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伯父

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伯父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zyyyyy“玩你个大头鬼。”我骂了一句。

那具尸体,腐烂的双手,扣在了我的两颊,我拼命的挣扎起来。

“你想干什么?我又没惹你。”

“是啊。你是没惹我,不过这么大晚上。看到有人进来,想要和他玩玩。”

“放开我,放开。”

一股股腐臭味,扑鼻而来,那具尸体的头,凑了过来,我一阵恶心,差点没吐出来。

有什么又冷又湿滑的东西,在舔着我的头发,我转过头去,那具尸体的舌头长长的伸着,舔了过来。

“草。”我大叫了一声,一下子,浑身的黑气,流了出来。喀嚓的一下,我竟然挣开了树根的缠绕,我手可以动了,对准那具石头,一拳过去。把他的头给打飞,而失去了树根的缠绕,我直直的掉了下去。

嘎吱的一声,我摔在地上,丝毫不觉得疼,还好我背着余晓婷的尸体,看上去。余晓婷用幽怨的眼神。看着我。

“我不是有心的,不是有心的。”

呼的一下,我只看到一个黑影,刚刚树上的那人,来到我跟前,一把抓过睡袋,扛在肩头,跑了起来。

“来抓我啊,来抓我啊,抓到还给你。”

余晓婷来到了我跟前,瞪着我。

我站起身,追了过去。

“草你妈的,站住。”

眼前的男人,跑着,奇怪的是,两旁的树,好像活了一般,一点点的让开一条道,成了直线距离。

我迈开脚丫子,追着过去。叉尽呆亡。

“哈哈,快点来嘛,你怎么跑那么慢。”

我都快跑得岔气了,眼前的男人停下来,挑衅般的说着。

但转念一想,我坐了下来,闭着眼,不动了。

呼的一下,我感觉一股微风拂面而来,有什么硬硬的东西,戳着我的脸,我睁开眼。

“怎么不追了?”那男人手里拿着一根树枝,戳在我脸上。

猛的,我伸出双手,一把抱住那男人。

“抓到你了。”

那人啊了一声,笑了起来。

“草,鬼又怎么了?鬼可以大晚上出来拿人寻开心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

心里一下子火大了,抡着拳头,朝他脸上揍去,一拳下去,黑气流出,他的脸颊,整个歪掉了,而他依然还在笑着。

“我让你笑,让你笑。”我一拳朝他脸上抡了下去,不出几拳,他的脸给我打得凹陷下去。

“我投降,我投降。”这个鬼举着双手,我站了起来,拿回余晓婷的尸体,背回了身上。

那个鬼呼的一下,升了起来,双手好像捏橡皮泥似的,在脸上捏了一阵子,被我打得凹下去的脸,又恢复了。

那个鬼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我借着这股劲,狠狠的教训了他一番。

“知道没?别人没招惹你,不要出来逗人。”

“好啦,好啦,我知道啦,我给你陪不是。”那个鬼说着,低着头,鞠了一躬,我此会心情挺不错,曾几何时,我都是给鬼吓得,这下,却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。

“对了,我叫伯孜然,你呢?朋友。”

“我叫张清源。”

伯孜然伸出手,我握了上去。

“叔叔,你怎么和这小子低头,不是有失…;…;”

一个幽幽的女声,从林间传来,我四下看看。

“滚回去,老子做事,轮不到你插嘴。”一下子,伯孜然吼了一句。

我瞪大眼,看着。

“对了,不打不相识,兄弟,我一开始以为你是什么和尚道士之类的,后来才发现,你有点不一样,呵呵,莫要见怪,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,我请你喝酒。”

伯孜然说着,一抬手,旁边的林子,一下子,移动开来,猛的,我看到一颗枯树,上面挂着明晃晃的灯笼,紧接着,一阵悠扬悦耳的笛声响起。

咚咚咚,鼓声,以及磬声也跟着,有节拍的响起,我看到几个穿着古代衣物的女子,在翩翩起舞,紧接着,一个女子,飘在空中,弹奏起了古筝,声音十分轻柔,悦耳动听。

我给伯孜然拉着,走了过去,一张小桌子上,摆着一壶酒,两个小酒杯,我走了过去,一走进,我便看到那酒壶里的酒,翻腾起来,泛着光芒。

“看来这酒,已经等不及,要我们下口了。”

此时我才看清楚,小酒壶是透明的,我坐了下来。

伯孜然啪啪啪的拍拍手。

“上菜。”

不一会,几个厨师模样的人,端着一盘盘香气四溢的菜,走了过来。

起初,我有些害怕,生怕端上来,人肉什么的,有鸟肉,鸡肉,还有一些水果,以及一盘看起来虽然害怕,但却美味的油炸蚂蚱。

我这会,肚子也饿了,拿起筷子,吃了起来。

“好香…;…;”

“哈哈,朋友,我们这地儿,也野味不错了,这野鸡刚刚烤好。”

说着我见伯孜然,拿起筷子,夹了一大块鸡肉,吃了起来。

“你不是鬼吗?怎么吃这东西?”

