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欲望来袭1

第三百七十七章 欲望来袭1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听到这里的时候,我忍不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“期间,也有不少人进来呢,但很多,都熬不过第一天,就化作了这里的一部分,最长的,只不过坚持了10来天而已。”

吞酒说着,看了我一眼,而后继续讲了起来。

刚丢进去一大块石头,吞酒就看到,消失的诡异事情,停止了,虽然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,但吞酒连续三天三夜,把石头山的一个角落,全都丢了进去,他惊异的发现,自己消失掉的手,长回来了一些。

此后,吞酒用了10年的时间,每天把石头丢入大坑里,也只不过是清理掉了三分之一的石头,直到200多年前,怪老头进来后,也控制住了自己的欲望,两人开始才开始快速的清理。

而后饕餮女,黑面,以及麻风进来,他们五人合力,终于在100多年前,把积攒下来的石头清理掉。

但以后,每天,他们的工作,便是把那些大石头,全数的丢入大坑里,他们也试过,放着不管,但却发现,只要一天放着不管,那些石头就会成倍的增加,没几天的时间,他们就开始和这个世界一样,在慢慢消失。

无奈之下,每天,五人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到那边去,把石头丢入大坑里,而这里,力气最大的便是饕餮,而她个人,比较喜欢胡乱照顾别人,所以,她便自愿的,在每天中午,清理早上众人弄剩下来的,不管多与少,她总是能够在夜晚降临的时候,弄完。

“好了,这就是,我所知道的。”

我疑惑的看着吞酒,问了起来。

“能告诉我,接下去,我需要怎么做,才可以,控制住自己的欲望么?”

“什么都不需要做,只不过,以你目前的状况,会很危险呢,因为,欲望一定会自己来找你的,到时候,如果你无法打败你自己的欲望,就会崩溃,化作这森林的一部分呢。”

我啊了一声,发现吞酒在看着我的脚。

“况且,你的朱雀架衣,已经给怪老头剥去了,现在的你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,没有任何的力量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看着吞酒,随后我急急忙忙的起身,回到了营地里,怪老头和麻风,正在讨论着什么。

“怪老头,能把我的朱雀架衣,还给我么?”

怪老头斜眼看了看我,不紧不慢的吐出了两个字。

“不行。”

我起初没反应过来,但马上啊的一声,看着他。

“那是我的东西吧,还给我。”

“不行。”怪老头坚决的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还给你,你可是会死的哦,张清源,你想要提前找死的话,你可晓得,这朱雀虽然是圣灵,但却也是邪灵呢,呵呵,取决于你的内心,你已经涅槃过一次了吧,那晚要不是我动作快,你恐怕连1分钟不到,就会化作灰烬呢。”

我哦了一声,将信将疑的看着怪老头,他突然间,站起身来,走到我面前。

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?我可是好人,不会骗你,臭小子,我骗你有什么好处,又出不去,你小子又不是女的,又不能给我摸两把,又是个贫弱的家伙,我图个什么?”

我诧异的看着怪老头,他可以一本正经的说出,摸两把这种事来,我有些震惊了,麻风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“哎呀,你小子,听我们的吧,不会害你的,毕竟现在我们6个人一条狗,等你慢慢的成长起来了,我们每天的工作也会轻松多点,妈的,天天搬石头,我可受不了了。”

麻风说着,怪老头干呕了一下。

“不行了,我一见到那石头,就想吐了,哪有每天搬石头的。”

“你刚刚所说的,朱雀是圣灵,但却又是邪灵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个呀,也说不清楚呢,而且,我发现,这东西,可原本不是你的力量呢,所以,我劝你,还是不要用的好,毕竟你这种程度的实力,用上这东西,对于你来说,是个天大的负担呢。”

“那过几天,我的欲望啥的,来了,我要怎么办?我听吞酒说过,我现在没有力量,怎么对抗欲望呢?”

