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|手机阅读
当前位置:奇巢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缠人 > 第一章 开了破口

第一章 开了破口

小说:诡缠人作者:背后有神助最后更新:2017-09-08 16:10:20
我叫张清源,大学毕业两年了,在一家小公司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年,家里条件一般,加之我自己也没什么能力,一事无成。

我有个女朋友,吴小莉,好了6年,本来打算今年结婚的,直到今天,无意间去浏览那种网站,我下载了一段视频,因为好几个月没那个了。

银行小美女办公室激情。

女主角竟然是吴小莉,而男的,是我的发小,李楠,我当时就气得去找吴小莉,李楠也闻讯赶来。

我把视频拷贝在了手机上,和他们二人当面对质,吴小莉和李楠都承认了。

没有一句道歉,反而是谩骂,说我就是个没用的男人,买不起车,买不起房,到现在还只在一家小公司悠闲度日。

整整一天,我心里难受极了,我曾想过,杀了他们,然后我再找个地方,自杀,六年的感情,对我来说,比什么都重要。

我手里拿着的一瓶二锅头,已经见底了,我又掏出了一瓶,我承认,我是个胆小鬼,而且的的的确确是个没用的男人。

我迈着醉八步,也不知道自己走哪了,一路走一路喝。

“妈的,贱人,贱人,为什么,为什么…;…;”

骂着骂着,我一脚踢了过去,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,有东西打破了,我摇摇晃晃的看了看。

大晚上,借着月光,我四下看看,是一片墓地,我呵呵一笑,如果换做平日里,我根本不敢大晚上来这种地方。

俗话说酒壮狗熊胆,我直接坐在了一块墓碑前,抓起了刚刚被打翻的贡果,吃了起来。

一阵凉意,我不禁打了个哆嗦,转过头去,我摇摇晃晃的看到,墓碑上,有一个男人的遗像,似笑非笑,好像在瞪着我。

“怎么?吃你几个果子,不服气跳出来啊?”

我说着摇晃着站了起来,又喝了一口。

“人死了不就是这样,有什么,哈哈,哈哈…;…;.”

我又哭又笑了起来,末了,开始哼唱了起来,边唱歌,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。

“怎么,兄弟,有什么不顺心的,也不要这样闹腾啊?”

突然间,从我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,我晕乎乎的转过头去,并没有看到人影,那声音,好似是从空旷的地底传来一般,空洞而低沉。

“呸,那对狗男女,我他妈今晚就死在这了,等变成鬼了,回去找你们,哈哈哈哈…;…;”

再次把瓶子里的酒,全都灌了进去,这时,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我醉醺醺的伸着手,搭了上去。

“干什么,别来烦我…;嚯,你的手倒挺凉快的啊…;…;”

我瘫在了墓碑上,那只冰凉的手,还在不断的拍着我的肩膀。

“兄弟,怎么样?我帮帮你吧,不过到时候你可得报答我哦…;…;”

一听到有人说要帮我,我就笑了起来,我实在是一个胆小鬼,被人给戴了绿帽子,还不敢还手,今天和那两人对质的时候,我当时就想杀了他们,结果我不敢。

“好啊,你帮我,帮我弄死他们,哈哈,到时候我会好好报答你的…;…;”

“兄弟,这可是你说的哦,别反悔了。”

我傻笑起来,抬着手,不断的摆动着。

“行了行了,我不反悔,哈哈哈哈…;…;”

意识越来越模糊,我喝得已经很高了,不一会我就躺在了地上,睡着了。

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,嗓子里,一阵火辣辣的,我睁开了眼,顿时,一阵天旋地转。

“哎呀,小伙子,有什么事想不开,大晚上跑到这种地方来,我昨晚要不是起夜,听到有人在墓地里大喊大叫,你可能被冻死了呢!”

