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二十七章 鬼节

第二十七章 鬼节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8月27日,农历十五,今天是鬼节,在医院快躺两周,我的身体也渐渐好转,这些天来,表哥一直陪着我,寸步不离。

“清源,怎么样?和表哥一起出家?”

这几天,表哥一直在念叨出家的事,我耳朵都快长茧了,也不是我不愿意,其实心里抵触情绪也比较大。

对于我这样的情况来说,出家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普天寺,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寺院,在市最东边,两省交界地的天照山上,每年将近上千万香客,绝对的佛门圣地。

殷仇间,即使本事再大,恐怕,也对付不了那么多和尚。

最终我决定,等中元节过了,我亲自陪表哥去一趟,不过我可不想当和尚。

周天这几日,也来劝过我,说我虽然没有慧根,但只要向佛,是可以度过目前的灾厄。

这会已经下午了,这几天过来,吃的都是医院的饭菜,一来我没法活动,二来,我现在身无分文,不想让表哥太破费。

“走,清源,出去吃顿好的,吃完顺便带你去做个马杀鸡,再找两个漂亮的……”

表哥没说下去,我心道,他还是死性不改。

我是有些不想出去,表哥开着车,载着我,在街道上转悠,这会,满大街,一堆堆烧过的香纸,有的还冒着烟。

周天说过,鬼节,就好像人过春节一样,是属于鬼,可以回家,和家人团聚,一起吃饭的日子,这一天,鬼门会打开,很多在地狱里,饱受折磨的鬼,都会涌入阳世。

殷仇间几次交代过我,不要乱跑,表哥在一旁笑了笑。

“放心,清源,给你。”

表哥说着,拿出两个佛牌,递给我一个。

“没事的,大和尚给我们的,就算遇到鬼也不怕。”

我哦了一声,收下佛牌,在一家高档餐厅,饱餐一顿后,表哥就要拉着我去马杀鸡。

做完马杀鸡,我浑身舒服多了,而这会,已经10点多了,表哥冲着我微微一笑。

“走,表弟,我带你去找点乐子,我知道这附近,有个会所,里面的妹妹,很正点哦!”

我百般劝说,但表哥就是不听,他说明儿,都要去当和尚了,再不去乐乐,恐怕没机会了。

我没有阻止表哥,他开车送我倒医院门口,我拄着拐杖,走进医院。

空荡荡的大厅里,人也没,我的病房在6楼,我来到电梯门前,一部写着维修字样,另外一部,停在顶层,11楼。

我等了几分钟了,电梯动都不动一下。

就在我纳闷之际,电梯动了,降了下来,在降到2楼的时候,又停住了,我等待着,这会吃饱喝足,还稍微陪表哥喝了几口,特困。

我心情急躁的按着,不晓得上面那人干嘛。

这时,本应该往下降的电梯,又升了上去,我退后了几步,感觉有些不对劲了。

我打算走楼梯,虽然脚伤,还没好,我捏紧佛牌,这大晚上的,我也没地方去,只有硬着头皮回病房,然后一觉睡到天亮。

我上楼梯的速度,很慢,在来到四楼,已经11点。

“哎,六楼的那个病人,今晚死定了。”

“啊?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今天无意间看到的,那个家伙,可凶了,我听到他们谈话了,说拿100万,买那病人的命。”

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声音是从半开着的四楼,传过来的,一老一少。

我第一时间,想到的是报警,但转念一想,该不会又遇鬼了?

我摸着墙壁,蹑手蹑脚的走过去。

“老头,你在这边混了那么久,有没有什么好去处,介绍我下啊!”

“你刚过来,就好好呆着,其实这地方,挺不错的。”

我探出头去,楼道里,空无一人,黑灯瞎火的,只有几个病房,还透着一点点光。

“难道是我想多了?”我嘀咕了一句,转过头来,我哇的一下,大叫了起来,在我的面前,站着个大婶,衣服很脏,头发有些乱,而我,好像在哪见过她。

“小伙子,这儿,今晚不太平,你还是不要回去了。”

猛的,我想起来了,是那晚我在等车,拉着我,好心提醒我不要上146路公交车的大婶,她怎么在这?

“大婶,你是人是鬼?”

我还是有些怕。

“今晚,不要呆在这医院,特别是你,身上煞气很重!”

我感激的点点头。

的确,今晚,有点不对劲,我进医院,半个人影都没,我没多想,不管这个大婶,是人还是鬼,这一次,我好心的接收了她的建议,我马上就朝楼下去。

“哎,要不,我们也去掺和下?说不定,能得点好处?”

