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九十九章 噩梦

第九十九章 噩梦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我愣神的看着天空,殷仇间丢下一句话,就消失了,余晓婷和那小女鬼,都给道士抓住了。这是目前唯一知道的。

我有些急了起来。

“清源公子,急也不是办法,她们的骨灰盒,只要在这里,是不会有事的。”

我愣神的看着司马颖,而后她拉着我,我飘了起来,来到了单元楼下面,猛的,我眨眨眼。以前都没怎么注意,怎么门上,有了名字。

101的门口,写着余晓婷,102的门口,写着苏晓晓,我想了想,应该是淹死的那个小女鬼,而103则写着孙雨。

“清源公子,他们的骨灰盒。都在这里面,通常,一般点的鬼。它们的鬼魄,存在于骨灰坛里。”

我哦了一声,点点头。但转念一想,司马颖不过刚来到这。怎么就如此清楚?

“是这样的,清源公子,奴家,好歹是摄青鬼类里,中等级别的,刚刚进入这殷仇间的鬼域,里面的大致情况,我便了然于心,不过,是那殷仇间,允许我知道的,这个鬼域,是完全自由的,没有限制。”

我有些一知半解的看着司马颖。

“虽说,可能没事,但如果时日久了,恐怕有不妥,你的那两个朋友,一个是厉鬼,一个是黑影,一时半会,那道士也是无法化掉她们的,起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。”

我哦了一声。

“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。”

“奴家透过这扇门,很清楚,她们的鬼魄,还十分健硕。”

想了想,回头问问殷仇间她们去哪了,把他们带回来。

回到房间,我先洗了个热水澡,便睡下了,恍惚间,我睡了过去。

一间阴森的宅院,角落里,结满了蜘蛛网,地面上,堆积着厚厚的落叶,四处散发着一股股霉味。

我这是在做梦?抬起头来,天阴沉,远处,我看到不少高楼大厦,突然间,宅子里,传出阵阵惨叫声。

我急忙冲了进去,猛然间,我瞪大眼,一团黑乎乎的东西,屋子里,到处都是飞溅的血液,是一个人,我心里咯噔的一下,那装束,戴着斗笠,穿着黑披风,蒙着面,是鬼冢的人。

而此时,那鬼冢的人,已经死了,胸口的地方,一个血淋淋的大洞,内脏都已经给掏空,两只眼睛翻白,似乎是在死前,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我有些害怕的退了几步,嘎吱的一下,我踩到了什么,突然间,那团黑乎乎的东西,一下子转过来,是人?

我瞪大眼,我从来没有看过如此让人胆寒的眼睛,那团黑乎乎的东西,黑的部分,渐渐变淡,一股股黑的煞气,流露在他的身边。

我不敢确定,眼前的是人,还是鬼,但看着他,我的内心,便产生了惧意,深不见底的恐惧。

嘎吱嘎吱的声音,眼前的人,戴着一个铁头套,只露出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,嘴角处,流淌着鲜血,他的嘴巴里,正在嚼着一根手指头。

我啊的一声,急忙往后退去,突然间,眼前的人,一抬手,一股黑的煞气,好像绳子般,顿时间,就把我绑住了。

我挣扎起来,而此时,我才看清楚,墙角处,是另外一个鬼冢的人,身子残缺不全,特别是眼睛上的两个血窟窿,眼珠子,给挖了出来。

噗的一下,那人吐掉了那根嚼到一半的手指头,恶狠狠的瞪着我,而此时,我却猛的发现,他的眼中,竟带着笑意,而后他走到,墙边那具,给掏空了内脏的人身子前,伸着手指头。

唧的一下,把他的眼珠子,挖了出来,来到我跟前,那沾满鲜血的手,一下子,扣住我的两颊,把我的嘴巴弄开。

“吃。”铁面人说话了,我吓得挣扎了起来。

“清源,清源,你没事?”

我惊出一声冷汗,张开眼,是兰若曦,我坐了起来。

“血,清源,你哪里跌破了吗?”

兰若曦突然说道,我诧异的看着她,急忙爬起来,跑到卫生间,一下子,我张大嘴巴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镜子里,我的两颊上,分别有几个手指头的血痕,刚刚梦中,那个铁面人,用沾满鲜血的手,碰过我的脸颊。

我拧开水龙头,急急忙忙的把脸洗干净,惊魂未定的坐在桌子旁,兰若曦问了起来,我把刚刚做梦的事,告诉了她,而后她有些疑惑的看着我。

“你们两个,下去吃饭了,今晚吃烧烤哦,快点。”

孙雨穿过墙壁,喊了一句,我下了一跳。

“张清源,怎么?见鬼了?”

