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四百零一章 本能觉醒4

第四百零一章 本能觉醒4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我的脑子里,一片空白,但反射性的举起了手里的白色长剑,叮的一声,眼前金色眸子的我,却突然间松开了右手里的黑色长剑,左手猛的上抬,反握住了黑色长剑,借着我手里的剑,往下用力划动。

唰的一声,我惊异的看着,这超越常人思维的攻击,胸口处,给划开了一大条口子,鲜血并没有流出来,而是黑色的。

“你究竟想要干嘛?”

我大吼了一声,面对金色眸子的我,只得用力的举着白色的长剑,一次次的抵挡着他的攻击。

我的脑子里,不断的在思索着,他所提问的东西,我的本能,完全没有任何的头绪。

“在你的理解里,人是何物,鬼又是何物,回答我。”

金色眸子的我,吼叫着,一剑朝着我砍了下来,我马上双手举着白色长剑,叮的一声,挡住了他的攻击,然而,令我意外的是,嘎吱的一声,我诧异的看着,双手横卧,挡在跟前的白色长剑,整个的给切开了。

金色眸子的我,手里的黑色长剑,再次划向了我,这一次,是从左肩处砍了下来,我给这巨大的力量弹开,摔在了黑白交错的地面上。

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响动,我也并没有觉得身体,哪里痛了,四周十分的安静,一点声音也没有,金色眸子的我,再次走了过来。

“告诉我,张清源,何为人,何为鬼?”

我微微的笑了笑,也渐渐的意识到了,金色眸子的我,究竟想要问我什么。

“人就是人,鬼就是鬼,人有人道,鬼有鬼道。”我回答道,呼的一下,金色眸子的我闪了我的旁边,一缕缕黑色的烟尘,在他的身上,散发着,他矮着身子,一剑划了过来,我眼呆呆的看着,黑色的长剑,朝着我砍了过来。

下意识里,我举起了断掉,只剩下半截的白色长剑,叮的一声,挡住了他的攻击。

“那么,我再问你,你究竟是人,还是鬼?”

“终于这么问了么?”我微笑着,大吼了起来。

“当然是人了。”

伴随着我的吼叫,本已断掉的白色长剑,一点点的恢复了,我奋力的一剑顶了过去,金色眸子的我,朝后飞了出去,而后在地面上,滑动了一段距离后,叮的一声,把黑色的长剑,插入了地面,停了下来。

“我再问你,你身为人,却使用鬼的力量,你究竟是什么呢?”

“我就是我,张清源,而你,不过是我身为人的一部分而已。”

猛然间,金色眸子的我,大声的狂笑了起来,那冷酷的脸上,竟然出现了笑容,他站了起来。

“人就是人,鬼就是鬼,而现在,你是人,而我,是鬼……”

金色眸子的我,话音刚落,猛然间,我看到,一股股黑色的气流,从他的脚底下,不断的缠着他,把他整个的包裹了起来,黑乎乎的他,此时只露着两只金色的眸子。

“明明身为人,却想要使用鬼的力量,张清源,你是不是太过于贪婪了……”

我举起了白色的长剑,这一次,是我主动了冲了过去,而我也觉察到了,脑子里,一段记忆,冒了出来,一点点的,那些给尘封在内心的牢笼里,封藏的记忆,打开了。

我的脑袋嗡的一声,一幅幅画面,出现在了脑子里。

那是在我还没有去那家孤儿院之前,所经历的一切。

年幼的我,游荡在都市里,好像老鼠一般,晚上出来活动,白天躲起来,那时候的我,刚刚五岁,什么也不知道。

无论是人,还是鬼,我都不想要接近他们,这两种截然相反,一阴一阳,却又相辅相成的存在,我不想要去接触,也不想要去理解,疏远着,畏惧着他们。

然而,或许是命运使然,我遇到了当时那个孤儿院的院长,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妪,她带着我,去到了那所孤儿院,四周完全都是已经废弃掉的房屋。

离着市区,有十多公里,但已经荒废掉了,我也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跟着她去,只是想要见识一下,人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内心充斥着恐惧,却又充满了强烈的愿望,希望可以稍微接近一些,人原来是温暖的,第一次,走了那么远的路,给那老妪,拉着,一步步的走回了孤儿院。

