。

“别闹了,你们两个。”

我静静的看着,神晏君蹲在了表哥的跟前,伸出了一只手来,一点点粉色的光芒,亮了起来,粉红色的火焰,从神晏君举着的右手里,溢了出来。

在目睹到那粉红色的火焰,一瞬间,我只觉得浑身火热起来,心跳加速,捏紧了一旁兰若曦的手,她的脸颊绯红,和那天在欲望森林里,所见识到这粉红色的火焰后,身体产生了强烈的生理反应一样。

我喘息着,认真的看着,神晏君一点点的把手移向了表哥,表哥的身上,那层附着的金色,起了反应,一缕缕白气,好似水雾一般,从表哥的身体上,散发出来。

开始融化了,表哥的身体,而我的浑身上下,已经狂躁不已,一股有一股的热辣感,不断的从我的身体里,涌出来,兰若曦低着头,似乎也快受不了了。

“这就是地狱的业火么,呵呵,很奇妙呢。”

怪老头说了一句,笑了起来,一旁的麻风看起来,身体也有些不适,院子里,除了鬼以外,其他的人,都纷纷脸颊发烫。

“你当然没事了,反正你早就不行了。”麻风看着怪老头一副得意的样子,忍不住嘀咕了一句。

顿时间,我们好多人和鬼都笑了起来,怪老头气得脸都绿了,吹胡子瞪眼的看着麻风,恨不得把他生吞了。

而嗔诀和鉴云,好像吧半点反应都没有静心盘坐着,嘴巴里念叨着。

渐渐的,我从白花花,雾茫茫的升腾白气里,隐约看到了金色以外的颜色,渐渐的,白色的气体,减少了,里面隐约透着一股粉红色的光芒。

直到可以看清楚之际,我睁大眼,表哥的样子,恢复了,肉身已经露了出来,隐约间,已经可以看清楚表哥的模样,我欣喜的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“表哥。”

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,我喊了起来,李素素已经围了过去,粉红色的火焰,渐渐的散去,神晏君收回了手来。

“已经……”神晏君刚打算说话,猛然间,一股黑色的光芒透了出来,而后伴随着黑色,一条浑乌黑,四肢赤红的蜈蚣,从表哥的胸口处,崩腾而出,一瞬间就缠住了甚晏君,硕大而幽绿色的牙齿,一口酒咬住了甚晏君的脖子。

顿时间,那从表哥身体里出来的蜈蚣马上开始从中间的部分,不断的分化着,化作了一条条的蜈蚣,朝着四面八方袭去,一阵阵惊呼声响起。

院子里的一只只鬼,都给这蜈蚣缠住,而后咬了一口,整个过程极快,仅仅只有一两秒。

“动手。”身后传来了五蕴的声音,而后我听到了一阵大吼声,身后的嗔诀,浑身萨法着黑色的光芒,叮的一声,人已经踩在禅杖上飞了过来。

“你们想干嘛?”

我怒吼了起来,浑身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,唰唰声响起,兰若曦马上放出了几条白纱,想要缠住从我们正面而来的乌黑色蜈蚣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嗔诀已经划过了我的头顶,伸着一只手。

“无相无我,翻天雷火,卐雷印……”

我只看到一团黑色的东西,散发着滋滋声,朝着我打了过来,砰的一声,我根本来不及闪避。

“清源……”兰若曦惊叫了起来,我噗的一声,喷出了一口鲜血来,浑身滋滋作响,一股股麻痹感,让我从老任的背脊上跌了下来。

黑色的蜈蚣紧随而至,撕碎了兰若曦放过去的白纱,顿时间就把她缠住,我瞪大了眼睛,只看到那蜈蚣,幽绿色的牙齿,朝着兰若曦的脖子处,咬了下去。

“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
我大吼了起来,浑身的黑气溢了出来,呼的一下,飘到了兰若曦的跟前,一只手伸入了那黑色蜈蚣的嘴巴里。

“死吧。”