“呵呵,看来朋友你与鬼打交道,尚浅,不明白?”

伯孜然说着给我解释道。

“鬼,吃元宝蜡烛,吃贡品,甚至吃同类,吸人阳气,吃人肉,吸收阴气,充其量,不过都是不想挨饿而已,但鬼都有所喜好,像阳气,吃同类,这两种方法,寻常的鬼,是不行的,我喜欢吃点野味,来,喝酒。”

我一知半解的点点头。

我端着酒杯,杯中的酒,香味沁人心肺,泽透亮,泛着淡淡的光芒,我一口气喝了下去,猛的,只觉得胃里,一股暖流,不断翻腾,浑身上下,涌起一股股劲力。

酒味甘甜,进入喉咙,十分爽滑,我头一次喝过这样好喝的酒。

“朋友,看来你挺喜欢的,这晨露酒。”

我点点头。

喝了好久,我脑袋晕乎乎的,吃饱喝足,十分爽快。

“朋友,今天喝到这了,日后,你有空,随时欢迎你。”

伯孜然说着,站起身来,招招手,两个仆人打扮的鬼,过来,扶着我。

“还早啊,再玩会。”

我醉醺醺的说道。

“时候不早了,再一个时辰,天亮了,你快点回去,虽然这位小姐,是厉鬼,但还是无法承受这阳世的太阳。”

这时我才发现,余晓婷,在一旁站着,似乎生气了,瞪着我。

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伯孜然送我们来到了公路上,一出树林,我怕便看到,一辆马车,两匹高头大马拉着,一个车夫,似乎在等人。

“车子备好了,朋友,上去。”

心中一下子舒服多了,有车子送,我笑了起来,说了声谢谢。

随后我们坐上了马车,车夫一鞭打两匹马,猛的,马车飞速的动了起来,我看着窗外,一闪而过的事物,知道,这马车,速度极快。

果然,没一会儿,我回到了单元楼前的马路上,我下了马车,随后只见车夫调转马头,马车极快的飞奔而去,渐渐消失了踪影。

我笑了笑,心里乐滋滋的,背着余晓婷的尸体,往上去单元楼的小路上走。

一跨进去,我吓了一条,殷仇间站在月光下。

“草,大晚上的,别吓我啊。”

“兄弟,你喝了晨露酒,怎么不带点回来,给我尝尝啊。”殷仇间舔着舌头,我笑了笑。

“呵呵,给,余晓婷的尸体,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,我要回去睡觉了。”

我把睡袋递过去,但殷仇间却摆了摆手。

“待会,你找点木柴,把尸体火化了,装入骨灰坛里,随便放到哪间屋子里。”

我哦了一声,但转念一想。

“怎么让我一个人做?”

“好,兄弟,我帮你把柴火,弄过来。”

随后殷仇间看向了余晓婷。

“可是你说的,日后,一切听我的。”

余晓婷点点头。

“是我说的,我给你做牛做马。”

我转过头去,看着两人。

“不是说要让她投胎的吗?”

“兄弟,你听错了,我起码要几个供我使唤的家伙。”

“我也是其中之一,是?”

殷仇间没有说话,呼的飞出了单元楼。

“哇,是晨露酒的味道,清源,拿出来,拿出来,我要喝。”姬允儿从楼上,一个纵步,飞了下来,一过来,抱着我,鼻子凑了过来。

“拿出来嘛,清源,好不好,给我一小口尝尝。”

随后我解释了一番,姬允儿娇小可的2岁模样嘟着嘴,好像小孩子是的。

“下次,下次,我让那朋友,给我点,我带回来。”

“说好了哦。”

熊熊烈火,燃了起来,我把余晓婷的尸身,丢入了火海,木柴烧得劈啪作响。

殷仇间把制作骨灰的工具,都带了回来,稍微教了我一下。

“明天,你可以去报仇了。”猛的,殷仇间说了一句。

余晓婷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“还是报警?”

殷仇间,走过来,拍拍我的肩膀。

“兄弟,尸体都给你化成灰了,还怎么报警?证据呢?”

我啊了一声。

“草,你…;…;”

“鬼有鬼道,人有人道,鬼做了坏事,那些个正派人士说灭灭,而人呢?找不到证据,不用受任何惩罚,兄弟,世间的道理,怎么如此乱呢?”

“好,殷仇间,这句话说得好,我还是头一次,觉得你挺可的呢!”

姬允儿拍着手,靠了过来。

“滚一边去,贱人。”你可以搜“篮——”,就可以看到后面啦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