我第一次,接触了人,在一段时间后,我也渐渐的学会了语言,那老妪,又开始教我们认字,我不明白,她为什么,要收留那么多的孩子。

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在孩子们的传言里,知晓了鬼,这个废弃的镇子,曾经是一座矿山,因为长年累月的开采,矿产枯竭了,渐渐的,边荒废掉了。

不止我看得见,那些孤儿院的孩子,也或多或少的,会在夜晚,看得见一些,我打心底里,畏惧着,鬼,他们有的,会时不时的出来吓人。

孤儿院的院长,每天,都会单独的教我很多东西,身为人的,最基本的常识,有时候,甚至会说一些鬼的事,这一下,我清楚的记了起来。

“那些东西是鬼哦,鬼会吃人,是人的敌人哦,你要记好了,以后遇到鬼,就赶快跑吧。”

这是我记忆里,最深刻的一句话,这一切的一切,让我的内心,充满了迷茫,为什么那个孤儿院的院长,会告诉我这些,鬼的一本,最基本的事,而她又为什么会了解。

渐渐的,我变得和孤儿院里的其他孩子,一样了,也和他们多了交流,开心的时候,会笑,难过的时候会哭。

叮的一声,我手里的白色长剑,给金色眸子的我,挡了下来,一瞬间,四周围,那些黑白交错的地方,黑色的部分,整个的卷了起来,朝着我过来。

“选择吧,张清源,你究竟是人还是鬼。”

四周围的世界,那些白色的部分,一点点的给染成了黑色,白色的部分,正在逐渐的消失。

嘎吱作响,我和他的剑,黑与白,交织在了一起,互不相让。

“回答我,张清源,你究竟是人,还是鬼。”

我微微的笑了笑,猛然间,松开了手里的白色长剑,唰的一下,黑色长剑,刺入了我的胸口,我整个人,也一点点的被染成了黑色。

“是么?终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么?”

“不是呢,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呢。”我嘀咕了一句,金色眸子的我,身上的黑气散去,露出了惊讶的脸孔,那对金色的眸子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。

叮的一声,白色的长剑,插入了地面,我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孔,就好像看到了一张老旧泛黄的照片一般。

曾经的我,无比的惧怕着鬼,憎恨着鬼,而此时,我也终于明白了,理解了,什么是人,什么是鬼。

一样的,人活着,就是为了生存,而鬼,也是一样的,为了生存,刚刚我所看到的,那两个影像,代替了新生儿,成为人的鬼。

身为鬼,却流露着身为人母,为了孩子,溢出泪水来,为了孩子,拼尽全力,并不是单纯的执念,怨念,而是生存,存在于这世间里,就必须生存下去,对生的执着,对死的恐惧。

人会笑,而鬼,也是,两个完全对立的东西,却拥有着一样的神情,一样的念头,一样的心。

眼前的一切,一半白,一半黑,我微笑着,左手握住了黑色的长剑,右手,拿起了白色的长剑。

“鬼也和人一样呢,我有很多的朋友,其中有鬼,也有人,他们都是一样的呢,之前的一切,真的很抱歉呢,你也意识到了吧。”

一滴滴泪水,从我的眼眶里,流了出来,金色眸子的我,松开了手,一步步的退回了黑色的地方,而我就站在黑白的交界处。

“我一直在惧怕着呢,身体里,身为鬼的部分,十分的害怕,不愿意去承认,也不愿意去面对,不断的拒绝着,我既身为人,却又是鬼的事实。”

“是吗?”

金色眸子的我,沉闷的说了一句,我点了点头。

“一定有的,这样的一条道路,不管是人还是鬼,都能够和平相处的道路。”

“荒谬,张清源,你想说,人和鬼,能够不分界限,不分彼此么?”

我摇了摇头。

“不管如何,我都想要朝着这条道路迈进,并不单纯的是,你所授予我的这一切。”

“不管这条道路上,布满了何种荆棘么?”

“啊,不管这条道路上,布满何种荆棘。”

我左手举着黑色长剑,右手举着白色长剑,两把剑,一点点的,好似融化一般,没入了我的手掌心。

“那么,我再问一次,你的本能是什么?”

我轻松的笑着,答案,在此时,早已跃然心头,我曾经一次又一次的,跨越了很多,人与鬼的种种,我见识过,吃人的恶鬼,也见识过,恶鬼般的人。

我曾天真的认为,鬼和人,有着很大的区别,人有的温存,鬼也有,我不止一次的,感受过,这些东西,我缓缓的抬起头,看着金色眸子的我,用坚定的口吻说道。

“我的本能,名为共存……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