“哦,唉,那家伙,怎么就说了呢,唉,看来是相当希望你活下去呢,好吧,我这几天,就跟着你,等你的欲望来袭了,稍微把东西给你,你使用后,要是情况不对,我也好救你。”

我说了一声谢谢,随后开始询问起来,要去哪里找到可以作为简易房屋的材料。

但怪老头却告诉我,这个只能自己想办法。

我抬起头来,放眼看过去,却发现,这四周,所有的树,除了离地四五米的地方,有一些树枝外,下面的地方,根本看不到。

而且这些树,都是一样的粗细,连上面长着的叶子,都是一模一样,树枝也是,而最重要的是,这些树枝,只有胳膊粗细,我想了想,走到一颗树旁边。

用力的一脚踢了上去,哎哟的一声,我就叫了起来,这树干,变得好像石头一般坚硬,我踢上去,不但纹丝不动,反而我的脚给踢得好痛。

就在我纳闷之际怪老头在一旁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“说了,在这里,要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呢,张清源,唉,你继续吧,我们要去吃饭了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看着天空,还是白天,虽然我肚子饿了,我可不想像昨晚那样,一整夜,睡在火堆旁,要不断的翻身,这样折腾自己,起码有个能够让我睡觉的地方。

我走到了树旁,用双手抱着树干,摸了摸,树干是软的,并不像石头,我慢慢的摈弃心中的杂念,既然无法掰断,我就爬上去。

我试着用双手,死死的扣住树干,开始一点点的往上挪,十分的顺利,爬了两米多后,我看到了树枝,一瞬间,我就傻眼了,怎么我爬了两米,那树枝,离着我还是四五米远,抱着疑惑的心态,我再晚上挪了一米,已经气喘吁吁,很累了。

我再次抬起头,看了过去,手臂很酸,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,就在这时,我看了上去,还是四五米远,那树枝,心中十分的郁闷。

“妈的,这是什么破鬼地方啊,草。”

我刚骂了一句,猛然间,树干弯曲,我哇的大叫一声,树干整个的弯曲倒地,我硬生生的后背落地,摔得很痛。

在我放开了树干的一瞬间,那树干,好像是橡皮一般,呼的一下,扫了上去,摇晃了几下,又恢复了正常。

我心中十分的气恼,看着那树干,就好像故意耍我一般,其身后,我暴躁的拍打着地面。

哇的一声,我大叫了起来,怎么地面,全都是一颗颗尖锐的小刺,我的一只手,已经血流不止,而我的身体四周,全都是一颗颗褐色的小刺,很尖,我急忙闭上了嘴巴,开始把心,放松下来。

果然,下午的时候,又是一碗白饭,吃过后,我看到众人,已经回到了营地,我看到吞酒,把昨晚给我的那块薄布,收了回去。

“能不能再借我用一个晚上?”我尴尬的看着吞酒,他哈哈笑了笑,摇摇头。

“不行呢,再借你用一个晚上,你可是会给冻死的,昨晚,肯定不好受吧?”

我哦了一声,天色,是突然间黑下来的。

“趁着现在,赶紧睡吧,明天起来,再弄自己的小屋吧,呵呵。”我看着其他人,老任,也睡下,无奈之下,坐在了火堆旁,这会火堆是熄灭的,我啊了一声。

“没火啊?今晚?”

吞酒从小屋中,出来,走了过来。

“你让开点。”说着他喝了一口酒,噗的一声,一道火焰,喷了出来,而后火堆就燃了起来,在我的印象里,我好像见过,破戒宗?

我诧异的看着吞酒,他呵呵一笑,喝了一口酒。

“早点休息吧。”

此时,我的内心是平静的,不如说,是崩溃的,这才第二天,我就快要发疯了,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做的事,除了搬石头,吃饭,睡觉,已经无聊到,我想要数数地上的叶子了。

而且这林子,好像跟我有仇似的,正确的来说,我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欲望。

果然,晚上很冷,十分的冷,我哆嗦了起来,虽然正面,有暖暖的火堆,但背面却很凉,而后我起身,打算在自己背后,四周,弄火堆,但一看,傻眼了。

这火堆,怎么可以一直燃烧,我纳闷的看着,对于这个森林里的一切,我还是一知半解,我此处看看,好像只有我这条石头腿可以用,用手的话,肯定会烫伤。

我舞弄着我的石头右腿,想要把燃烧着的一堆火焰分开,然而,突然间,一个声音阻止了我。

“可不要这么弄哦,会引火烧身的哦。”

“能跟我出来一下么?”是黑面,他阻止了我,我哆嗦着,站了起来,他过来就小声的说道,我哦了一声,黑面扶着我,起来后,我跟着黑面去到了营地外面,稍微远一点的地方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