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三十二章 被囚

第三十二章 被囚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晨曦的光芒,一点点从山天相接的地方,射过来,我们的车子,就停在一处荒地上,这会表哥躺在地上,一脸苍白,好在还有呼吸。

在阳光照射到表哥身上时,我看到一层淡淡的金光,表哥煞白的皮肤,一点点恢复了肉,他青着的脸,也渐渐好转。

“啊……”表哥大叫着,翻起身来。

“没事了,表哥,没事了。”

“孙恬呢?”

我们稍微弄了点零食吃,表哥在车上休息了一阵子,他捂着脸,下面肿着,青一块紫一块的,他看起来心情很低落。

想想表哥昨晚和鬼做了那事,我安慰的拍拍他的肩。

“清源,还是头一次,挺刺激的。”

我张大嘴巴,看着表哥。

“草,表哥,你改改你这臭德性,不然早晚有一天,你……”

“清源,你没听过吗?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啊。”

我看着表哥还笑得出来,应该没事了,我们驶上公路,朝着普天寺去。

想想昨晚的那间客栈,那个鬼老太婆说过的,如果碰到15层以上的住户,我们就出不来了,这会还心有余悸。

“以后再也不想去那种地方了。”我嘟哝了一句。

11点的时候,我们来到了普天寺下面,一个十分热闹的市集,一眼看过去,全是店铺,行人络绎不绝,表哥找了个地方,把车停下。

我们便打算上寺院,一眼看去,数不清是多少阶梯的上山路,一座庞大的寺院,就坐落在天照山上,阶梯上,人好像蚂蚁般,一小溜的向上去。

“啊?好高啊。”表哥看着这似乎一眼看不到头的阶梯,抱怨了一句。

我们吃了点东西后,开始爬了起来,这会,我看到不少虔诚的信徒,五步一鞠躬,十步一跪。

我提着大兜小兜的香火,抓着中间的扶栏,表哥已经满头大汗,好在我平日里,上班就是锻炼,身体还不错,爬了好一会,都不觉得累。

在一小时后,我们终于能看到普天寺的正门了,还有最后几步阶梯,这都快1点了,磨蹭了1小时多,表哥还距离我很远,我打算先上去,休息着,等他。

最后一蹬,我一个跃步,跨了上去。

“煞气之物,嫣敢在佛门净地造次。”

一阵晃眼的金黄光芒,伴随着一个严厉的轰鸣声,我顿时觉得眼冒金星,头脑昏沉起来,浑身不断的抽搐着,胃里一下子就翻江倒海,吐了起来。

“阿弥陀佛,施主,你还好?”

听到一个声音,一只手按着我的额头,奇怪的是,那股不适感,一下子全没了。

我抬起头,是一老和尚,红光满面,精神饱满,浑身散发着一股柔和之气,而他的后颈处,我好像看到了一个晃眼的光圈。

“啊,是鉴云大师,他竟然出了大殿。”

吵闹的人群,一下子站到了两旁,安静的鞠躬看着老和尚。

鉴云伸着手,拉了我一把,我站了起来。

“施主,老衲已恭候多时了,待另一位施主上来,施主先去净亭歇息。”鉴云说着,喊了起来。

“崇智,崇汇,带这位施主到净亭休息。”

随后我给两名蓝衣和尚,扶着,绕过大殿,从一处小门进去,不一会,七扭八歪后,我来到了一处小亭子,山清水秀,亭子边,有一股小溪流。

“施主,你先稍作歇息。”两个和善说着,其中一个离去,另外一个,站在亭子外,盘膝坐下,默念起来,我坐到了亭子里的小石凳上,感觉神清气爽,听着涓涓流水声,心灵一下子就静了。

在等了一小会,干不过离开的那和尚,端着茶水,走了过来,我说了声谢谢,拿起茶水,喝了一口,味苦,却甘甜,入口,一股暖流,让我的身子,一下子就好似活络起来。

寻思着刚刚到山门,看到的那阵光芒,还有那个声音,一想到,我便觉得威严。

不一会,表哥由两个青衣小和山,搀扶着,过来了,他好像累的快不行了,鉴云老和尚也跟了过来。

而这时,我对于那个魂来客栈,有些疑虑,待老和尚坐下后,我便问了起来。

“施主,那间客栈,是些孤魂野鬼的居所,那些个不愿意投胎转世,也不愿接受佛门的,但凡都会去那间客栈,不过好在施主,你们并没有惹上上层的鬼魂,实乃不幸中的大幸。”