“傻小子,安分点,刚我好像听到外面有人。”

一老一少的声音,再次从四楼飘了过来,我转过头去,刚刚那个大婶,已经不见了。

我脚又疼,只能慢慢下楼梯。

“看,是个瘸腿的小子。”

“等等,我怎么觉得这小子听得到我们说话。”

我没有回头,装作镇定的下楼,一老一少,就在我背后。

“待我来试试他,这小子身上,没火。”

我手心里,攥着佛牌,只等关键时候,掏出来。

我感觉脊背一凉,有什么东西从我身边快速飘过。

猛然间,我愣住了,而且差点叫了起来,周天说过,一般人是看不到鬼的,而鬼也不愿被人看到,如果被看到了,他们可能会作弄你。

眼前这个年轻的鬼,脑袋上,有好几条长长的缝合线,整张脸,好像是被针线缝合过,有的地方鼓着,有的地方,塌着。

我压制着内心里的那股恐惧,装作没事一般,在身上翻找着东西,偏着脑袋,那个鬼,伸着苍白的手,在我眼前晃悠。

“好像看不到,老头,你多心了。”

“小伙子,你的佛牌,掉了。”

猛的,身后的老鬼,说了一句,我慌慌张张,惯性的低头看下去,糟了,我心道一句,佛牌明明在我手里拿着。

眼前的年轻鬼一下子就张牙舞爪的伸手,就要抓我,我拿出佛牌,对着他,一阵晃眼的金光芒,眼前的鬼被弹开,而这时,身后,一直干瘪的手,捏住了我的肩头。

这会我行动不方便,只得拿着佛牌,而原本,还亮着的佛牌,这会,上面却生出一股黑的气来,一下子,光华全失。

“哈哈,这种东西,虽然厉害,只不过,一旦碰到**晦之物,就没用了。”

一下子,我似乎想起来什么,是表哥,他今天被杯子里,磨磨蹭蹭的,不晓得干嘛,但看他的神情,我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两个鬼,一前一后,堵住了我的去路。

我转过头去,那个老鬼,白发苍苍,出了沟壑纵横的脸颊,煞白外,并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地方。

“走开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“呵呵,小子,你刚刚偷听我们的谈话,起码要交点费用出来。”

老鬼说着,捏着我肩膀的手,加大力度。

“行行行,你们想吃什么,把你们名字留下,我明天,好好买贡品给你们。”

“好呀,好啊。”那个年亲的鬼,兴奋着。

“傻小子,要什么贡品,活人身上的阳气,可是很美味哦,小子,就让我们吸一点阳气。”

猛的,我一下子就火大了,为什么这些鬼都老这样,我二话不说,握着拳头。

“放开老子,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了。”

眼前年轻的那个鬼,拍着手,露出一副凶恶的样子。

“哇,我是鬼哦,你不害怕吗?”

“鬼老子见得多了,我家里就好几只。”

说话间,我朝着他那张嘲讽的脸上,一拳就打过去,他啊呀一下,飞了出去,紧跟着,我一把捏住老鬼的手,用力的拧了起来,他叫着。

果然,他们能碰到我,而我,也可以碰到他们,转过身去,我一拳就打在老鬼的胸口处,举着拐杖,就要往他头上敲。

“别别别,我不敢了。”

那个老鬼求饶道。

年轻的那个鬼,似乎是被我打蒙了,傻傻的看着我,我这会脚有点疼。

“过来扶我一把啊,看什么看,再看我揍你。”

随后一老一少两个鬼,扶着我,慢慢的下楼,这会心里面舒坦多了,两个鬼一前一后,扶着我,我也轻松多了。

“你们刚刚在说什么?给我老实交代,什么100万买6楼病人的命?”

“看你也不是和尚,也不是道士,更不是鬼差,除了身上煞气重了点,也没什么特别的啊,你不怕鬼?”

“怕啊,当然怕,只不过,做鬼,不要太过分了,是你们先要惹我的,我不过是想回病房。”

随后我从老鬼的口中得知,一个养鬼人,收了别人的钱,打算用养的厉鬼,去害死6楼的一个富商。

“是不是鬼冢的人?”

我第一时间问道,老鬼点点头。

“哎,小伙子,看你年纪轻轻,不但厉害,而且知道的不少嘛,那个鬼冢的人,比鬼都凶,养着不少厉害的鬼,收人钱财,与人办事。”

走到2楼,我停住了。

“那个病人住几号房?”

不知道怎么地,我不想这么一走了之!

┄.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