一个老头,端着一杯水,走了过来,我坐起身,昨晚怎么了,完全想不起来,只不过,一醒过来,心里就难受。

我喝了一口水。

“小伙子,我看你喝得差不多了,一个人在大喊大叫,也不敢过去拉你,只有等你醉倒了,才敢过去拉你。”

这时,我才发现,窗户外面,是一大片墓地,我心中一惊,随后我千谢万谢,离开了墓地,打了一张车,回市里。

刚刚回到市里,电话就响了,是吴小莉的母亲打来的,我起初有些不愿意接,她的母亲还是很喜欢我,因为我这个人特老实,勤俭持家,她觉得吴小莉跟着我,不会受罪。

“清源…;清源…;…;”

刚拿起电话,那边就一阵哭腔。

“怎么了,吴伯母?”

“小莉…;小莉出车祸了…;…;.”

“伯母你先别哭,你人在哪,我马上就过来。”

随后我又打了一张车,去殡仪馆,一时间,我脑子里,有些混乱,心里害怕极了。

一到殡仪馆,吴小莉的母亲,已经在里面,哭得死去活来了,我面色苍白的跑了进去。

“清源啊,清源,小莉没了,没了…;…;”

我心里咯噔的一下,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珍珠,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,我嚎啕大哭了起来,虽然之前出了那种事,但我很爱她,但好端端的一个人,就这么没了。

在哭了好一阵,我才知道,吴小莉是和李楠两人,开车去吃饭的时候,遇到的故事,车子撞到了一棵电线杆,两人当场死亡。

随后我去看了吴小莉最后一眼,整张脸已经变形,一颗眼珠子都已经不见了,李楠也好不到哪里去,身首异处。

带着沉重的心情,我和公司请了假,没有去上班,整整一天,我没有吃一口饭,回到家里,静静的坐在床上,默默地流着眼泪。

月光从窗户照了进来,我还坐着,屋内一片漆黑,猛然间,砰的一声,窗户被一阵大风吹开,桌子边的垃圾箩也被风吹倒在了地上。

我无力的起身,想要去关窗,风很大,吹得我睁不开眼,我把拉动式的窗户,拉了起来,走了回去,脚下突然踢到了一个东西,是垃圾箩,我没有多想,把垃圾箩扶了起来。

滴答滴答的水声响起,是从卫生间传来的,一下下的刺激着我的神经,我有些烦躁了起来,走入了卫生间,打开了灯。

水是从卫浴的管子里滴出来的,我拧了几下,水终于不滴了,这时我望向了镜子,自己的脸色惨白,眼眶下面,青着一块。

脑子里,全都是吴小莉,不由得我开始分神,就在这时,镜子里,出现了一张面色清白,似笑非笑的男人脸。

我吓得叫出了声来,赶忙揉了揉眼睛,又向后看了看,什么都没有,估计是我的幻觉,但一想到,刚刚出现的男人脸孔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,一时半会却又想不起来。

关掉卫生间的灯,我又回到了屋子里,我再次绊到了垃圾箩,此会心情很差,我下意识的,一脚踢开了垃圾箩。

浑浑噩噩中,我打算睡了,坐回床上,就在这时,我瞪大了眼睛,垃圾箩,又摆回了桌子旁。

我缓缓的站了起来,本来昏昏沉沉的脑瓜子,一个激灵,清醒了,我家的窗户是拉动式的,根本不可能被风吹开,而垃圾箩,被风吹倒过,被我绊倒过,还被我踢翻过,但却被放回了原位。

背脊一阵发凉,今晚怎么那么邪乎,我急急忙忙摸着走到了床头,按下了电灯的开光。

屋子里,一下子亮了起来,心里面的那股害怕稍微得到了一点缓解。

但桌子上,摆着的东西,却引起了我的注意,一杯茶,正冒着热气,而椅子的位置,仿佛是有人坐在那里一般,我整个人贴到了墙上。

我想肯定是心理作用,今天一整天,我脑子不清楚。

就在我安慰自己之际,房间内的灯,一下子就熄灭了,我又陷入了黑暗中。

“兄弟,事情已经帮你办妥了,怎么样?还满意吧,是不是到你报答我的时候了。”

一个低沉而略显阴冷的声音,从我的面前,传了过来,昨晚在墓地里的一切,如同走马灯一般,出现在了脑海中。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