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二百零七章 顽徒2

第二百零七章 顽徒2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车子在道路上,飞奔着,我们都是绕着一些车子比较稀少的路段,飞奔过去,这会大早上的,道路比较拥挤。

建设厅,离我们所在的地方,不到半小时,在来到了建设厅后,四周,已经给团团围住,不少的普通警察,完成了现场封锁,在看到我们后,欧阳薇出示了证件,我们便穿过了封锁。

一公里内,已经完成了封锁,还有军队过来协助,在来到了建设厅的门口处,胡天硕一脸凝重的看着,建设厅。

李作栋昨天就出院了,而今天一大早,他就进入了建设厅,在他一进去后,警察便开始强制对里面的其他人,进行了疏散。

这会,外面还有胡天硕和10多个葬鬼队的成员。

“情况怎么样?”我一下车,便喊了起来。

“10分钟前,进去的20多人,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。”

天空中,黑压压的乌云,雨似乎随时都会降下来,看着正对面的建设厅13楼,一个大房间里,亮着灯,那里便是李作栋的办公室。

“走吧。”我说着,走了进去,突然间,呼的一下子,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,欧阳薇马上捂着双臂,蹲坐在了地上。

一个鬼,轻轻的降到了我们的面前,是陈红艳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陈淼强……”

一阵凄厉的呼喊声,陈红艳便朝着建设厅飞了进去。

我们马上全都跟了进去,身后的葬鬼队成员,已经全员都配备上的冲锋枪,胡天硕手里也拿着一只。

“待会进去,如果遇到抵抗,直接开枪,不要把对方想成是人,那是…怪物呢。”

胡天硕说着,我稍微捏了捏,兜里的手枪。

“小薇,在外面好好等着,你就不要跟着上去了。”

兰若曦说着,我们十多个人,坐进了电梯。

电梯在缓缓的上升着,来到了13楼,一出门,我们便看到了李作栋的办公室,关着,楼道很宽阔,一道两米宽,两米多高的木门。

我走了上去,葬鬼队的人,全都手握冲锋枪,在门的两边,严阵以待。

我推开了门,一瞬间,我便怒意慢慢,瞪大了眼。

陈红艳给眼前的李作栋捏着颈子,在不断的挣扎着。

“怎么,几十年没见了,老婆,还记着呢,我对你的好。”

陈红艳呜咽着,砰的一下子,李作栋把陈红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,陈红艳哇的一声大叫了起来,飘到了角落里,哭了起来,十分伤心。

“你这个混蛋。”我大吼了一声,冲了过去。

“等等吧,张清源。”

眼前这个改名李作栋,原名叫做陈淼强的人,便是当年陈家村的恶霸,此时的他,和之前,我们看到的,判若两人,身材魁梧,面容凶恶,特别是那两只,好像野兽一般的眼。

“每个人的内心,都有一只鬼呢,你不觉得么?张清源。”

是昨晚的面具人,听声音,而后陈淼强看向了陈红艳。

“她不过是个贱女人而已,当年要不是她背着我,和陈罗辉交好,我也不至于,如此折磨她,对吧,红艳,我没有说错吧?”

陈红艳愣起头来,摇着头。

“不是的,是你,是你先抢占了我,所以我才……”

“是啊,是我抢占了你,又如何呢?自己喜欢的东西,当然得靠自己的双手,去夺取,这世间,就是如此。”

“草。”我骂了一句,猛的,陈红艳一下子,飞了起来,一大片的头发,冲着陈淼强扑了过去。

“听不懂话么?”

陈红艳的头发,缠住了陈淼强。

“我等这一天很久了,之前我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你的下落,今天,我终于透过张清源,感觉到了,你,是你,我要你偿命。”

陈红艳已经抓住了陈淼强,而后张大嘴巴,朝着陈淼强的脖子处,咬了下去。

陈淼强纹丝不动,微笑着,呲啦的一下子,陈淼强脖子上的一块肉,给陈红艳,咬了下来,血液顿时飞溅。

陈红艳整张脸,都扭曲着,不断的发出呜咽声。

“咬够了没有,老婆?”陈淼强说着,突然间,一只手,捏住了陈红艳的头。

黑漆漆的眼睛,陈红艳不断的在哀嚎着,两只眼睛,流出了黑色的泪水。

“你们恐怕不知道吧?呵呵,那陈家村,里面的那些尸骸,可不是陈红艳,一个人造成的哦。”

陈淼强刚说完,喀嚓的一声,便把陈红艳的脖子,整个的扭了过去,而后按着她的身体,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而我们惊异的发现,刚刚给陈红艳,咬开的脖子,这会,却开始一点点的恢复,好像根本没有给咬过一般,愈合了。

“何为真实呢?呵呵,张清源,你不过是知道了故事的一半,还有另外一半呢?一个自小在陈家村,失去了父母的少年,而让这少年失去了父母的,正是陈红艳的父亲,陈世虎,呵呵,这些你们都不知道吧?”