随后在闲聊了一阵,我真觉得鉴云老和尚,是一位十分值得尊敬的长者,他已经70了,但却看着不过50左右,他谈吐文雅,气息平易近人,丝毫不像这普天寺的住持。

随后鉴云老和尚看完信件后,笑了笑。

“张施主,师弟已经把你的那段孽障,写在了信上,今天日子不错,待会老衲就与你剃度,出家。”

表哥啊了一声,震惊的看着鉴云,我偷偷的笑了笑,表哥那副极度不情愿,但又不得不这么做的样子。

在休息了好一阵,下午3点的时候,表哥被带到了大殿里,金碧辉煌的大殿,阵阵幽香,佛音浓重,供奉着佛祖菩萨。

我站在店外,表哥已经换上了青衣,双手合十,跪在殿前。

“尘世种种,已然无往,皈依我佛……”

鉴云沉长的念了一段后,拿着剃刀,沾着点清水,撒在表哥身上。

“张施主,你慧根极高,佛缘深厚,今老衲赐你崇字辈,法号崇声,收入为我坐下弟子……”

我惊异的看着,看来那周天,和这老和尚关系不错,没想到一进来,表哥不用做小和尚,据我观察,这普天寺里,表哥的辈分,应该是比较高的。

这下算是好了,我真心希望表哥能够在寺庙里,好好的修佛,化解掉这一切。

随后我们来到了鉴云的禅房,他告诉我们,必须让表哥每天念,佛说阿弥陀经,鉴云已经让人弄了一男一女,两个孩子的木雕,上面绑着红绳,铃铛。

而后让表哥给他的两个孩子起名,男孩叫张末,女孩叫张丹,我心中挺高兴的,看着表哥一副光头的样子,想笑。

随后表哥跟着他的两个师兄去了,我被鉴云和尚,单独留在了禅房里。

“张施主,不知你此去,有何打算?”

我不知道鉴云为什么问我这个,但想了想。

“回去,想好好找份工作。”猛的,我响起了兰若曦,她不是煤气公司的经理么?我干脆就去找她,去她那上班,顺便学点东西。

“张施主,老衲知你无心向佛,但是,如若老衲希望你出家,你觉得意下如何?”

我惊讶的看着鉴云,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
“大师,出家,稍微有点,那个……”

“呵呵,张施主,老衲也不敢打妄语,如若你肯出家,家师会亲自为你剃度,收你为徒,那时,你便是老衲的师弟。”

我啊了一声,莫名其妙的看着鉴云。

“大师,我不想出家,那个,不知道你的师傅,多大年纪了?”

我有些疑惑的问起。

“家师明德,已入化境,呵呵,不如这样,张施主,你在寺内,歇息几日,好好想想,毕竟缠着施主你的那东西,可不是一般的,唯有皈依佛门,方可化解。”

随后我被带着,来到了后山,这里景十分不错,我驻足观看了好久,在来到一处二层小楼后,我有些惊讶了,看起来古香古的小楼,有些岁月了。

再想想刚刚经过的一些香房,虽然新,但却不如这里,我有些奇怪的是,小楼旁边,一处台阶上去,还有一座同样的小楼。

我进去后,吱呀的一下,门给关了起来,紧跟着,咔嚓的一下,门被锁住了,我诧异的回过头去,门口的两个和尚,远去了。

“可能是这里的规矩。”

看看四周,怎么窗户,都布满了铁条,上面还写着一些金漆字样,我四下看看,一楼摆着几个书柜,上面全是佛经,有一个书桌,已经一个软塌。

我四下看了看,来到了二楼,从窗口望出去,景很别致,上面只有一张小床,上面铺着褥子,还有一个木马桶,而这时,我看到,四周的墙壁上,都挂着一些书法字画。

再待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我看到两个和尚提着饭盒过来了,我急匆匆的下楼了。

来到楼下后,我看到,饭盒被从一只能容纳一个脑袋的小门里,塞进来,两个和尚就走了。

“师傅,你们怎么把门锁上了,这是干什么啊?”

我摸了摸门,渐渐的,我似乎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,门窗,全是铁做的,在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阵后,我才发现,这是一座铁楼,感觉好像,在坐牢。

吃过后,我拼命的喊了起来,喊得嗓子都哑了,但却没有人过来,我真的被囚禁了起来。

无奈的我只能睡下。

一阵低低的哭声,传来,我醒了过来,好像是从旁边的铁楼里,传来的,那哭声,是一女的,听着十分的伤心。

“究竟怎么了?我不想出家,就把我关起来?”

┄.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