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记忆

第三百一十一章 记忆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很多医护人员正在忙活着,给葬鬼队的那三人,包扎治疗着,而奈落的三人。这会,情况看起来十分不妙。

三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咳血。而更加诡异,三人的身上,皮肤的表层,殷红的血珠,从毛孔里,渗出来,看起来十分可怖。

“师弟,你情况怎么样?”奈落的女人问了起来,辰骏脸苍白,不断的咳嗽着,一抹抹鲜血,从嘴角流出。

随后我和兰若曦走出了鬼宅,来到春熙路上,坐上车。

“你家在哪?我送你回去。”

随后我告诉兰若曦,我家在哪。她开着车,送我回去。

“你脖子上的伤…;…;”

“没事的,小伤。”

看着兰若曦,她心情很差,绑着脸。

想想今晚的事。我迟疑了,并没有听她的,才引发了后续这一系列的麻烦。

在12点的时候,车子停在了单元楼前的大马路上,我说了句谢谢,要下车,而兰若曦也跟着下来了。

“那个。兰小姐…;…;”

“我能去你家坐坐么?”

我啊了一声。转过头去,看着亮着星星点点光芒的单元楼,但我知道,只要一进入院子,恐怕不是外面看到的这样了。

“这个,今天时间晚了,明天,还上班呢,你看…;…;”

“几分钟,去喝杯水,这样行?”看兰若曦的眼神,似乎十分想要进去我家,看看,我知道,她在怀疑我。

“那个,我…;我女朋友在家里,那个,不方便。”

我尴尬的说着,但兰若曦的目光,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单元楼。

难道她感觉到什么了?

“怎么了?兰小姐。”

随后兰若曦一步步的朝着小坡上,走了上去。

我急急忙忙挡在她身前。

“兰小姐,都12点了,你看,这…;…;”

“张清源,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?”

“啊,没有啊…;…;”

兰若曦直勾勾的看着我身后,那栋单元楼。

而在这时,兰若曦包兜里的那块魂牌,又亮了起来,她拿出来,看看。

“下次,你女朋友不在家的时候,我可以来坐一会么?”

“可以,可以。”我急忙点着头。

兰若曦总算走了,我小跑着回到院子里,一跨进去,又是那副光景,只不过,现在院子里,亮得多了,不单是灯笼的光芒。

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弯月,挂在天空中,而奇怪的是,弯月周围,一抹血红。

而此时,我也注意到,花台里,原本的那些花花草草,已经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,是新的植物,我走了过去。

是一种我从没见过,显得诡异的花,六个花瓣,颜深黑,花蕊里,有不少细长,好像小针般的东西,我凑近,闻了闻,一点味道都没。

随后我伸着手,刚碰到这诡异的花,一下子,整朵花,化作黑气,云绕着,慢慢散去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兄弟,好不容易,才有点形状的,不要再碰了。”殷仇间的声音,在我背后响起。

我站起身,转过头去,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

“对了,奈落的那三人,怎么在咳血,还有皮肤里,血珠子都渗出来了。”

“哈哈,够他们受个一两个月了。”

我哦了一声,即使我问殷仇间,他似乎也不打算透露缘由。

“对了,你能不能教我点东西,是你说的煞气。”

“终于开窍了呢,兄弟。”殷仇间,说着指向了花坛里的那些黑花。

我看了过去。

“这些花,唤作六道之花,是以煞气为养分的,但成熟,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。”

没想到他竟然告诉了我。

“煞气,我听那鬼老说过,是阴气和地气的产物?”

殷仇间点点头。

“你看,兄弟。”

说着殷仇间抬起手,只见煞气,一点点的流出来,慢慢的,开始凝结,变化成了一把刀的样子,我诧异的瞪大眼,这不是今晚,他拿出来,和奈落的辰骏,拼杀的那把黑刀子么?

“煞气,对于很多鬼物来说,是一种补充身体鬼气的养分,寻常,阴气较重的地方,都是鬼类喜欢呆的,那些地方,会源源不断的产生煞气,不过质量不怎么高,仅够填饱肚子,有的时候,还得靠吸人魂魄,吃一些阳世的贡品,甚至是,直接吃人肉。”

我吞咽着,看着殷仇间手里的那把黑大刀。

“而一旦煞气的纯度上来了,对于很多低级别的鬼类,非但无法补充,而且还会造成伤害,好像一个人,一口气吃掉几十碗大米一样。”

“那我身体里,怎么会有这东西?”