我摇摇头。

“没,没有。”

来到院子里,果然,有一个烧烤架,姬允儿正在忙着烤肉,香气四溢,司马颖在一旁帮忙,殷仇间坐在小亭子里,笑眯眯的。

“兄弟,怎么,见鬼了吗?”

我唉了一声,笑了笑。

“是啊,这一院子,除了我和兰小姐,不都是鬼么?”

虽然有些疑惑,但我转念想了想,可能真的是做梦,我也饿了,这会都9点多了。

司马颖飞到空中,一抬手,原本只是亮着昏黄路灯的院子,一下子,一盏盏明晃晃的白纸灯笼,立在了空中,院子,亮了起来。

终于可以吃了,但院子里的那几个鬼,都不吃,只有我和兰若曦吃了起来。

“你们不吃么?”

我问了一句,姬允儿摇摇头。

“清源,我们早已脱离了吃的范畴,最多就是喝点酒,你快点吃,还有很多呢!”

就在这时,司马颖飘到了空中,拿出一只翠绿的笛子,吹了起来,一下子,悠扬的笛声响起,沁人心肺,刚刚因为噩梦而,浑身的不自在,也消除了。

在吃饱喝足后,我坐到了一颗樱花树下面,兰若曦则去帮忙收拾着,和孙雨两人,有说有笑。

姬允儿笑呵呵的走到殷仇间的身旁,好像想和他说点什么。

就在这时,我喉咙一紧,张开嘴巴,一团黑的火焰,出来了,渐渐变大。

“臭"biao zi",姬允儿,你个小贱人,尼玛的,混蛋。”

我眨眨眼,是那红发鬼的影像,在那团黑的火焰中,他一副快要抓狂的样子,怒火中烧的吼着。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殷仇间笑着站了起来,走到火焰前面。

“红毛,你难道不晓得姬允儿这贱人,诡计多端?那么骗小孩的把戏,你也相信?”

“殷仇间,你他妈的闭嘴。”

姬允儿笑盈盈的走了过去。

“姬允儿,你给我快点,放我们出去,妈的,你骗老子,不是说好了,我进去帮你解决掉事,然后,一起出来么?你个小贱人,什么时候把你的冥罹石给调换了,竟然敢骗我,要是给我出来了,我飞弄死你不可。”

“好哇,好哇,你出来打我啊,红毛,现在就来啊,我等着你呢,我是贱,你来打我啊。”

姬允儿边说着,边用手在脸颊上拍着,我笑了起来。

“老大,老大,你息怒啊,再闹下去,弟兄们可受不了了。”

那团黑火里,传来了烂脸鬼的声音。

“好,姬允儿,你要怎么才肯,进来,把我们带出去?”

“我不要。”姬允儿果断的说道。

“你……”红发鬼一下子,脸涨得跟猪肝似的,但又给憋了回去。

“姑奶奶,求求你了,来带我们出去,好吗?要我做什么都行,求求你了。”

“怎么办呢?究竟是带你们出去,还是不带你们出去呢?”姬允儿说着,扯了一朵花。

“带,不带,带,不带…….”边说着,边扯掉一片花瓣,只见红发鬼愣神的看着,他那紧张的样子,让我终于忍不住,笑了出来。

“不带……”姬允儿已经把花瓣都扯完了,而后她嘟着嘴巴,笑着说道。

“哦,不好意思了,红毛,你看,听天由命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红发鬼似乎要发飙了,而后殷仇间,走了过去,抬着手。

“你就好好在里面,呆到生根发芽,在那里面,做你的山大王,里面你基本就天下无敌,想怎么玩怎么玩,走好不送。”

殷仇间说着,不等红发鬼说话,一抬手,那团黑的火焰就消失了。

姬允儿笑的两颊绯红,捂着肚子。

“贱人,有什么好笑的。”一下子,殷仇间收起了笑容,瞪着姬允儿,她马上止住,吐吐舌头。

“哼,你这贱人,一开始,来百般,劝说,想让我进去救张清源,你的算盘,倒是打得挺不错的,只要我你跟你进去,你带着张清源离开,把我关在里面,到时候,就可以毫不费力,得到张清源。”

“啊?殷仇间,你怎么这样啊,没有啦,人家是真的没办法嘛,想要你进去救清源,你又不肯去,我才去拜托红毛的。”叼亩农亡。

殷仇间冷哼一声,飞了起来。

而就在这时,兰若曦急急忙忙的跑过来,拿出手机,递给我。

我刚看过去,便吓到了,下午7点的时候,在南平路,一处拆建区,发生血案,两人死亡,而且都是被残忍杀害。

看着新闻的画面,是我梦中见过的那个阴森的宅院-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