陈红艳再次挣扎了起来,陈淼强马上低下头,抓着陈红艳的头发,轻声的说道。

“可怜的女人呢,给自己的父亲,当作了道具一样,使唤着,呵呵。”

陈红艳瞪大眼,眼睛里的那些黑色消失了,一双惊慌失措的眼神,透了出来。

“门外的人,放下武器吧,你们手里的东西,对我没有用的,毕竟,我已经无法称之为人了呢,呵呵。”

陈淼强说着,一瞬间,就来到了我的跟前,一只手,伸向了我的口袋,掏出了我的手枪,把枪柄递给了我。

我惊讶的看着他。

“来,朝着这里开枪吧!”

陈淼强说着,伸着头,顶在了我手里的枪口上,一瞬间,我颤抖了起来。

“怎么了?张清源,你不是想要消灭我么?我呀,已经不是人类了,不过是一只披着人皮的怪物,对吧,开枪啊。”

“清源。”兰若曦猛的喊了一声。

砰的一声,枪响了,陈淼强朝着,倒了下去,脑门上,有一个弹孔,而后他躺在了地上,睁大眼睛,我呆呆的看着陈淼强,手里的枪,掉在了地上。

胡天硕和兰若曦急忙冲了过来,随后胡天硕趴在地上,一只手,搭在了陈淼强的脖子上,好一阵后,他面色凝重。

“已经死了。”

“是么?”一瞬间,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躺在地上的陈淼强,说话了,而后他脑门上的那个单孔,一点点的收缩,叮的一声,清脆的弹头落地声,一枚弹头,从陈淼强的脑门处,挤了出来,落在了地上,而后陈淼强,眼睛动了动,一下子,立起身子来,一步步的坐会了办工桌的椅子上。

陈红艳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哭泣着,黑色的泪水,不断的从脸庞滑落,她捂着脑袋,一副似乎想起了什么的表情,哭喊着。

“呵呵,果然呢,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呢。”陈淼强微笑着,我们呆呆的看着他。

“陈家村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就有一个恶习呢,只不过这个恶习是从40多年前,永生会,到了陈家村后,开始的。”

一瞬间,我便惊讶了起来。

“要听么?这段故事,算是表扬你们,可以找出我的奖励,要动手,等你们听完了,再说吧。”

“说吧。”我走了过去,冷冷的看着陈淼强,他哈哈大笑着,捂着脸颊。

40多年前,当时的陈家村,极度的贫困,陈红艳的父亲,陈世虎,刚刚升任村长,为了村里的财政,不断的奔走于村子和县城之间,但一次次都是无果而回。

其实并不是无果而回,因为交通不便,信息不通,陈世虎,把所有的拨款,全都吃了,而这一切,终于被一对夫妇觉察到了。

而后,在一个风雨夜,陈淼强来到了那对夫妇的家里,以金钱为诱惑,让那对夫妇闭嘴了,但好景不长,那对夫妇的胃口越来越大。

最终,陈淼强选择了同下杀手,死了了夫妇两,在一个夜晚,把那对夫妇的尸体,掉入了地下河里,本以为事情不会败露,但却给夫妇的年仅6岁的孩子,看到了。

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永生会的两个人,来到了陈家村,还带着一个刚满周岁的女婴,他们知晓了一切,在永生会的劝说下,陈世虎,决定,成为永生会的一员,并担任起了那个女婴的抚养工作。

故事到了这里,我们所有人都过于震惊的看着陈淼强和陈红艳。

“那个女婴就是陈红艳,而那个目睹父母被杀的人,就是你吧?”

“正确,呵呵。”陈淼强拍着手,看着胡天硕。

猛的,我想了起来,殷仇间曾经说过,陈红艳的鬼魄,很特别。

“陈红艳是农历七月十四出生的呢。”

陈淼强刚刚说完,陈红艳便抬起了头。

“是你们,你们不是人,不是人……”

再次大声的叫喊着,陈红艳飘了起来,恶狠狠的看着陈淼强。

“对啊,我们不是人,把你养大的陈世虎,也不是人,呵呵,包括那些村名,都不是人哦,你从小到大,都没有觉察到么?只有你一个,是人啊。”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