吧唧的一声,飞过来的蜈蚣,顿时间身体鼓起,爆裂开来,褐黄色的汁液飞溅,一瞬间,我浑身上下煞气大作胸口处,浮现出来一个金色的卐字,咔擦的一声,卐字碎裂消失。

是嗔诀,我看到他一只手捏住了表哥的脖子,而后四周围,一串串的梵文浮现了出来,我呼的一下,飘到了他的面前。

“同调……”

嗔诀左手放在胸口处,右手的禅杖朝着我击打过来,唰的一下,刺穿了我的身体,我一咧嘴,虽然现在是鬼的形态,但确实伤到了,我的鬼魄。

我伸着手,一把黑色的长剑马上出现在了右手里,朝着嗔诀的头,削了过去,嘎吱声作响,嗔诀头顶处的那个骷髅头,散发着黑光,咬了过来,把我的黑色长剑衔在了嘴巴里,阻挡住了我的攻势。

一个个冒着金光的卐字,爬上了我的身体,我大叫了起来,身体冒着黑烟,一点点的,好像给溶解掉一般。

“二重……极致……哈……”

我眼睁睁的看着金光中,表哥和嗔诀的身体,一点点的消失,然而就在这危急的关头,黑面呼的一下,闪到了嗔诀的上空出,右拳紧握,一拳打了下去。

嘎吱声作响,那些闪烁着金光的卐字,裂开了一个大口子,那些梵文变得残缺不全。

“徒儿小心。”

五蕴喊了起来,嗔诀急忙收回禅杖,举在空中,想要阻挡住黑面的攻势,一阵清晰的金属断裂声响起,紧接着,鲜血飞溅,嗔诀大叫了起来。

轰隆的一声,黑面一拳打在了地上,地面瞬间凹陷下去了一大块,碎石飞溅,嗔诀的整只右手,好像给巨大的力量,碾碎掉一般,从手掌到手肘处的地方,骨头和血肉,完全给挤压在了一起。

嗔诀惨叫着,那些闪烁着金色梵文的东西,已经全数消散了,表哥的身形,再一次显现了出来。

我大吼一声,无数道的煞气,朝着嗔诀射了过去,愤怒让我红着眼睛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杀了他。

“境由心生,阿弥陀佛……”猛然间,我的眼前,闪过来一个金色的身影,是鉴云老和尚,他的浑身,散发着金色的光芒,我的煞气,顿时间化为乌有,整个人都给弹了出去。

“都别动……”我给兰若曦一把接住,灰尘散去,嗔诀的左手,死死的扣住了表哥的脖子。

四周围,给蜈蚣咬过的慑青鬼,刚刚好像无法动弹,但伴随着阵阵绿色的光芒,他们全都苏醒了过来。

“你们找死。”

是神晏君,他也清醒了过来,愤怒的化作了一团红色的火焰,阵阵炽烈的热浪,让四周的空气,都冒起了阵阵青烟,轰的一下,神晏君不顾一切,朝着嗔诀飞了过去。

“都住手。”

我大叫了起来,嗔诀扣住表哥脖子的手,已经陷入了表哥的肌肉里。

“我叫你住手听不到么?”

呼的一下,我再次飘了过去,挡住了愤怒的神晏君。

“般若波罗蜜,佛偈,去……”

一串佛珠,飞了过来,在我快要被神晏君冲撞的一瞬间,神晏君身上的火焰散去了,一串佛珠套住了甚晏君,是鉴云,他再次出手了。

“妈的,你他妈的有种正面来啊,草,妈的,你喜欢这样是吧,走,大家先出去把他那些徒子徒孙,全都杀了,煮来吃,看他放不放人。”

赵宇阳坐不住了,朝着院子外面飞了出去,呼的一下,祁阴山三傻也跟了过去。

“都冷静点。”司马颖伴随着片片樱花,出现在了院子的门口,挡住了赵宇阳他们。

“大家稍安勿躁,事已至此,嗔诀大师,五蕴大师,你们想要跑的话,基本不可能了,可否好好谈谈。”

“呸,鉴云小和尚,你刚刚要是出手,帮帮我们的话,至于这样么,先止血,嗔诀,否则失血过多,会死的。”

滴滴答答声响起,嗔诀已经不成形状的右手,鲜血还在流淌着,鉴云一步步的靠了过去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