“我以前说过的,兄弟,你是气煞命,本身命理,煞气比较重,至于缘由,呵呵,现在不能告诉你。”

我啊了一声,看着他。

“兄弟,你试试看,能不能让煞气流出来,从你的身体里。”

我呆呆的看着殷仇间,突然叫我这么做,虽然之前,我一情绪波动的时候,身子里的煞气,会冒出来,包括今晚,我竟然可以伤到那摄青鬼。

我握紧拳头,憋红了脸,但身子周围,一点煞气的影子都没。

“看来,你资质愚钝啊,兄弟。”

殷仇间笑了起来,一甩手,手里的黑刀,化作黑气消失。

“你让我怎么弄?”

殷仇间,摇摇头,伸着手,一股煞气,从手心里,冒出来,好像有生命一般。

“兄弟,你好好想想,你当时,是出于什么目的,愤怒的?”

我呆呆的看着殷仇间,的确,我是处于,对事态的发生,无法坐视不管,看着别人,给鬼缠住,伤害,而我自己,也是经历了如此多的鬼事,对于鬼,我的内心里,一开始,是惧怕的,而后,渐渐的,多了一些同情。

鬼的世界,和人一样,有好有坏。

“兄弟,你觉得,你的人生,不幸么?”

殷仇间再次问了起来,我看着他,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26岁之际,遇上了女友的背叛,在墓地,结识了殷仇间,从而引发了一些列的惨剧,我的人生,或许真的不幸。

我点点头。

殷仇间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还不都是你。”

我瞪着他,随后殷仇间,走到我跟前,伸出手指头,指着我的心。

“这一切,可不是我造成的哦,兄弟,人心,是什么?”

我心里咯噔的一下,脑子里,过往的种种,不断浮现。

“我让你看看,兄弟,人心…;…;”

猛的,殷仇间,伸着手,按在了我的额头上,我只觉得,脑子昏沉沉,一下子,失去了意识。

睁开眼,人来人往的公园,我看了过去,是我,六年前的我,还在上大学,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看着一本书。

“同学,这是你的手机?”

一个女生,吴小莉,红扑扑的小脸,气喘吁吁。

我和吴小莉的结实,是因为那只老旧的手机,我把和表哥的大头贴,贴在手机上,所以吴小莉捡到后,转悠了好一阵,见到我,把手机还给了我。

而后,为了感谢她,我请她吃了一只雪糕,鬼使神差般,我们互留了号码。

而后的一年里,我们时不时联系,而在一次的大学活动里,我喝醉了,最终和她表白。

起初的那几年,生活十分开心,每天很快乐,我们经常一起出游,直到,大学毕业后,吴小莉,有不少追求者,她还是选择了我,包括我的发小,李楠。

“清源,我们还是一起做点什么事,不要想着去上班了。”

“先稳定下来,稳定点,有钱了,我们结婚后,再说。”

一晃两年过去,我还是在那家清洁公司,呆着,每天机械式的工作着,每月拿着薪水,似乎对我来说,足够了。

“清源,你表哥家不是很有钱吗?他不是说愿意帮你吗?”

“这多不好意思啊,男人要靠自己。”

吴小莉的眼神,略微悲伤,似乎是从那一次起,吴小莉,和我之间,有了隔阂。

我还是在安稳度日,说白了,是混吃等死。

最终,出了事,我当晚,只知道喝酒,谩骂,怨恨,最后,去到了墓地。

“怎么样?看明白了吗?兄弟。”叉匠他弟。

猛的,我回过神来,殷仇间邪笑着。

“明明自己对他们恨之入骨,却又不敢自己动手,最后,还求助我这个鬼,呵呵,兄弟…;…;”

“你…;…;”我指着殷仇间,无言以对。

“怎么了?兄弟,我算是你的仇人,害得你变成这样,是我害的哦,动手打我啊。”

我心里的怒火,在不断的翻腾着。

啪的一下,殷仇间给了我一巴掌。

“草。”我抡着拳头,朝殷仇间脸上,打了过去,一下子,黑气迸发,但我的拳头,却给殷仇间,握住了。

“畏畏缩缩的,你是不是个男人?”

怒火中烧的我,疯狂的抡着拳头,朝着殷仇间打了过去,但却给他一一闪开。

“男人,自己的东西,好好守住,窝囊废。”

殷仇间骂了一句,我冲了上去,脑子里,快要炸了,只想着狠狠的揍他,但却给他调戏般的抵挡着。

猛的,殷仇间还手了。

“废物,不会动点脑子吗?”

我只觉得,门面,挨了一拳,整个人飞了出去,跌在地上。

“你的心是什么?兄弟,真的,你这样悲惨的人生,是我造成的吗?”

“是我…;是我一手造成的。”

我囔囔自语道。你可以搜“神藏篮——”,就可以看到后面啦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